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木盒奇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蓬莱岛,那座废弃的宫殿里。

萧阳看着手中一直挣扎不断的至阳之气,皱着眉头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摇头苦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本想来蓬莱岛除去东王公这个后患,却没想到变的后患无穷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虽这次来蓬莱岛没有除去东王公这个后患,但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得到这缕至阳之气,炼化此物,可以借此夯实我的根基。”

萧阳自言自语,微微笑着收起这道至阳之气,又转眼盯着那地下的黑溜溜的石盒,这石盒可不简单,居然能够瞒过所有人,让东王公藏于其中而不被人发现。

于是,萧阳一伸手,暗运起法力,想要将石盒拾起,却没想到这石盒竟然动也不动,好似作用在它身上的法力没有一点作用一般,这让萧阳微微讶异一番。

但随之,他又加大了法力,紧盯着那静静躺在那儿石盒,可奇怪的是无论萧阳用多大法力,这石盒依然不动,好似作用在它身上的法力并未作用它身上,而是被它吞噬了一般。

这么奇怪的现象终于让萧阳重视起来了,他本也对这个能够让东王公藏身的石盒很是感兴趣,如今更是觉得这石盒是个奇物了。

然后,他又想到,那东王公当年明明已经魂飞魄散了,当年的众多大能有目共睹的,那他又是怎么留下如此多的瞒天过海的后手的呢?别的后手他暂且不知道,可这蓬莱岛的后手,他看了看,也就这石盒最为特殊,难道这石盒还能根据他的一点本源的至阳之气,让他完全恢复过来不成?

一想到此,萧阳顿时激动起来,要是这石盒真的有如此巨大的功能作用,不但能够瞒天过海,还能够让人死而复生,那帝俊太一羲和等人就有救了,比那些白虎传授的不知有用没用的魔功好多了,这简直是他现在最需要的宝物啊。

于是,激动的萧阳也不和石盒较劲了,直接撤掉法力,然后如同凡人一般蹲坐下来,带着极大的希望亲手拾起这地上的石盒,亲手去拾,萧阳却发现这石盒很轻,轻的就如一块木头,或者说它就是块木头,只是看起来像石头一样,黑溜溜的,也并不是重的法力奈何不得,催之不动。

但萧阳此时顾不得这许多了,他迫不及待的就席地盘坐,将石盒,不,该说是木盒了,放在盘着的双腿之间,直接就炼化起来,他想尽快炼化这木盒,然后了解这木盒的功用,看看到底是不是如他所猜测一般,能够让死人复生。

……

昆仑山,太上炼丹处。

“咦?”葫芦里的东王公惊讶的轻咦了一声,随即笑叹道:“真是便宜帝俊家的兔崽子了,得到我一奇宝,也将要得到我研究了数万年的无数成果,也是他的造化啊!”

“哦?是吗?”太上眯着眼,边往炼丹炉扇风边说道:“是何宝物能被称为奇宝?至于你那些研究千万年的无数成果,呵呵,这不刚好让你的目的达成吗?青阳得到这些成果,或许会按你刚刚说的,继续研究下去呢?”

“嗯,也对,也对。”东王公想了想又说道:“只是可惜那奇宝了。”

“你还没说你那奇宝有何神奇之处呢?”太上笑着追问道。

东王公哈哈一笑,道:“说起来,它的功用大着呢,可是你们圣人都艰难做到的事情,它能轻易办到。”

“哦?”太上不信的摇头道:“你不知圣人之法力,不知混元大罗的奥秘,如何能用区区一奇宝来比之?”

“我可不是胡言乱语,道友。”东王公笑道:“我那奇宝水火雷电不侵。”

“嗯,寻常之物。”太上随意道。

“法力不伤其身,对它毫无作用。”

“不错的宝物,但还称不上奇宝。”太上放下扇子,抚须笑道。

“宝物中另有乾坤,生机弥漫,能够生死人,肉白骨,更胜道友之仙丹。”

“哼,夸张之语。”太上不乐道,起身来到八卦炉前,瞅了瞅,准备开炉。

东王公不恼,顿了顿,又说道:“那要是我说那奇宝能够让一个魂飞魄散之人死而复生,道友可相信?”

这话一出,太上一怔,要开炉的手不由停了停,随即哈哈大笑道:“东王公说笑了,魂飞魄散之人如何可能死而复生?就是东王公你也是我暗中保下来了残魂裂魄,经过这数万年的栽培,才能恢复如今天这般模样,和老道说话。”

“老道不信,绝对不信,有什么奇宝能够让魂飞魄散之人死而复生,不然,此宝在你手中,你不早已复生了吗?如何还是今日这般模样?除非,除非是鸿钧师尊和杨眉老祖出手,那才有可能,反正老道是没那个能力。”太上摇头摆手道。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东王公笑道:“这奇宝就是有这个能力,不过它只会复生炼化它之人,因为炼化之人在此宝上会留下烙印,此宝这才根据烙印复生其人,至于别人就不能了。而且复生还要经过漫长的时间孕育,限制也极多,就如我在此宝里待了数万年,还是被帝俊家的兔崽子找出来了,毫无反抗力的就被抹杀,功亏一篑了。”

听东王公说的似模似样,太上也不由将信将疑道:“哦?真有如此奇宝?”

“真有。”

“嗯。”太上轻点头,沉吟一会儿,又摇摇头道:“此宝虽奇,却也无大用,死而复生虽有可能,但看你这情况,就知也是艰难无比的,也说不上什么太过神奇。”

“道友如此说,那我无话可说了。”东王公闻言道:“那道友可知这奇宝出自何处?”

“出自何处?”

“此宝是我当年幼小不知事时误入方丈岛,从一棵老柳树上用匕首挖出来的一块,做成了盒子,你可知那老柳树是何人?”

太上听了又一怔,随即惊讶道:“可是杨眉老祖的本体?”

东王公笑了两声默认了,太上则啧啧叹道:“若是杨眉老祖的本体。也难怪有此种种神奇。”随即又笑骂道:“你也够大胆的,居然拿着匕首在杨眉老祖身上动手,也不怕杨眉老祖怪罪。”

“当年不知事,老祖又不现身阻止,这才得了那奇宝,可惜可惜,便宜了那小子。”

“也不算便宜了。”太上摇头道:“他虽得到奇宝,可也被你坑害了,你不必如此说。”

说着,他就开了丹炉,瞬间其中一颗颗金光闪闪的仙丹飞了出来,太上把它们全部收进腰间的葫芦里,又说道:“这是养魂丹,你先用着吧,等魂魄壮大一些后,我想那天地轮回也该开了,轮回一开,我就送你转世。”

“那就多谢道友了。”东王公谢道。

……

正如东王公和太上所说一样,此木盒虽说是奇宝,有可能让人死而复生,但只对炼化之人有效,对他人无用。

所以萧阳初初一炼化,就瞬间进入了一个满眼柳绿的世界,来到一个不大的洞府门前,这处也只有这一洞府大小,但此处灵气生机却比外面的蓬莱岛胜了许多倍,让人心旷神怡,想来在这里修炼,速度显然更快。

可此时,萧阳哪有心思修炼,他就想马上弄明白这宝物的功用,于是他也不进洞府,直接闭眼默默感悟着周围。

不久,他睁开了双眼,眼里有着淡淡的失望,正如东王公所说,此奇宝只能救那炼化此宝之人,对他人无用。

一时,他又恼恨自己的一时冲动,炼化了此宝,不然,留着这木盒回去让帝俊太一羲和任意一人炼化,也能保全其中一人。

要不,自己毁去木盒中的烙印,再交给帝俊太一羲和他们?那样自己虽会受到些微反噬,但以此换得一人生还,也是值得的。萧阳心中如此想道。

最终,萧阳咬咬牙决定了回天庭后,就毁去烙印,保住帝俊太一羲和其中一人,不管是哪一个,至少他煞费苦心如此多年不曾白费。

思罢,萧阳就起了身,出了这木盒洞府,回到宫殿中,就收起了木盒,心想再去汤谷看一看,在东海就无其他事,可以回转天庭了,却没想到,这时,狮子精白象寻到了此处,来到他跟前,恭敬行礼唤道:“大太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