第九十九章 再见二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闻女子的娇喝声,萧阳不但不曾离去,反而乘云上前来问道:“你们玄女宫可是玄女和素女所创?”

“咦?你认识二位宫主?”持剑女子疑惑问道。

果然如此,萧阳心中暗道,这些人果然是玄女素女教出来的,所谓的玄女宫亦是玄女素女二人开创而来的。

既然证实了心中猜测,萧阳自是不会坐看这些人和虾兵蟹将们的争斗,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些人也算是他的徒子徒孙嘛,所以他含笑点头道:“认识,岂止是认识,我和你们二位宫主还有不浅的牵连渊源呢。”

“哦?”持剑女子心里不信,暼了萧阳一眼,心中思道:“这人看着年轻,虽不知底细,修为也不知如何,但他说认识两位宫主就夸大其词了,两位宫主修道至今已有两千多年了,难道他亦是哪个修行几千年的前辈高人不成,看着不像啊?”

萧阳见她眼中透出警惕不信,也不多言,直接上前,对着那些虾兵蟹将,手指轻点,一声“定”就将这些虾兵蟹将全部定住,这顿时就引起了人族修士们的一阵骚乱。

“咦,咦,怎么不动了?”

他们疑惑的面面相觑,然后有人试探着御剑刺过去,瞬间就杀死了刚刚还和他争斗激烈的对手,这让试探之人高呼道:“他们真的不能动了,各位同门,快快出手解决了他们,我们再去帮其他地方的同门。”

“是。”

众人齐声应了,然后一个个掐诀念咒,一把把飞剑穿梭来往,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将眼前静止不动的虾兵蟹将们完全斩杀,然后他们都一个个聚集到持剑女子身边,看到了萧阳,就问持剑女子道:“师姐,那人是谁?怎么在此处?”

持剑女子摇头道:“我亦不认识他,不过他说他和两位宫主是旧交,也不知是真是假。”

“啊,不会吧,两位宫主一直在东海守护族人们,很少外出,所认识来往的几位前辈高人,也和宫里走的甚为亲近,可没有这人哪!”当即就有人不信的说道。

持剑女子闻言也点头道:“我亦是如此想,可刚刚这道人只手指轻点,就定住了这些和我们争斗许久的虾兵蟹将,定是一位高人无疑,可他到底认不认识两位宫主我就不知了。”

“啊,原来是他施法让虾兵蟹将门无法动弹啊,那可确定是一个高人了。以他出手帮我们的举动来看,至少不是我们的敌人,或许他真是二位宫主在外认识的道友也说不定呢?”又有人听闻后如此说道。

持剑女子一时也无法判断萧阳所说是真是假,她身边众人又围绕萧阳不断的议论,说着自己不同的看法。

有的认为萧阳所说是真的,和他们宫主是旧交,毕竟萧阳刚刚出手帮了他们,能够在东海有勇气杀水族的,那还不能证明什么吗?也有的表示怀疑的,毕竟要是萧阳是旧交的话,怎么两千多年都没来过玄女宫,他们亦不曾见过,不该如此轻易相信萧阳这个陌生人。

当然,对面的萧阳是将这两个争论都听在耳里的,要是换位思考,他也不会信自己是玄女素女的旧交,防人之心不可无,陌生之人不可深交,这是基本的道理,所以对于不信他是玄女素女的旧交的人,萧阳没什么不高兴,反而更欣赏,因为这人至少警惕性很高。

一个人警惕性越高,他才能活的久,活的久才有可能笑到最后,这是萧阳自从穿越到洪荒,就不断的告诉自己的一点,无论如何,活着总有希望,死了就是灰飞烟灭,绝望都不会有。

见对面的弟子们还在争论是不是该相信萧阳的话,萧阳轻笑一声,对持剑女子道:“你带我去见玄女素女就是了,见了玄女素女,自是可以证明我是不是她们的旧交了。”

持剑女子闻言沉思半晌,拿不定主意,这时,一个男弟子上前道:“师姐,带他去吧,两位宫主正和东海大太子交战,想来这人去了,要真是两位宫主的旧交,他一定能帮两位宫主击退东海大太子的。”

“嗯。”持剑女子沉吟的点点头,同意这位男弟子所说,然后对萧阳道:“前辈,你跟我来吧。”同时又招呼同门,道:“走,去援助两位宫主。”说完,就转身首先乘云离去。

“是。”

众人轰然应是,然后跟在持剑女子身后,浩浩荡荡的往他们的目的地赶去,萧阳自是含笑的悠哉游哉的跟在他们后面,既不离太近让他们防备警惕,也不离太远,只让这些浩荡人群一直没离开他的视线就是了。

许久,他们沿着这东海海岸大约飞行了几千上万里,然后就可看见远处有两波人在争斗厮杀,如同他们之前一样,一边是水族虾兵蟹将,一边是身穿白衣,御使飞剑的玄女宫门人,两边还算是势均力敌,都各有死伤。

持剑女子见已经到了目的地,就停了下来,厉声喝道:“众玄女宫门人听令,杀!”

说完,她就率先冲了出去,后面跟着的一群人亦持剑冲了上去,一下子将本来势均力敌的场面打翻,玄女宫这边突然来了这许多援手,当然瞬间就占据了优势,如同两面夹攻一般,打的虾兵蟹将们溃不成军。

见玄女宫已经占了绝对优势,萧阳就没出手,他此时正两眼四顾,寻找着玄女素女二人在何处。

“咦?在那里!”

萧阳感应了下四周,然后终于发现在这不远处的山林里有着巨大的波动,他想那里恐怕就是玄女素女和东海大太子的争斗所在吧,于是,他无丝毫停顿的化虹赶往那处。

……

山林里,两位宫装女子正和一位身穿锁子甲的男子缠斗,呼喝不停。两位宫装女子使得是双剑,而男子使得是一长枪。双剑不断刺来,长枪不断抵挡,二者不断碰撞,最后激烈相撞一次,三人又不约而同的分开。

随即,中间就“轰”的一声,尘土飞扬,爆炸声响起,让无数树木拦腰折断,刚刚的战场中亦出现了一个大坑。

“呵,玄女,我劝你还是带领着你们族人离开东海海岸,毕竟东海是我龙族的东海,可不允许你们在一旁窥探。”男子停在一棵树上,冷笑道。

玄女站在地面上,闻言脸色沉了沉,和素女对视一眼,然后沉声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大太子,我们族人几千年前就在东海海岸生活,如今已经习惯这里了,不可能你说离开就离开的。”

“玄女,不是我为难你,而是族中长辈吩咐下来的,驱逐东海海岸边的其他族类,就连妖族也不例外。我被派遣驱逐你们人族,我亦是没办法的事情,还请你多多配合,不然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那男子缓慢又杀气腾腾的说道。

玄女亦不示弱,冷笑道:“好大的口气,驱逐我们人族也就罢了,妖族你们也敢惹?那东海蓬莱岛上的妖族不还好好的在那儿?你们龙族也就是欺软怕硬罢了,哼,别说这样的大话了,只让人觉得可笑。”

“你……”男子恼羞成怒的指着玄女,瞪了她一眼,咬牙道:“是,现在龙族还无法驱逐妖族,但等巫妖终战后,龙族终会出手,到时,我倒要看看没了帝俊太一,还有谁能护的住那蓬莱岛上的妖孽?”

他话音刚落,这时,突然就有一个声音响彻这片山林,说道:“哦?是吗?我现在才知道你们龙族居然如此狂妄了?”

“谁,谁在暗处鬼鬼祟祟的?”东海大太子大嚷道,神情惊疑不定,四顾周围,却又没有找到任何人。

玄女素女初听闻这声音,先都是觉得熟悉,随即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二女对视一眼,同时疑惑又肯定道:“是他?是他!”

她们二人显然听出了这声音是谁,于是二人亦回头四顾,到处找那暗处之人,但相对于东海大太子的惊疑不定,她们二人则是惊喜莫名,随即又复杂难言,毕竟两千多年过去了,那个传她们道法之人终于回来了。

玄女四顾不见人,就嚷道:“你既然回来了,就现身吧。”

萧阳大笑一声,就拉风的突兀的出现在半空,微笑的看着站在地面上的两位宫装女子,玄女素女,她们容貌没变,可是气质却变了,玄女再没有两千年前的娇俏顽皮,她眉眼锋利,犹如刀剑,显然是久经杀伐之辈;而素女虽还显温婉,可更像一个出尘仙子,不再是当年的小家碧玉,江南女子一般了。

两千多年了,她们变了些许,萧阳依旧认了出来,他笑着打招呼道:“两千年不见,久违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