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东王公所设的陷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大道之争?权柄之争?”

萧阳喃喃自语,他对权柄之争还能理解,可大道之争就比较模糊了,他一直认为修道不过都是修自己心中的道而已,各人心中的道亦是各有不同,比如都修至阳之道,可有的注重焚灭,有的注重光明,这完全不同,有何可争的?

再者,就算二人是走完全相同的道路,那亦不过是多了个相互印证的道友罢了,这又为何会导致大能们互相以性命争斗呢?萧阳表示不理解,亦不遮掩,坦言将自己的疑惑之处问了出来。

“哈哈哈。”东王公闻言指着萧阳大笑,笑岔气的说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帝俊的儿子了?他连这些也没告诉你?”

萧阳不觉得有什么丢人,不好意思的,对于东王公的调侃也不理会,只眯着眼看着东王公,等待他的回答。

笑了半晌,东王公才咳嗽了几下停了下来,见萧阳还在用求知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不由的问道:“你不怕我误导你?故意说些似是而非的话。”

萧阳摇头道:“不怕,相不相信在于我,你尽管说就是。”

“嗯。”东王公赞同的点点头,道:“说的对,相不相信都在于自己,可是洪荒这些大能却都不信自己,只信道祖。道祖说大道三千,条条可证道,可他们却认为道只有三千,于是纷纷放弃自己以前所俢的道,循规蹈矩的修三千大道。可洪荒何许多修士,三千大道如何够?于是走同一道路的都厮杀争斗激烈,而不是成为志同道合的道友,真是愚蠢至极。”

“而我在蓬莱岛招散修聚集,以宣讲大道不止三千,另有许多无数小道,只等我等修道之人开辟,也能有证道之望,亦有许多散修认可。所以蓬莱岛渐渐散修来客越来越多,在外人看来,就是蓬莱岛的势力越来越大,以至于引来帝俊太一的警惕,再加上我是洪荒至阳之气所化,与他们金乌道路有所相同之处,我又被道祖封为男仙之首,与他们的天帝妖皇相冲突,于是他们这才发兵攻伐蓬莱岛。”

萧阳听完沉默不语,这事谁也说不上错,毕竟鸿钧道祖是权威,他说洪荒有大道三千,自是所有人都信奉,可东王公不信,在蓬莱岛宣扬自己的异类小道,从而引来散修学习探讨,而致使帝俊太一忌惮,发兵攻伐蓬莱岛。

“你现在可明白为何道祖要封我为男仙之首?”东王公见萧阳沉思,突然如此笑问道。

“嗯?”萧阳一怔,随即想了想,却是大笑,指着东王公道:“我明白了,你却是活该被道祖整死了。”

“明白了?”东王公不恼,依旧笑呵呵的再次问道。

“明白了。”萧阳点头道:“你质疑道祖,还公开宣扬,道祖不整你整谁?”

“是啊,道祖不整我整谁?”东王公喟叹一声,又道:“可惜了和我走的近的西王母,被我连累了,也给封了一个女仙之首,呵呵。”

“也幸好洪荒女性大能较少,只有数的几个,再加上西王母低调,躲在西昆仑不出来,这才无人找她麻烦。”

萧阳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位悲剧的东王公,再次将他的生平事迹想了一遍,他终于明白为何东王公说道祖害了他了。

“唉。”东王公苦涩的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才明白道祖是得罪不得的,他说一是一,二是二,你不能和他明着唱反调,不然他随意对你特别‘关照’一下,亦能要你千万年的苦修付之东水。”

“啧啧。”萧阳真心实意的钦佩道:“你如此勇气可嘉,能够扩充道祖所说的三千大道,我是真心佩服的,可惜,可惜,你被道祖惦记上了,做事也不顾忌,招揽无数散修,却是弄得自己了了,也怪不得谁。”

“呵呵。”东王公苦笑了几声,摇摇头唏嘘不已,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心绪,继续道:“这是大道之争,而天地权柄之争,亦不只是涉及权柄,归根究底还是涉及大道。”

“何解?”萧阳追问道,对于权柄之争他的见解就是如同公司总裁总经理的权力斗争,权力交替,却是没想到会与自身的道路有关。

东王公暼了他一眼,说道:“天地权柄契合天地大道,比如帝俊的天帝之位,契合帝王之道,那么这天帝权柄就能辅助他修行,帝王权柄越大,他能从中得到的好处越多,修炼也就越快。这也是为何帝俊太一总是发兵攻伐他人,以期望一统洪荒的原因了。”

闻言,萧阳不由点了点头,东王公说的有理有据,由不得他不信,再说就算不信,以后他也可以慢慢验证了。

“好了,我把这数万年的话都说完了,你动手吧。”东王公这时看着萧阳,轻松的笑道。

萧阳闻言,不由盯着他半晌,笑问道:“你怎么不奇怪我怎么知道你在蓬莱岛留下了后手,来此特意寻觅?而且还准确的在这座椅里发现了你?”

东王公不在意的哂笑道:“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蓬莱岛留了一手,我不关心,而你能够发现我在座椅里,想来是发现那座椅是新的一尘不染吧,毕竟我一人躲在石盒里,太憋闷了,我还是常常出来透透气的。”

“还有坐在那座椅上怀念怀念那大宴群仙的当年?”萧阳笑着补充的道。

“哈,你这样说也可以,我是挺怀念那些日子的。”东王公直接承认道:“无数道友赶来蓬莱,论道交友,逍遥自在,这才是修道之人该做的,而不是如帝俊太一一般到处征伐,弄得天地不宁,洪荒一片哀鸣。”

“这是失败者才会说的推脱之词?”萧阳似笑非笑,嘲弄道:“而你这时说这样的话,倒是酸溜溜的,更显虚伪了。”

“无妨。”东王公无所谓的道:“千万年的修为都没了,现在也要丧命于你手,酸溜溜的说几句,不过分吧?”

“哈哈,不过分,那你一路好走。”

说着,萧阳伸出手对着东王公的浅淡魂影轻轻一抹,可就在东王公消散之际,他轻笑着对萧阳道:“狡兔三窟,我们有缘再见。”

随即,这浅淡魂影就此消失,只留下一道至阳之气在萧阳手中挣扎,想要逃窜,萧阳看着这道挣扎的至阳之气,紧锁眉头,自语道:“他是什么意思?难道别处他还有其他布置?有缘再见?难道他的那处藏身之地比这处更为隐秘,他确定能够复活,然后以后找我麻烦吗?”

……

昆仑山,一处宫殿,太上正在八卦炉旁边,眯眼扇火炼丹,突然他腰间的那宝贝葫芦动了动,随即他睁开了眼,笑着低头道:“你有动静了?可是接受了我的条件,入我道门?”

“唉,不接受也得接受啊。”葫芦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帝俊家的兔崽子将我挖了出来,我只得接受道友的摆布了,以期重来了。”

“哈哈哈。”太上笑骂道:“东王公啊,东王公,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啊!谁让你和鸿钧师尊唱反调呢?看吧,胳膊拧不过大腿吧。”

“师尊本只想给你一个警戒,才封你为男仙之首,被各位道友为难一番就罢了。不曾想你自己作死,招揽无数散修,被帝俊太一盯上了,落得一个千万年苦修尽丧的下场,这怪的了谁呢?”

东王公不服气道:“道祖本就错了,我又为何不能说?洪荒何止三千大道,明明无数条道路可走,为何有此限制?”

“可你证明了哪条大道可走的通?证道混元大罗还是证道混元无极了?”太上反问道。

顿时东王公哑口无言,他确实还没证明那些小道可证道,沉默会儿,他又呵呵一笑道:“我是没有证明,可以后的人一定能有所佐证,比如这帝俊家的兔崽子。”

“哦?为何如此说?青阳有接引准提把关,应该不会去走你所说的小道吧?”太上不信道。

东王公却是颇有自信,说:“可这兔崽子会完全相信接引准提吗?”

“他也不会信你啊?”太上反驳道。

“但正因为不信,他才会去一条条尝试,佐证,难道不是吗?”东王公含着笑意道。

太上一听,恍然大悟,笑道:“正是,正是,青阳多疑,不信他人,比之你不信道祖尤甚,他很有可能如你所言,去探索那些小道,以期佐证,可你自己都无甚收获,如此岂不是坑害了他,让他浪费千万年时间。”

“我就是坑害他一次又如何?只当了结因果罢了,他乱了我的后手,让我不得不入你道门,我让他以千万年的苦修却无法寸进来偿还,也算公平的,再者,我也没说谎话,那些小道或许真有可能证道也说不定呢,嗯?”东王公笑道。

太上摇头不言,依旧悠哉游哉的扇火,他有自己的道,还是已证混元大罗之道,自是看不上东王公研究的那些小道。

「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