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哥,你要见他们吗?”陆压也听到了禀报声,问道。

将臣轻笑道:“见还是要见的,毕竟他们是我那准提师叔派遣而来的,不给他一点薄面,岂不是太过嚣张了?”

“那你就这样去见他们?”陆压指着将臣道。

将臣摇了摇头,也不多说,一挥手,一口黑色的棺材就出现在大殿里。

陆压凝重的看着这副棺材,沉声问道:“这就是那葬棺?”

将臣点了点头,他说:“这副葬棺,我是为自己也是为天地准备的,葬天葬地葬己。”

闻言,陆压和金炎顿时怔愣住了,将臣轻笑一声,不去理会他们,伸手一翻,葬棺棺盖就打开了,然后,将臣飞身躺了进去。

“轰”的一声,葬棺棺盖又关闭上了,它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阴暗迷蒙的殿里,不知去处。

这时,怔愣的陆压金炎回过神来,他们四顾周围,但将臣已不在了,陆压问道:“水仙,我大哥呢?”

水仙笑着说道:“那是将臣,十太子,金炎太子,你们要记住,将臣就是将臣,青阳大太子是青阳大太子,他们没有任何瓜葛,没有任何关系,更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你们说是吗?”

陆压和金炎亦不是蠢笨之人,听水仙这样说了,自是明白这是水仙在提醒他们不要暴露了将臣的真实身份,当即陆压严肃道:“不用你说,我知道怎么做。”

“我也是,水仙姑姑,金炎会保守秘密的。”金炎附和道。

水仙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往殿后走去,解说道:“这宫殿有九重,前面八个都是大太子的分身,除了将臣和酆都鬼王以外,还有别的种族,甚至是弱小的人族,青阳大太子也有一个分身混入其中,不过他是如微尘一样不引人注意罢了,而其他五个分身则分散在洪荒各个角落里,除非大太子召唤,一般他们都不会来蓬莱岛。”

“那这将臣出现在这儿,是大哥召唤的?”陆压想了想问道。

“嗯。”水仙轻点头,在前面领着路,穿过一重重大殿,这些大殿或幽暗,或光明,或混沌,或朴素平淡等等特点,这些特点也代表着萧阳的八大分身各自的特点。

最后,水仙他们来到第九重大殿门前,她说:“将臣是大太子特意召唤回蓬莱岛的,让你们见见他,或许哪天你们有了麻烦,可以找他帮忙,毕竟如今洪荒的僵尸一族虽然一个个修为都不高,但数量可是不少,呵,谁叫洪荒总是死了那么多人呢。”

陆压沉吟的点了点头,又指着第九重大殿问道:“这里就是大哥本尊所在吧?”

不等水仙回答,大殿殿门开了,里面传来萧阳的声音:“进来吧,陆压,金炎,水仙。”

“是,大哥。”

陆压应了,随即和金炎,水仙二人进去了,只见这第九重大殿只有一个蒲团,一个白袍道人盘坐在那儿,身上没有丝毫威压,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修为,他就如同一个洪荒最普通的生灵一般。

突然,他微闭着的眼突兀的睁开了,眼睛微弯的看着陆压和金炎,笑道:“你们来了,药师弥勒他们也来了,都是来催促我出关的,我想我也该出去走走了,免得那些人总是时不时就来蓬莱岛打扰我,还是小十说得对,光明正大的再杀几个那样不识趣的老家伙,更能够吓唬住那些自找死路的人。”

说着,他起了身,来到陆压金炎的跟前,拍了拍他们二人的肩膀,背着手道:“走吧,也跟我说说这万年来有谁得罪你们了,我出去给你们出出气。”

这话萧阳说的玩笑但又真挚,因为他觉得万年来他确实忽视了陆压和这意外而来的三千儿子和十二个女儿,心里亦感到愧疚,如今已经决定出关的他,重现洪荒,自是想着加倍补偿他们,所以他才如此说。

金炎摇摇头说:“父亲,您能出关就好,就是孩儿和兄弟们最期盼的事情。”

萧阳点了点头,又看向陆压,陆压沉吟道:“大哥,我倒真的有事和你商量?”

“哦?什么事?”

陆压道:“等大哥见了药师弥勒之后,我再和大哥详谈。”

“也好。”萧阳点了点头,然后一甩袖子,率先走出大殿,说道:“那就跟我走吧。”

……

这座宫殿门前,两边的金衣人依旧默声的守护着,他们中间站着两个胖道人,一个坦胸露肚,笑口常开,一个微眯着眼,不知在想什么,这二人正是弥勒药师。

等了好半晌,那关闭的殿门依旧不曾打开,里面的人没有一点要出来的意思,弥勒不由传音给药师道:“师兄,你说这青阳大师兄会不会见我们啊?”

药师眼皮都不睁开,说道:“会的,青阳大师兄不会连师尊师叔这点面子都不给,不见我们,就打发我们走。”

“可是当年我教立教时,师弟和师兄去太阳宫请他,他可不曾理会啊。”弥勒摇摇头,又说:“这次,我看,难说。”

“他去不去是一回事,见不见是一回事,弥勒,你怎么连这都分不清了?”药师沉声说道。

“这,这有何区别?”弥勒不解道:“见了不去,等于不见,难道不是如此?”

药师摇了摇头,说:“知道为何师尊师叔当年立教时,青阳大师兄不去须弥山,师尊师叔都不曾怪罪他吗?”

“不知道。”弥勒想了想,摇头道。

“唉!”药师叹息一声道:“青阳大师兄本身为妖族大太子,而妖族落到如此下场,天帝妖皇天后全部泯灭,这其中就有几大圣人的功劳,青阳大师兄心中的怨恨恐怕比这东海都广大,他不去须弥山,师尊师叔早有所料,所以一点不意外,他二老听闻青阳大师兄还见过我们,这就是一个态度,他承认他还是须弥山大弟子,但他不愿掺和进去须弥山的事情。”

“这,这,难道他还敢背叛师门不成?”弥勒闻言震惊道。

药师苦笑的摇头不语了。

青阳真敢背叛师门吗?药师也不知道,毕竟青阳这几次现身都是疯疯癫癫的,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师兄,你说青阳大师兄不掺和须弥山的事情,那师尊的衣钵传人是不是就是师兄你的了?”弥勒想了想又问道。

药师睁开了眼,丢给弥勒一个白眼,轻哼一声,道:“衣钵给你算了,何必执着于此?”

弥勒当即笑着要解释,这时,宫门大开了,“吱呀”一声,从里面就走出来四人,正是萧阳陆压金炎水仙四人。

萧阳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略微感慨说道:“它依旧是这样照耀洪荒,亘古不变。”

“是啊,大师兄,太阳和太阴二星从没变过,它们是盘古大神的双眼,看着他开辟的世界里的芸芸众生。”药师上前施礼附和道。

萧阳点了点头,“可惜,这芸芸众生要让盘古大神失望了,毕竟这芸芸众生把他的眼珠子都挖了,把他的血脉后裔都不知道逼到哪个角落里去了,我想他肯定失望极了,你说,是吗,药师?”

药师自是听明白了萧阳的意思,那盘古的眼珠子是指帝俊太一和羲和,而那血脉后裔则是那巫族,帝俊太一羲和死去,就如同挖了盘古的眼珠子,巫族遁隐,就是把盘古血脉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

这种含沙射影,让药师心里暗暗一叹,心道:“果然如此,这位青阳大师兄心中的怨恨恐怕还未放下,也不知这次请他出关,是对还是错。”

他不好回答萧阳这话,只呵呵笑道:“大师兄,师叔让我来带句话,百年后,圣人门下的各大弟子和洪荒大能们齐聚昆仑,大师兄可去?”

闻得这话,旁边的陆压就心中一震,他暗道:“百年后?果然是为这事来的,也不知大哥会不会答应。”

当即,他就看着萧阳,等着萧阳的回答。

ps:晚上七点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