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羲和的选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穿过凌霄宝殿正殿,萧阳来到羲和闭关修行的殿室,见门前水仙领着其他人看护着,他不能莽莽撞撞的冲进去,于是他平复下紧张的心绪,招招手,将水仙唤到身边,问她:“母后现在还在闭关?可能够打扰?”

水仙摇头笑道:“大太子说笑了,如今都什么时候了,天后娘娘怎么可能还闭关呢?不过是在殿室里调息休憩罢了,大太子可是有事找天后娘娘?若是有要紧事,水仙这就进去通报一声。”

“嗯。”萧阳点了点头,沉声道:“是有事,有急事,你快去里面说一声,就说我要见母后。”

“是,大太子。”

水仙应了,然后转身进了殿室,去禀报给羲和了。

不过几息时间,殿室内就传来羲和的声音:“还通报什么,青阳,你进来吧。”

“是。”

殿室里羲和正躺在卧榻上,水仙等宫娥伺候左右,她见萧阳进来了,就一挥手挥退了伺候的宫娥,只留水仙在一旁伺候,再指着一石凳说道:“青阳,坐吧。”

“是,母后。”

青阳应了,坐下后,对着水仙使了个眼神,让她离去,好让自己单独和羲和待在一起,再献上奇宝木盒。

水仙倒也是乖觉,意识到青阳的意思后,就乖乖的退了出去,羲和见状。也没有阻止,看着萧阳问道:“你的伤势可大好了?”

打量了萧阳一番。她又自己点点头,“嗯。可是好了,现在你看起来却是比六百年前更是稳重些了,是不是修行有所突破呢?”

“是。”萧阳本不想说其他,直接开口将那奇宝木盒献给她,但见羲和关切的眼神,他不由不忍辜负,顺着她回道:“嗯,是,孩儿闭关六百年。炼化了青龙神君的三滴精血,八,九玄功已经突破到八转了,堪比混元修士了,想来在这次巫妖终战后,孩儿定能帮到父皇母后的。”

羲和听说他的修为更进了一步,也很是高兴,但又听说他准备参与巫妖之战,她的眼睛不由有些游离。然后笑着岔话道:“哦,听水仙说,你有要紧事要和我说,到底是什么要紧事啊?”

闻言。萧阳顿时面色严肃,他首先拿出宝莲灯,念动宝莲灯灯决。催发宝莲灯,以掩盖此处天机。让他人察看不了。

见他如此小心谨慎,羲和感到奇怪。就笑问他:“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小心啊?在天庭,哪还有人胆大包天的敢于在暗中窥视,你哪用的着如此?”

“小心无错。”

萧阳回了一句,然后等宝莲灯的清凉灯光完全将他和羲和笼罩了,他这才从怀中拿出奇宝木盒,呈给羲和看。

羲和只见萧阳给她一个黑溜溜的盒子看,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于是她疑惑的指着木盒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件奇宝,能够助魂飞魄散之人死而复生。”萧阳小声答道。

羲和闻言一怔,随即立刻相信了,她从没怀疑过萧阳的话是真是假,毕竟萧阳是她儿子,他不可能骗她。

正因为萧阳不可能骗她,所以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怔然的看着萧阳手中托着的木盒,完全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如此逆天。

“今日孩儿匆匆来此求见母后,就是为了将此宝献给母后,让母后在巫妖之战中,以防万一啊。”

说着,萧阳起身托着木盒来到羲和身边,将木盒呈到羲和眼前。

羲和亦没有拒绝,接过木盒,仔细打量了一番,却发现它能够隔绝人的察看,扫过它时,却是空荡荡的一片,无法发现此木盒的存在,这更佐证了此木盒是一个奇宝无疑。

但羲和也不过是打量察看了一番之后,就把它又递还给萧阳,笑叹道:“青阳,你能将它送来,我很高兴,高兴于你真的能够为你的父皇母后考虑着想,你真的将父皇母后放在了心里。”

萧阳接过木盒,不解的看着羲和,正要询问时,羲和摆摆手,阻止了他,说:“青阳,你听我说完。”

闻言,萧阳只好默默托着木盒,站在那儿听着。

“青阳,当年十日同出时,我初闻你和你八个兄弟一起去了时,那种痛彻心扉啊,我甚至有冲上须弥山和准提接引拼命决斗的心思,可是后来我听帝俊说你还活着,还拜在了接引门下,那时我既是高兴你还活着,又是心寒你还活着居然不是回到天庭来见我们,而是投靠了须弥山。”

“我不知道你最初拜接引为师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你那时肯定没把我和你父皇叔父他们放在心里,因为你活着,不说亲自来天庭看看,甚至都没主动联系洪荒妖族,遣人来说一句,那时,母后是真的感到心寒,感到苦涩,丧子之痛刚过,又面临着另一个存活的儿子的冷漠,母后当年真的是要疯了。”

闻言,萧阳顿时沉默了,他沉默的抿了抿嘴,沉默的缓缓跪下,沉默的低下头,沉默的无话可说。

因为那时支撑着他的唯一信念就是活着,活下去,为此他明知准提接引对他别有目的,他依旧一意孤行的拜入须弥山,现在想想,或许他真的太自私了,无意间就伤害了很多人。

但他绝不后悔,只是感到惭愧,面对羲和的剖心之语,他更是羞的无地自容,哽咽道:“孩儿惭愧,孩儿不孝。”

“不,你很好,至少我觉得你很好。”羲和盯着他说道:“青阳,你既然将此宝送来予我,也是明白如今的形势,我和你父皇叔父注定十死无生了。”

“母后莫要如此说,事情或许不像母后说的那样糟糕的。”萧阳慌忙安慰羲和,说着自己都不信的鬼话。

“哈哈哈,不必如此,青阳,母后看的开,母后能和你父皇共结连理,和他一起度过亿万年岁月,和他创立这偌大的天庭,即使最后和他一起消散于洪荒,母后亦感觉这是最好的结果,也是母后的选择,你明白吗,青阳?”

这番话一出,萧阳立刻知道了羲和的选择,她拒绝了此宝,宁愿追随帝俊魂飞魄散,也不愿孤独驻留世间,这种爱情让萧阳怔然,随即流出两行眼泪,不知是感动,还是觉得酸楚难受,因为羲和这话简直就是临终遗言。

“青阳,好好照顾陆压,我听说你也留下了当初你八个兄弟的残魂裂魄,你要是有可能的话,复活他们,帮母后照拂他们,或许在洪荒以后除了陆压,你再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母后希望你能够过的好,有兄弟依靠陪伴,而不是活在无尽的痛苦和孤独之中?答应我,好吗?”。

面对羲和这柔和的声音,萧阳只能湿润着眼睛点了点头,尽管知道了羲和的选择,但他还是再次呈上木盒,希望羲和能够改变主意。

但羲和早已决定不管是魂飞魄散,还是堕入魔渊,必是追随帝俊而去,如何会轻易改变主意,于是她笑着摆手道:“青阳,留着它吧,或许日后你用得着它,母后不需要它。”

如此轻柔又坚定的话语,萧阳明白羲和已经下定了主意,他无法改变,最后他抬头看着羲和,这个经历丧子之痛的刚烈的女人,这个为丈夫,为儿子们付出一切的女人,他收了宝莲灯,起身离去,然后再也忍不住的抽泣几声,掉了几颗眼泪。(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