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离家出走的睚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东海龙宫。

囚牛等几位龙子和几位龙族长老,四海龙王以及各海龙太子都已经到齐,在水晶宫中分两排站好,青龙神君在上位扫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问道:“人可都到齐了?”

囚牛偷偷暼了一眼左边,见睚眦的位置还空着,不由往左边移动了身子,凑到蒲牢耳边,小声问蒲牢道:“老三,睚眦去哪里了?马上就要启程去南明火山参加五族联盟了,他怎么这个时候掉链子?本来万年前他败给了青阳,让父亲大失脸面,父亲对他已经生了不喜了,他还不乖乖听话,他到底想干什么?”

蒲牢听问,一怔,也偷偷扫了一眼大殿,确实睚眦不在,他不由皱了眉头说:“二哥可能有事情耽搁了吧?再等会儿就来了。”

“我们可以等,可父亲和那几位挑刺的长老可不会等。”囚牛不满道:“睚眦被关了万年,怎么还是如此不长记性,惹怒了父亲,被那几位难缠的长老抓住了把柄,可是没什么好处的。”

“那大哥你说怎么办?二哥没在,难道你还能变出一个来不成?”蒲牢一摊手,压低声音同样无奈道。

他们如此低声商量了一番,却是惹来了对面的几位龙族长老的注意,龙族大长老一扫,就发现了睚眦不在,本就不喜囚牛睚眦等龙子的他更是皱了眉头,沉声道:“族长,好像睚眦龙子还没到。”

青龙神君闻言也向囚牛这里看了过来,果然没看到睚眦,他不由不悦的问囚牛等人:“睚眦呢?你们兄弟几个可看到他了?”

囚牛蒲牢一个个面面相觑,随即都垂首,沉默不语。

而那在龙太子一列的敖勇见状,则是暗暗冷笑,心道:“睚眦,我看你这要是再次惹的族长不喜,又被长老们所不容,你可是否还能在龙族待的下去?哼!”

确实如敖勇所想的一般,青龙神君对于此时缺席的睚眦很是气恼,他怒道:“刚刚放他出来,就不知踪影了,难道他还用此种方式来表达他对我的不满不成?”

“父亲,睚眦绝没有这种意思。”囚牛闻言,慌忙替睚眦解释道:“或许,或许睚眦刚出来,有些杂事缠住了他,所以晚了,还请父亲息怒。”

“什么杂事?如今什么事情比的五族联盟还要重要?”青龙神君恼怒的质问道。

“这,这”

囚牛一下子也没了言语了,不知该如何为睚眦辩解开脱,确实,如今五族就要面对六大圣人和洪荒大能们的围攻,形势已经非常严峻,所以此时五族联盟是五族最重大的事情,没有之一,但睚眦这时消失,确实不是时候。

“行了,你们也不必等他了。”青龙神君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现在就启程去南明火山吧,睚眦的事情等他回来了,我再和他算账。”

“是,族长。”

“是,父亲。”

所有人都应了,有人幸灾乐祸,觉得睚眦活该,如敖勇大长老等,也有人担忧不已,如囚牛蒲牢等龙子。

那么,睚眦此时在哪儿?他此时已经和前往昆仑的萧阳一行人碰上了面。

看着对面温和依旧的萧阳,睚眦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因为他发现他已经无法看透萧阳的修为了,这说明萧阳的修为已经远在他之上了。

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不过一万年,难道这青阳就能突破混元了不成?

睚眦心里暗想着,不敢相信的看着萧阳,他怎么也无法相信,不过一万年的时间,萧阳就晋升为混元强者,而他还是在大罗圆满这里徘徊,不能入的混元之门。

这也不能怪睚眦不信了,毕竟混元难入,这是洪荒众修行者公认的,不然,洪荒怎么就这些数的过来的大能呢?

而萧阳却是一个变态开挂不合理的存在,他前期有好的功法,有好几个洪荒顶级强者的指导,再加上丹药不缺,奇遇也有,虽没有得到什么大宝贝,但也都有助于修行。

比如从后羿那儿得到的盘古精血,从青龙神君那儿得到的圣兽精血,还有东王公的奇宝木盒和至阳之气,在木盒里面修行速度也更快,再加上他修行刻苦,不曾懈怠,这些都让萧阳快速的成长了起来,成了洪荒的一个不合理的存在。

以至于巫妖战后,他一朝真正脱了生死劫数,又看透了天数定数皆为人定的道理,还有在紫宵宫三千年听道的积累,这才让他厚积薄发,一举入了混元之门,而不是如睚眦囚牛计蒙等人一般,一直徘徊在混元之外,始终无法再前进一步。

看着对面拦路的睚眦眼里的不敢置信,萧阳觉得有趣,不由戏谑道:“睚眦,你这是特意来找我寻仇的?”

这种不重视犹如轻蔑的口气,顿时让睚眦犹同受了万般羞辱一般,他狠狠怒瞪着萧阳,心里却如针扎一般的难受,也很是无力,当年还和他拼的你死我活的对手,如今人家已经远远把他甩在脑后。

心里再如何嫉妒不甘,睚眦也无法忽略那抹苦涩,他突然觉得自己独自一人来找萧阳寻仇是多么可笑的做法,他和萧阳如今已然是两个层次的人了,他此时已经没有再找萧阳寻仇的资格,毕竟人家有可能还没出手,他就倒下了,那还寻什么仇?不过是徒增笑话,成了他人的笑柄罢了。

想到此,睚眦紧紧握着手中的大戟,依旧不服输的瞪着萧阳,只是他一言不发。

半晌,被拦住去路的陆压不耐道:“睚眦,你既是来寻仇的,那就痛快一些,动手就是,何必拖拖拉拉的?我知道你不是我大哥的对手,但我看你和我修为仿佛,那我和你斗斗如何?”

睚眦没有理会陆压,他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萧阳,留下一句道:“我会再来找你的,青阳。”

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他没有回东海,也没有往南明火山的方向去,而是直接往洪荒大地而去。

他被萧阳一个猛烈刺激,更是渴望变强了,龙族他不愿意回去了,他认为龙族已经成了他的一个拖累,不管是真龙一脉的敌意还是青龙神君对他的不满,这都让心眼小的睚眦感到暴躁不安,更是难以静下心来修行。

所以他打算到洪荒大地去历练一番,忘掉那些勾心斗角,忘掉青龙神君的不满,只为自己变得更强,他独自一人上路了。

陆压见状,手中现了长枪,就要上前拦住他,可萧阳摆摆手,阻止了他,说道:“东海不宜动手,一动手,必然惊动了青龙神君,虽然青龙神君此时可能被金鳌岛的那位牵制住了,但要出手救睚眦,通天圣人还是不会管的,所以既然留不下睚眦,就不如不动手,由他去吧。”

“嗯。”陆压想了想,收起了长枪,点头道:“大哥说的是。”

萧阳看着离去的睚眦的身影,喟叹一声道:“知耻而后勇,睚眦也不愧为九龙子最为强大的龙子了,而且这人还心眼特小,看来等有机会,却是要除了这人才是。”

说罢,他和陆压金炎水仙等人就再次向昆仑行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