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对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敖勇灰头土脸的从睚眦囚牛那儿回到自己的宫里,狠狠的捶了捶石桌,咬牙恨道:“青阳,睚眦,你们等着,我敖勇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他的眼神冰冷凌厉,怨毒刻薄,面容扭曲,仿佛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睚眦和青阳,但现实是他无能为力,只得如毒蛇一般蜷缩在暗处,等待将来某一个机会,一击而中。

……

与此同时,蓬莱岛中,萧阳放走了鱼可后,就自己一人坐那儿喝酒,他好久没喝酒了,这时一接触到酒,就停不下来,一杯接一杯,好似要把自己灌醉一样,他也好想醉一场。但无论怎么喝,喝多少酒,他都清醒无比,清醒无比的重复着倒酒,喝酒的过程,没有一点醉酒的迹象。

这时,在一边暗暗商量了许久的狮子精和白象来到他跟前,见萧阳一人只倒酒喝而不吃菜,狮子精就笑着接过酒壶替萧阳倒上了酒,白象则殷勤的布菜,萧阳只瞄了他们一眼,就知道这二人必定还有事情,于是他仰脖子又喝了一杯酒,问道:“说吧,还有什么事情?”

“哈哈。”狮子精和白象对视一眼,然后搓手笑道:“大太子法眼,哈哈,确实是有事要询问大太子。”

萧阳端起酒杯继续喝酒,不曾理会他。

二人见状,白象又笑问道:“大太子,您可知道这巫妖开战时,我们蓬莱岛可要去参战?”

这问题问的奇怪,萧阳也不由感到几分讶异,所以他止住了继续给他倒酒的狮子精,疑惑问道:“巫妖初战,二战难道你们都没参与吗?只是在此镇守蓬莱岛?”

“是的,大太子。”狮子精回道:“上两次大战,天帝妖皇并未调我们参战,只是让我们好好镇守蓬莱岛,所以这次才有此一问。”

萧阳听闻更是讶异了,他真没想到帝俊太一居然没有让所有妖族参战,还留了一手,那他留这一手做什么?妖族都要散了,留着蓬莱岛,没了帝俊太一震慑,蓬莱岛也保不住啊?

除非,除非蓬莱岛中隐藏着妖族的一个巨大秘密,这个秘密需要人守护,这才不调离狮子精和白象,不让他们参战。

想到这,萧阳突然觉得这蓬莱岛不仅仅是一座灵气浓郁的仙岛那么简单了,它或许还是有其他的功用,不然,帝俊太一和东王公怎么都对这座岛如此重视。

可到底有什么功用呢?萧阳暗自琢磨一会儿,他也想不通,只得摇摇头,暗道:“还真的要在蓬莱岛再盘桓一阵了,或许还有意外收获呢。”

狮子精和白象见他摇头,还以为他们不需要参战呢,狮子精不由喜形于色的笑道:“大太子的意思是我们只要继续镇守蓬莱岛,不用参战了?”

萧阳自是明白他的意思,见他一脸高兴庆幸,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摇头可没这个意思,而是我也不知道。”

说完,萧阳就接过狮子精手中的酒壶,自己再次给自己倒酒喝了起来,不理会又用眼神交汇半天的狮子精和白象。

不知狮子精和白象暗中商量了什么,半晌功夫后,二人又笑嘻嘻的狗腿的给萧阳倒酒的倒酒,夹菜的夹菜。

萧阳也不拒绝,他不吃菜,只喝酒,体会着那烈酒流过喉咙的灼烧感,那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放纵一次当一个酒徒也罢,这次喝酒喝的痛快,过后,还得在无尽隐藏的危险中挣扎。

这顿酒,从下午喝到深夜,从深夜喝到天明,萧阳的酒杯就没停过,而狮子精和白象虽奇怪于萧阳的举动,但也不敢相问,只得陪着坐那儿,从陪笑谈话,到无话可说,三人最后只得一个倒酒,一个喝酒,一个看着那人喝酒,无言的过了这一夜。

天明,太阳升起来了,龙族大军亦来到了蓬莱岛外,看守蓬莱岛门户的小妖已经来这儿禀报了,但萧阳笑笑不曾理会,也用眼神阻止了欲言又止焦急的狮子精和白象说话,他再次喝了三杯酒,这才起身笑道:“好了,走吧,让我们去看看龙族想要干什么,难不成他还真有这魄力和妖族开战不成?”

狮子精和白象对视一眼,不知说什么好,要说他们此时也不信龙族会选择与妖族开战,可这面前蓬莱岛被围的事实要如何解释呢?

当然,有萧阳在此,他们虽有点紧张畏缩,但并不觉得惧怕。因为萧阳是妖族大太子,他陷入围攻危机中,帝俊太一不可能不管,说不定帝俊太一此时已经发现了龙族的动作,正派遣兵将前来支援呢。

所以狮子精和白象也只是对视一眼,就跟在萧阳后面出了洞府,来到那蓬莱岛门户前,和龙族来人相对峙。

此时两军对峙的蓬莱岛,一边是萧阳领首,左右是狮子精和白象,再后面就是那镇守蓬莱岛的大大小小的妖兵妖将,妖云弥漫,妖气冲天。

而另一边则是囚牛睚眦二位龙子打头,后面跟着龟丞相和敖勇,再后面就是那停在海面上的无数水族兵将,波涛汹涌,起伏澎湃。

萧阳含笑的打量了对面一番,就盯着那被他打飞的敖勇看,他以为这打头的睚眦囚牛是敖勇请来的长辈,特意来找他寻仇的,于是他负手道:“不知各位的来意是何?来蓬莱岛做客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吧?”

“哼。”睚眦冷笑的看着萧阳,不答反问道:“你可就是那青阳?”

“正是。”萧阳道:“不知道友是何人?”

“本人祖龙二子睚眦,听闻你在东海阻碍龙族办事,父亲特意遣我来教训教训你。”睚眦自傲蔑笑的看着萧阳,说道。

“你大言不惭。”

“狂妄自大。”

当即,旁边的狮子精和白象就各自大喝一声,那狮子精更是变出兵器请战道:“大太子,此人无礼,就让属下来教训教训他吧。”

虽狮子精请战之意热切,但萧阳可不会让他去送死,他看的清楚明白,这睚眦是大罗圆满了,和他一样只差一步就突破混元了,狮子精这大罗后期的修为确实不是睚眦的对手。

再者,睚眦身为祖龙之子,自是有祖龙教导,不知学了多少斗战手段,这些手段如何是狮子精能够应付的了的?狮子精上场了输了还无所谓,要是死了岂不是自己害死的?

还有,睚眦刚刚提名道姓的说要教训教训自己,就说明他的目的明确,就是冲自己而来的,那他也不能给人好欺负怯弱的印象,做一个缩头之人,更不能推一个狮子精上去送死,让人看了笑话。

所以,萧阳摆手阻止了请战的狮子精,自己一步一步亲自上前,然后黑色的头发渐渐变成金色,黑瞳亦成了金瞳,身上的白袍也瞬间覆上了金色的战甲,手中也突然有一轮耀眼光轮出现,犹如一尊太阳神祗,然后他对对面的挑衅的睚眦道:“请。”

“哈哈哈哈哈。”睚眦大笑道:“爽快,这才不辱没你的身份。”

说完,他亦乘云来到空中,和萧阳双眼交接,捏紧手中的大戟,眼神凝重,表情严肃,大战一触即发。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