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睚眦必报的睚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东海龙宫,某一处宫殿。

睚眦在那华丽的宫殿各处四处瞅了瞅,啧啧的说道:“这龙王也是够享受的,饮的是仙酿美酒,住的是华美宫殿,还有美丽宫娥和貌美的龙后龙姬伺候。啧啧,比我们快活多了,我们在父亲眼皮底下不敢乱来,小心翼翼的,还要时不时受那几个老不死的气,哼,想想就憋屈。”

囚牛知道睚眦是在抱怨,并不是真的羡慕龙王这些外物,所以他并不理会睚眦,依旧笑着摆弄着龙王刚刚让人送来的各种琴瑟乐器。

睚眦见状,不由走到跟前,随意拨了拨那琴弦,弄出杂乱刺耳的声响,不满的说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大哥你怎么就对这些东西着迷呢?”

囚牛将睚眦乱摸乱碰的手拨开,小心翼翼的擦拭了一遍,又略微用手指弹了几个音,这才笑回道:“这你就不懂了吧,音律也是一门高深的事情,懂它的人,它是一种享受,能给人带来快乐,亦能让人排解忧愁,甚至到了极为高深之处,它可以发出天地之音,与天地相和,那就是我一直追求的。”

听他说的如此玄乎,甚至都和天地扯上关系了,睚眦不信的指着那琴瑟道:“不可能吧?这东西还能沟通天地大道?大哥,你也太扯了,你见过谁能凭借这东西修炼有成的?就连妖族的伏羲,月宫的嫦曦虽也是爱琴之人,但他们也不能凭琴瑟沟通天地吧。”

闻言,囚牛摇头道:“伏羲嫦曦虽是音律大家,但还没到天地共鸣的境界。而音律到底能不能让天地共鸣,我也不知道。可我还记得当年我无意中在蓬莱岛听到一抚琴之人说出这用琴音引来天地共鸣的道理,我就突然茅塞顿开,觉得世界都不一样了,原来琴瑟并不仅仅是满足耳的享受,它还是一种高深的修炼方式。”

睚眦听了无语,也听不懂弹琴瑟如何是修炼了,只得呵呵笑问道:“那抚琴之人自己可是能与天地共鸣了?”

“不能。”囚牛边摸着琴边道:“至少以前我见他时不能,至于现在,唉,蓬莱岛都不存在了,他是否还活着都是个问题。”

“那这只是理论,无人证实,大哥你把精力放在上面岂不是浪费时间?”睚眦又问道。

囚牛摇摇头,反驳道:“道祖说三千大道可证道,可三千大道又有几条大道被证明可证道了?难不成道祖三千大道都证道了不成?哈哈哈,音律之道或许也可证道,而道祖不知呢?”

虽这番话有点强词夺理,但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如今洪荒除了鸿钧老祖,杨眉老祖,魔祖,六大圣人,五大圣兽,还有何人证了道?他们这寥寥十余人也不过证了十几条大道罢了,如何能证明三千大道皆可证道?

略微想想,本想反驳的睚眦又摇头道:“大哥这想法和当年的东王公很像啊。”

囚牛笑道:“或许吧,东王公掌管蓬莱岛时,我经常出来前往蓬莱岛与散修们交流,他们的奇异想法未必比道祖三千年讲道差,为兄我是受益匪浅啊。”

“唉,如今的蓬莱岛,不说也罢。”囚牛叹息一声,又低头给琴瑟调音试音。

睚眦在旁边看了半晌,觉得无趣,就又在宫殿里乱转了起来。

这时,有一宫娥进来禀报道:“二位龙子,大太子敖勇在外面求见,二位龙子可见?”

“咦?”睚眦轻咦一声,囚牛亦抬起了头,和睚眦对视一眼,然后不在意道:“你想见就见吧,我见不见都无所谓。”

说完,囚牛就又低下了头,继续摆弄着乐器了。

睚眦转了转眼珠,心道:“在此本也无事可做,让这位叫敖勇的进来也无妨,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突然就来拜访我们了,或许也可耍弄他一番,以出出这么多年的心中的憋屈。”

想罢,他就吩咐宫娥道:“你让他进来吧。”

“是。”宫娥应了声,就退下了。

不久,敖勇走进来了,他做足了礼数,深躬身拜见道:“敖勇见过二位龙子了,来的突然,望二位莫要见怪。”

囚牛虽对敖勇持无所谓的态度,但敖勇施礼了,他也不会无礼对待,给人家一个黑脸,傲慢的不理睬人家,他抬起头笑笑,伸手道:“不必客气,起来吧。”

而睚眦则是在旁边含笑的打量着敖勇,见他仪表堂堂,修为虽只是太乙金仙,但在真龙后裔中也可算好的了,可正是因为敖勇他是真龙后裔,而睚眦却是驳杂血脉的龙子,他可没少因此被人为难,所以他见到真龙后裔就忍不住刺几句,见到龙王如此,见到敖勇亦是不例外。

只听睚眦阴阳怪气的说道:“呦,你就是东海龙王的大太子吧?啧啧,一海龙王的大太子,将来的龙王继承人,修为居然只是一小小的太乙金仙,可真是让人担心以后你该怎么管理龙族,怎么让东海水族服气了?”

敖勇闻言一个怔愣,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一句话没说,就迎来睚眦这么一通冷嘲热讽,关键是他还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被人家嘲弄了。

“哼。”睚眦暼了一眼怔愣的敖勇,冷哼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这太乙金仙的修为,洪荒一抓一大把,要是你当了龙王,如何能够让龙族族人心服口服?就是我们的死对头凤凰族的公主凤玲珑一个女子也有大罗后期的修为了,你这个龙族大太子身为男儿,也不感觉羞愧吗?不觉得相差太多了吗?”

这下怔愣的敖勇醒过神来了,越听下去,他的头不由低的越下了,脸上耳根都涨的通红,又不知如何反驳。

“还好,你知道羞愧就好,别像你的父王,就连羞愧二字都不知道了,我讽刺几句,就当聋子哑巴不搭理我。”睚眦斜视敖勇,继续道:“你能够感觉羞愧,就知道你还有上进心,那就该好好努力修行,而不是想着什么有的没的,你瞧瞧人家妖族大太子青阳道人,也不过修行一万年不到,就已经大罗圆满了,而你呢,呵,连太乙都没圆满,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越说越毒蛇,越比敖勇越觉得脸上被人打了无数巴掌,烧红肿胀难受的不行,此时他见睚眦对他是如此的厌恶态度,也不敢再把自己之前心里谋划好的拱火计策实施了,忙躬身说道:“睚眦龙子说的是,小子受教了。小子来此不过是奉父王的命令来看看二位龙子是不是满意,看样子,二位龙子还是很满意了,那小子告退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满脸通红,脚步急促,灰头土脸的出去了,而睚眦见状,冷笑一声,就不言语了。

“哈哈。”囚牛笑道:“睚眦,刚才你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虽这敖勇是比不得凤玲珑和青阳道人,但那凤玲珑和青阳道人要是按辈分来说是和我们一辈的,凤玲珑是凤祖之女,青阳道人是白虎神君调教的,你如何拿他们来与这敖勇相比,可不是故意刁难这敖勇吗?”

“刁难他又如何?他们真龙纯血一脉刁难我们兄弟九人的还少了?要不是我们兄弟九人团结,早就在龙族不知被挤到哪里去了,哪里还有我们的位置?”

睚眦哂笑道:“现在真龙一脉衰颓,此时不报仇,何时报仇?囚牛大哥宽厚或许因是同为龙族而不计较这些,但我睚眦可不会忘记,任何仇恨,我睚眦记住了,就必报此仇,同族族人亦不例外。”

囚牛笑问道:“睚眦必报?”

“睚眦必报,好一个睚眦必报。”睚眦哈哈大笑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赞同道:“正是睚眦必报,得罪我睚眦,就该有某一天被我睚眦报仇的觉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