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再染情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问,**略微思索,才回答道:“往年龙族里虽也有那些巡海夜叉或者纨绔的龙族旁支子弟前来索要一些东西,但都是一些无有多少本事,修为亦不高的人,玄女一露面就打发了他们。但这次,不是往年可比的,来的人不仅是东海大太子,不仅是索要贡品,而是要完全驱逐我们,和往年完全不同。至于他们这么做的缘故,我和玄女亦是不知道了。”

“哦?是这样突然无缘由的吗?那龙族如此大的动作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萧阳自言自语,暗自琢磨会儿,突然他又想起玄女这处部落应该是依靠巫族的啊,当年后羿就在这儿镇守,那后羿被他擒了,巫族就没派遣其他人来这儿镇守吗?如果有巫族之人在这儿镇守,龙族又哪敢如此嚣张的驱逐玄女他们?

一时感到心中疑惑不断的萧阳又故作不知的问道:“镇守你们部落的大巫后羿呢?他难道离开了你们部落吗?”

**不答,只笑看着萧阳,看的萧阳这说假话不打腹稿的人都一阵心虚别扭,别过头去不和**对视,只呵呵假笑的问道:“你看着我做甚?我又没做什么?”

“是吗?”**反问了一句,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那后羿大巫也不是你抓走的了?”

闻言萧阳大惊,随即哈哈大笑,眼睛到处游离,既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嫦娥是不是也跟后羿关押在一处?”**又问道,萧阳沉默不答。

“纯狐姐姐到底是谁?”**继续追问道。

萧阳轻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和玄女都知道了。”

这话一出口,就相当于默认了刚刚**所问的一切。

**深吸一口气,对着这个抓走庇护他们部落的后羿的人,对着这个传她们道法,对她们对部落亦是有恩的人,她不知道此时她是该因后羿被抓走造成部落失去庇护,被人鱼肉而仇恨萧阳,还是该因萧阳传她们道法而感激他。

一切得到了证实,她心里复杂极了,最后只得轻声问一句:“为什么?”尽管她可能已经知道了答案,她还是问了个为什么。

“听说过后羿射日吗?”萧阳抬头看着那轮天上的太阳,想起了几千年前,禁闭在汤谷的十只未化形的金乌,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吵闹抱怨个不停,他不由微扯了扯嘴角笑了。

“以前听东海的道友提起过,五千多年前,天上十金乌同出,祸乱洪荒,后羿大巫持弓箭射杀,十只金乌只剩一只逃回天庭。”**道。

“呵,十日同出,祸乱洪荒,后羿射日,九死一生。”萧阳喃喃自语,又轻声否定道:“不,至少我还活着,我应该是死中逃生了。”

“你,你真的是金乌?”**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随即又苦笑摇头道:“你果然是天庭大太子青阳道人,我和玄女没有猜错。”

“哦?你们怎么猜出来的?”萧阳笑问道。

**苦笑答道:“你自称青阳上人,天庭大太子道号亦是青阳二字;当年你来的蹊跷,走的神秘,甚至在你走后不久,就有传言后羿大巫被天庭大太子所擒,时间完全吻合,这一切都让我和玄女疑惑许久,然后大胆猜测你就是天庭大太子青阳道人。”

萧阳点点头,坦然承认道:“不错,当年我之所以停留在这个人族部落里,就是为了对付后羿,而纯狐亦是卧底,和我的目的一样,针对后羿来的。”

“果然,果然一切都是一个阴谋,难怪后羿大巫和你还有纯狐几乎是一起消失了,因为后羿大巫被你们擒下了吧。”**苦笑一声,又问道:“你如此坦诚,那你告诉我,传我和玄女道法,是不是又是你的一个阴谋的开端呢?”

萧阳闻言,直盯着**看了半晌,然后微微一笑道:“你要是这样想,我亦是无法了。”

不等**再说什么,萧阳伸手阻拦了她,转过身子,只给她一个背影,一个后脑勺,又负手道:“既然你和玄女已经知道了一切,看样子也不再可能信任于我,再者,你们玄女宫门人死伤如此多,恐怕你们也要忙乱一阵了,我就不跟着你们去玄女宫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就此告辞了。”

说完,萧阳就挥了挥袖子乘云离去了,**不曾开口挽留他,因为正如萧阳所说的,她和玄女初见到萧阳虽有短暂的欣喜,但那欣喜过后,就只有无尽复杂。想起当年的阴谋,她和玄女也不可能再无条件的信任萧阳了,尽管萧阳传了她们道法。

“哦,对了,我提醒你一句,要是实在抵抗不了龙族,那就带着族人迁徙吧,去昆仑山,那里最为安全,洪荒平静的日子不久了。”

萧阳的声音突然又在空中响起,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听闻后,只对虚空轻轻一拜,谢道:“多谢上人提醒了。”

然而,那声音再没响起过,她环顾四周,亦没再看到那人人影,不由轻轻一叹,道:“缘来缘去终是一场空。”

说完,她就去寻独自离去的玄女了。

……

在一块东海的礁石上,**找到了玄女,只见她站在礁石上,吹着海风,望着那茫茫东海,好像不知**已来到身边,她一言不发。

陪着玄女吹海风许久,**淡声道:“他走了。”

“他承认了?他抓走了后羿大巫,嫦娥?”玄女开口问道。

“是。”

又是好一阵沉默之后,玄女才长长叹息一声道:“走了也好,走了也好,不然我不知该恨他还是该感激他。”

“是啊,恨他抓走了后羿大巫,让我们部落顿时失去了庇护,一时被妖魔鬼怪和海里的水族压榨逼迫,看着族长首领他们一个个惨死在眼前;又感激他传了我们道法,让我们有了今日的成就,能够靠自己庇护族人。这样的一个该恨又该感激的人,还是走了的好。”**如此说道。

“嗯。”玄女点了点头,望着那茫茫东海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知道吗?当年我就是在这儿遇见了他,他就站在这礁石上,看着海洋,吹着海风,而我在不远处洗衣裳,当时我的衣裳被海水冲走了,是他腾云驾雾的拾了起来,然后,他跟着我回了部落。”

“我要他传我道法,他还开玩笑说不能和我成为道侣,除非我修炼有成了。”

“现在想想就觉得可笑,妖族太子如何可能和一个人族女子成为道侣呢?哈。”

“我不知道那时他的阴谋是不是就开始了,不知道他接近我是不是也只是为了对付后羿大巫,甚至我的衣裳被海水冲走了,或许也说不定是他为了接近我而做的呢,你说是吧,**?”说着说着,玄女突然转头如此问**道。

**摇摇头,纤手搭在玄女的肩上,说道:“玄女你变了,你变得多疑了,对一切都不相信了,既然他已经走了,洪荒这么大,你和他再要巧合相遇恐怕也难了,那为何不把曾经的遇见当作美丽的巧合呢?抛去那些阴谋诡计吧,玄女,别想了,他已经走了。”

“是啊,他就这样走了,突然的来又突然的走,两次了,他都是这样。”玄女锋利的眉眼上此时也不由染上了点点哀愁,她怔怔的看着那茫茫东海,不知那人去往何处。

“但这次他好歹让我们知道他走了,他走时,还提醒我们一句,要是抵挡不了龙族,就迁徙吧,到昆仑山去。”**说道。

提起族人的生存,眼下的龙族驱逐,玄女也不得不收起她个人的哀愁感情,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再看看吧,要是龙族来真的,凭我们是抵挡不住的,迁徙就是必然的了。”

“嗯。”

**点点头,就不再言语,她陪着玄女看海,吹风,站在那礁石上,不知在等待着谁。

……

与此同时,萧阳腾云在天空中略微看了看那东海海岸边生活的人族,见他们都过的不错,至少比两千年前好,于是了却了此桩事情,也见了玄女**,他不再留恋,直接去了东海,往蓬莱岛而去。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那块礁石上,站着两个宫装女子,正不断说着往事,一句一言,如同喷薄而出的情丝,不管萧阳在天涯海角,都被牢牢锁定了。

没错,萧阳身上又沾染上了断不去的情丝,当年的一句结成道侣的玩笑之语,多年后再遇的女子怦然心动,这又化成一缕情丝,如同枷锁,在萧阳身上显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