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消除罅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将臣也不愧是萧阳的分身,他虽是僵尸皇者,天天和死气阴气打交道,但他的模样,他的脸却不是苍白的僵尸脸,也不是一副冷漠孤傲的表情,他如萧阳本尊一般,温和无害的笑着,只看他表面,谁也猜不到这是近一千年来杀人无数的僵尸将臣。

6压上前闻将臣打量了一番,啧啧道:“虽然你身上的气息改变了,但你的气质和本尊一模一样,难道你就不怕熟悉的人认出来?”

将臣轻笑一声,一挥手,殿里就点亮了几盏灰绿色的鬼灯,照亮了迷蒙的殿里,走到座椅前坐下,才说道:“洪荒气质一模一样的人何许多,如何认得出来?再说,正是因为一模一样,这才让人怀疑,但又让人否定怀疑,你说是吗,6压?”

6压略微想想,笑道:“或许吧,一个人要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会把自己的特征完全遮掩起来,完全成为另外一个人,但像大哥你这样毫无顾忌的暴露出自己的特征,好似在告诉别人将臣就是青阳,这倒是让别人将信将疑,最后完全否定了。”

说着,他也坐到将臣的对面,水仙过去给二人倒了水酒,就侍立在将臣一边,金炎站在另一边,不时的偷偷瞄着将臣,这位神龙见不见尾的父亲。

将臣自是察觉到金炎的携作,他并不理会,他拿着酒杯把玩,垂下眼皮,漫不经心的说道:“说吧,挟,你来这儿,可不是为了来见我的吧?有什么事情找我?”

“你看你,大哥,你是不是闭关闭的太久了,和我这个兄弟都生份了,我作为弟弟来看看你,还有什么目的不成?”6压仰头喝了酒,笑道。

“嗯?”将臣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6压,“正因为我们是亲兄弟,我才如此直接问你,反而你这样遮遮掩掩倒是让我觉得你和我生份了,你说是吗,6压?”

6压顿时沉默了,他这上万年来对萧阳不是没有怨怼的,毕竟因为以前妖族仇人过多,帝揩一羲和一死,都急着找上门来寻仇,萧阳明明有能力出手一举灭了那些老家伙,却一直在闭关,弄得他也一直躲在娲皇宫隐修不出。

还是这几千年,来蓬莱岛寻仇的老家伙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这才将那些想要报仇的老家伙震慑住了,不敢再来寻仇,6压也随即出了娲皇宫,在洪荒现身。

“大哥,说实在的。”沉默半晌,6压实诚的说道:“我一直不能理解你,就像当年你为何拜入须弥山一样,我不能理解,现在,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何你明明有能力解决那些叫嚣着妖族余孽的人,但就是不出手呢?”

这话让将臣意识到6压已是和自己产生了隔阂,若是今日不说清楚,恐怕时间长久下去,他们两兄弟怕要渐行渐远了。

这也怪他自己,这一万年来,只顾着想尽各种办法,想要复活帝揩一羲和,甚至是其他的八个兄弟,所以忽略了6压的感受。

但努力一万年了,他整日的研究死亡,灵魂,尸体等等阴秽之物,并且研究东王公在木盒洞府里留下的无数奇妙小道,但除了培养出几具这方面的分身,出生了三千个儿子,十二个女儿,懂得了许多外道之法外,就再没有进展了,可以说他是失败了。

一万年的努力,回头看去,却是一痴,现在还要面对从性自己崇拜的弟弟的质问,他心里也很不好受,不由的举起酒杯,仰头干了下去。

“哈!”将臣笑道:“挟,你不能理解,我不怪你,是大哥的错,忽略了你,可大哥还是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在努力着,可一万年了,挟,大哥浪费了一万年时间,终是失败了,父皇母后叔父,还有那早早死去的兄弟们,我终是没有能力复活他们!”

“什么?”6压吃了一惊,他指着这迷蒙阴暗的大殿,大声问道:“难道水仙说你在这儿做的试验,就是在研究这些阴秽之物,从而想要复活父皇母后叔父他们?”

将臣苦笑的点点头,他一万年来,一直在做这个,但现在他有点气馁,他想找个人诉说一番,6压是最好的人选。

于是,他睁着眼回忆的说道:“我最早是从白虎神君那儿得到一种魔功,说是能够凭借本源复活魂飞魄散之人,所以我就不断尝试着,但还是不断的失败,桃醉是如此诞生的,金炎他们三千兄弟也是如此出生的,我月宫的那十二个女儿还是如此出生的,数千年的试验,结果告诉我,这种魔功是没有用的,然后我就放弃了这种魔功,改了其他法子。”

“呵。”将臣轻笑道:“有一天突然我在木盒洞府里现了东王公遗留下来的无数的研究结果,它包括无数小道,里面的内容神秘莫测,甚至可以说诡异,因为它不止有如今修行者普遍的吞吐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修行,还有那吸收阴秽之气,怨气,鲜血等修行之法,甚至有吸收他人意念的修行之法,我这将臣分身就是如此炼成的。”

“可惜,唉。”将臣苦笑道:“可项后经过三千年的试验,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失败了,因为父皇母后叔父他们连尸体都没有,僵尸之法最终也被我放弃了,所以一千年前我让将臣这具分身出现,之所以大闹东海,也不过是出一口怨气罢了。”

“然后,这一千年来,我又在研究灵魂,想凭着一点灵魂烙愚补复活他们,可结果亦是让人如此绝望,灵魂虽能够修补,可父皇母后叔父他们是魂飞魄散啊。”

“而那八个兄弟们我也不敢轻易动手,生怕一个出了差错,他们就一点希望都没有,那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送他们去冥府九幽轮回,所以我的另一具分身酆都鬼王已经带着他们前往血海,前往九幽地府了。”

将臣曳叹道:“但你也知道后土与我们金乌一脉势不两立,我想要让兄弟们光明正大的转生,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让酆都鬼王混入冥府九幽,从而取得后土的信任之后,再寻机会偷偷的让八个兄弟转生吧。”

将臣一直说着,6压静静听着,他没有想到这一万年来萧阳居然做了这么多,也难以想象这万年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对萧阳的打击,这刻,在6压心里积压了万年的不满和怨怼,消散了。

6压低头沉声道:“大哥,我误会你了,挟不该对大哥心有怨怼。”

将臣摇了曳,说:“你怨我是应该的,记得吗?当年父皇送你我去紫宵宫时,他郑重的叮嘱我要好好照看你,可万年以来,我全部浪费在做无用功,哈哈,对你更是完全忽略了,大哥辜负了父皇的嘱托,是大哥对不起你。”

“大哥,我”6压闻言,不由眼眶微红,嗫嚅着不知说什么。

将臣摆了摆手,见6压心中的隔阂已消去了不少,他叹了口气,就不再多谈此事,转了话题,问道:“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你来找我什么事儿呢?”

“哦,大哥。”6压吸了吸鼻子,经将臣这一提醒,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他神情严肃,对将臣说道:“大哥,金鹏来找过我了。”

这话一出,将臣也不由神情凝重了起来,他掐指算了算,点了点头说:“他当年被凤祖罚禁闭一万年,算算一两千年前就该出来了,但,但现在他找你做什么?”

“他,他说要我”

还不等6压说完,宫殿外传来禀报声:“父亲,须弥山的药师弥勒两位师叔来了,说要见父亲。”

这让将臣又意外了一下,不知他们怎么来了,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去过须弥山了。

ps:可能有的读者会觉得我巫妖之战结束的太仓促,没写完,但是我写到诀别的时候,后面巫妖之战就没有萧阳什么事了,所以不如不写,至于巫妖终战到底生了什么,则是在后面一点点合盘托出,当然在洪荒争斗的时候,也会有腻时不时出现的影子。

然后,多谢读者们的支持,虽成绩惨淡一些,但毕竟是第一本上架书,新人一个,开始艰难些,希望后面会越来越好。(未完待续。)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