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争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用日精轮腰斩过来,但睚眦也不是吃素的,弥如风一般退开,想要再次挥他的度的天赋优势,将萧阳逼入下风。?猎文?

可萧阳已经吃了一次亏,吸取了教训,如何会吃第二次亏。

只见那萧阳突然眯眼念咒,然后他左右突兀的就长出了两头,手臂亦多了两双,一双持宝莲玉灯,一双持那日精轮,还有一双则赤手空拳。

他见睚眦又要玩老把戏,三头都冷笑一声,道:“睚眦,你就算再度快又能如何?我三头六臂,眼观八方,我已经没有后背让你有可趁之机了,我劝你还是现身和我单打独斗的好。”

睚眦不说话,他如鬼魅一般在萧阳周围乱窜,想寻找到萧阳的弱点,可确实如萧阳所言,萧阳三头六臂一出,已经没有后背了,他不管从哪里攻去,都是正面和萧阳争斗。

“哈哈哈。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有如此手段,好,正面争斗就正面争斗,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睚眦说罢,不断闻萧阳打转的身影顿了顿,然后他丝毫不停留,持着大戟就狠对上了萧阳持日精轮的一面。

萧阳含笑的用日精轮挡住打来的大戟,同时那赤手空拳的双手捏了一个法印,当即打向睚眦露出的空档。

“嗯哼。”

正专心于大戟和日精轮的对抗的睚眦瞬间身体被法印打中,闷哼了一声,他不由皱了皱眉头,身体也不由顿了顿,迟滞了一瞬间。

也就在这儿一瞬间,萧阳笑着力打偏了那大戟,然后抓租一瞬间的功夫,挥动日精轮向那睚眦胸前斩去。

睚眦见势不妙,也顾不得伤势了,全力往后退。可被法印打中的他已经受了伤,天赋神通就算是天赋,是本能,那受了伤的睚眦也不能如没受伤时相比。他不可避免的比以前度慢了些许。

正是这些许,使得他无法完全避开那日精轮的攻击,只听“噗”的一声,倒退开的睚眦刚刚在空中站稳,就喷出一口血来。他的胸膛上亦有一道割痕伤口,正流血不止,显然是日精轮所创。

“呜!”

“哦!”

“呀!”

顿时妖族各种各样的欢呼声响起,有的甚至挥动着妖族大旗为萧阳庆祝,狮子精和白象见状,亦是露出了笑容,提着的心不由放了些下来。

此时妖族欢呼雀跃,可龙族却是不同了,一个个沉默不语,原来的澎湃气势也不由低落了些许。囚牛见睚眦受了伤,更是担忧的大呼道:“睚眦!”

睚眦无所谓的背对囚牛摆摆手,然后抹去嘴角的鲜血,低头看了看那道胸膛上正不断流血的伤口,低声呵呵笑道:“却是我自大了,总以为我比你修行时间长久,就不把你放在眼里,现在看来,你足以让我认真对待。”

“现在,我要攻击了。你自己心,生死不论。”睚眦阴鸷的盯着萧阳,冷声道。

萧阳自是听明白睚眦的意思,之前的交手不过是热身。睚眦还是迸教训教训萧阳就罢了,可如今这教训就变成生死之斗,那就是毫无留手的余地了,是怎么凶狠怎么来,怎么能置对方于死地就怎么做,毫无道理可言。赢了就生,输了就死。

但即使如此,萧阳亦不惧怕,因为他明白他不管输赢都不会死,睚眦也是如此。

他知道祖龙遣睚眦来只是为了教训他,并不是来杀他的,祖龙一定一直在关注着这里,要是他或睚眦哪个有了性命之危,而另一人还不留手的话,祖龙一定会插手其中,分开二人。

因为祖龙不会让萧阳死在东海,从而挑起龙族和妖族的争端,这是毫无意义的争斗,龙族无需和即将没落的妖族做一场。

所以想的清楚明白的萧阳面对凶狠的睚眦,打算拼命的睚眦,他坦然的三张脸都勾起了微笑,说道:“何必多话,尽管来试试。”

睚眦大笑道:“好,好,好,这就送你去见你其他八个兄弟。”

说罢,睚眦就又冲上前去,大开大合的和萧阳争斗了起来。

这次他吸取了上次教训,不曾只钻心于与萧阳一面的争斗,更兼顾着注意那另两面的动作,以便自己及时躲开那突兀的攻击。

所以因睚眦变得心应对了,萧阳一时几次出手,亦不能得手,二人再次缠斗起来,拆招出招,颇有势均力敌的样子,直让两边之人既看的眼花缭乱,又暗暗担心不已。

妖族那边,狮子精和白象一边紧张的看着二人的争斗,一边暗中又在不断的传音讨论。

狮子精道:“大太子看样子和那睚眦势均力敌,不分胜负的样子。”

白象沉吟轻曳否定道:“应该是那睚眦更厉害些许。”

“哦?为何如此说?”狮子精再次看了看争斗,见二人斗的是不分胜负,就疑惑问道。

白象解释道:“那睚眦开始是大意了,这才被大太子所伤,如今受伤的睚眦还能和大太子打成平手,就可知睚眦更是胜了一筹了。”

“嗯。”狮子精点点头赞同,但又曳不同意道:“虽是睚眦大意被大太子所伤,但大太子说不定也未用尽全力呢,毕竟能够擒下后羿的大太子绝不只这么一点手段的。”

“嗯。”白象想想点点头,又道:“说的也是,可睚眦也不是吃素的,他修为看样子和大太子仿佛,但修行时间却比大太子长,又是青龙神君教导,他未必如今也用了全力呢。”

二人都说的有理有据,只得相视一眼,然后都重重叹息一声,又都沉默不语了,重新提起了心,再看向那萧阳和睚眦的激烈的争斗。

妖族这边狮子精和白象讨论不停,而龙族那处龟丞相亦担忧的问囚牛道:“囚牛龙子,您说睚眦龙子是否能胜这青阳太子?”

囚牛紧盯着那呼喝不断,兵器不断碰撞的争斗场面,曳说道:“我也不能确定。本来九龙子中以睚眦斗战最为厉害,我本以为睚眦出手,对上这青阳,定是手到擒来。可是却没想到这青阳却是个硬茬子,不仅能够让大意的睚眦吃了大亏,更是和谨慎起来的睚眦打的不分胜负,果然是个人物。”

龟丞相闻言,笑道:“青阳自是一个不好惹的,不然,他如何擒的下后羿?如何能够在鲲鹏叛变之时,独斗三大妖圣而坚持到嫦曦到来,没有瞬间即溃?别忘了,那时他才大罗后期,而三大妖圣都为大罗圆满,这已可见青阳的斗战之强了。”

“如今,青阳已经大罗圆满了,想来斗战之能更是厉害一层,后羿等大巫肯定不是对手了,想来三大妖圣要是此时围攻,他亦能应付自如吧。那睚眦龙子能和他不分上下,已是很了不得了。”龟丞相想想又恭维道。

但囚牛听了却摇了曳,他很清楚睚眦的性格,青阳在他身上划了一道伤,他必要千刀万刀的还回去,可如今看来,睚眦却奈何不得这青阳。

那依睚眦的性子,为了报仇,恐怕他就顾不得祖龙的命令,要拼命了,到最后,睚眦和青阳必有死伤。

但这又和祖龙要囚牛约束睚眦,不让睚眦若阳的性命的命令相违背,所以囚呕得不一眼不眨的盯着争斗的睚眦,生怕睚眦真就不顾一切的拼命了,那最后不管谁生谁死,他都无坊差啊。

囚牛的担心没有错,那睚眦见和萧阳缠斗了这许久,都没奈何青阳,也没伤到青阳毫,不由的他狠的仰天出一声龙吼,一张人脸瞬间变成豺,牙齿尖锐,那四肢也变成了四龙爪,爪牙锋利,却是他变换成了豺龙身的原形,他眼露凶光,龙爪凶狠的向萧阳抓去。

囚牛见状,知道自己担心的终究要生了,这睚眦已不是只是要教训那青阳一顿了,而是要搏命了,他无奈的叹息一声:“睚眦,睚眦,终究是睚眦必报,你这样,如何让为兄交差啊。”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