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怨天恨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出了羲和的殿室,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抹去了脸上的泪痕,一言不发的走了。

他放弃了吗?不,没有!他努力了这么多年,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

既然羲和不愿独活于世间,那他就想办法复活帝俊太一,他准备再临东海蓬莱岛,想看看六百年前栽种的桃树是不是让桃花仙子复活了。

若是复活了,那说明白虎传授的方法有效,若是没有,萧阳摇了摇头,将这种最大可能抛在脑后,他宁愿相信此法有效,这样他还怀有希望,不然只剩下绝望了。

……

外面的水仙见萧阳出来了,发现他神态不对,也不敢相问,就自己默然进了殿室内,发现羲和也不对劲,她躺在那儿,眼角有着几滴眼泪,嘴角微勾起,似哭似笑。

“娘娘,您怎么了?”水仙来到羲和跟前,小声轻柔的说道:“刚刚大太子出去,好似也哭了,娘娘,这是怎么了?”

“哦?青阳哭了?”羲和笑问道。

“是,水仙看见大太子抹了眼泪呢,水仙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就没和大太子打招呼,就进来了,娘娘,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您和大太子都不对劲啊?”水仙说道。

羲和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

她不说,水仙也不敢再问,沉默了好一会儿,羲和又道:“水仙,我准备给你换个去处,让你去青阳那里伺候,你觉得如何?”

水仙闻言立刻跪了下来,哭道:“娘娘,是水仙做错了什么吗?娘娘要赶我走,是不是水仙刚刚多话了,那水仙以后一定改,还请娘娘不要赶水仙走?”

说着。她不断的磕着头祈求着,但羲和摇了摇头,伸手扶起她说道:“水仙,我不是要赶你走。你跟着我虽时间不久,但你的忠心我是看到的,正因为你忠心,所以我才让你去青阳那儿伺候,我要你帮我以后好好的照顾青阳。”

“那娘娘您呢?您身边没人伺候怎么办?”水仙听说不是要赶她走。就止了哭泣,又问道。

“我?我怕是以后不必你伺候了。”

说着,她起了身,也不去理会闻言怔愣住的水仙,出了殿室,往帝俊太一的殿室而来。

……

“太一,把招妖幡给我吧,是时候把它送到娲皇宫,交给她了,我们已经用它召集了兵将。已经用不着它了,只等巫妖开战了。”羲和找到帝俊太一,如此直接的对太一说道。

太一手中一翻,招妖幡就出现在手中,轻轻抚摸着幡面,太一呵呵笑道:“招妖幡,妖族至宝,但这场巫妖之战后,也不知这幡上的人有几个能够活着。”

说着,他把招妖幡一挥。送到羲和面前,闭眼说道:“去吧,羲和,女娲虽背叛了妖族。背叛了当年我们一起发的誓言,但不可否认,她对妖族也是付出了许多,还是有感情的,以后她一定会照看残存的妖族,照看青阳陆压的。”

“希望如此。”

羲和冷笑一声。就转身离去了,显然她对于女娲还是耿耿于怀。

……

娲皇宫,一处殿室里。

羲和将那招妖幡扔给女娲,冷笑道:“招妖幡给你,你答应我几件事。”

女娲默然接住招妖幡,对于羲和的态度不以为忤,平静问道:“什么事?”

“一这次紫宵宫再开,你带着青阳和陆压一起去紫宵宫;二巫妖战后青阳和陆压你稍微照拂他们,不要让他们受到那些人的为难;三巫妖战后,当年的妖族一帝三皇一后一师可能最后只剩下你这个娲皇和鲲鹏了,鲲鹏是指望不上了,但你要是还对一手建立的妖族有感情的话,就照拂残存的妖族吧。”

羲和干脆利落的说完,女娲也毫不拖泥带水的一一点头应下,然后羲和转身就走,女娲忙唤住她,问道:“你真的就这样决定了?决定和帝俊太一一起死?”

“呵。”羲和背着她,轻笑道:“女娲,你不是我,你在意的是权柄,追逐的是地位还有利益,我羲和不是,羲和和帝俊永不分离,这是当年天婚时,我和帝俊在你女娲面前发过的誓言,女娲你不记得吗?”

说完,羲和就离开了娲皇宫,只留下怔怔的女娲,她喃喃自语:“情是劫,是缘,竟然让你不顾生死?也要成全它。”

……

蓬莱岛,萧阳再次无声息的来此,他被狮子精和白象迎了进去,也不和狮子精和白象多话,他直接往岛上的那片桃林而来。

在离桃林越来越近时,萧阳看见在那几千根黑木桩中有一棵桃树开了花,霎时萧阳心里被喜悦充满了。

他栽下的桃树活了!

白虎传授的复活之法是有用的!

他能够用此法一一将帝俊太一羲和等人复活。

瞬间这三个信息充满了萧阳的脑海,他露出了久违的真心笑容,加快云步来到那棵桃树前,对着那棵桃花正开的烂漫的桃树,他都忍不住要去摘下几枝来观赏一番。

但不等他如此做,突然一个美丽男子从桃树中走了出来,跪下拜见道:“桃醉见过主人。”

萧阳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美丽男子,哆嗦着嘴唇指着面前的桃树道:“你是这桃树成精?”

“是,桃醉正是这棵桃树吸收日月精华,因蓬莱岛灵气浓郁,这才能在六百年后勉强化形,又听狮统领说桃醉是主人所栽,主人来此,桃醉自然出来拜见。”

桃醉说再多,萧阳此时也听不见了,他刚刚的满心喜悦欢喜瞬间全部消散了,满脸的笑容也僵了,他只知道他失败了。

是啊,他失败了!

白虎的传授的复活之法是没有用的!

因为桃树虽活了,但是人却不是原来的那个,甚至性别都变了,由一个女子变成男子了。

他绝望了,喃喃自语,两目失神的乘云离去,在东海任意飘荡,犹如孤魂野鬼。

他不去理会在东海海上冒头跟踪他的水族,无意的来到东海海岸,在云头上往下看去,只见原来热闹的人族聚集之地如今也没了人烟,喃喃道:“走了,她们也走了。”

“哈哈哈,最终都会走了。”

他疯狂大笑,声音里透着绝望和凄凉无奈,还有那强烈的不甘,以及对主导这一切的人的怨恨。

怨恨鸿钧,这幕后黑手!

怨恨六大圣人,这直接的帮凶!

怨恨洪荒大能,这些幸灾乐祸的小人!

怨恨天地,总是如此无情,以万物万灵为刍狗!

甚至他怨恨自己,为何自己会穿越,来到这个看似潇洒,实际满是重重黑幕的洪荒!

最后,他平静了,冷眼的看着那茫茫东海,蛮荒天地,将心中的怨恨深深埋藏心底,然后冰冷着脸回了天庭。(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