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招待见的燃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东海龙宫。

囚牛等人已经出发前往南明火山了,而睚眦依旧没有出现,青龙神君不由皱了皱眉,然后法眼一开,扫过东海,却是没有发现睚眦的身影。

“难道他出了什么事?”青龙神君喃喃自语。

于是,他又吩咐下去,让水族在东海搜寻睚眦的踪迹,也不过半日功夫,就有人来禀报道:“族长,有人看见睚眦龙子和出了蓬莱岛的青阳道人在东海之上对峙。”

“哦?他去找青阳了?”

闻言,青龙神君更是眉头紧蹙,他很是了解睚眦,睚眦去找青阳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报仇。

但如今青阳已经突破混元了,睚眦如何是对手?那他们可能没交手?不然,一出手,他必定有所感应。

青龙神君沉吟半晌,又问道:“那之后呢,他去哪了?”

“睚眦龙子直接去了洪荒,没有回龙宫。”

“嗯。”青龙神君点点头,就挥退了这禀报之人,略微思索一番,叹息道:“睚眦还是太过于心胸狭隘,他去磨练一番也好,或许能够有助于他的修行,不然,总是困在龙宫,再过个数万年,他也不能踏出那一步。”

说完,他又抬头看向那金鳌岛的方向,冷笑道:“哼,你通天在东海牵制我,元始在昆仑镇住麒麟,女娲前往南明火山和凤祖谈判,接引准提在须弥山制住白虎,太上去了北极之地看住玄武,你们以为这样让我等不能动弹,就可以清扫洪荒?将我等五族赶出洪荒?”

“呵呵。痴心妄想,这恰恰也是我等所想要的,牵制住你们六大圣人,我却是不相信凭借那些面和心不和,谁也不服谁的乌合之众,能够和我等五族相抗,我们走着瞧。”

……

昆仑山。

今日这儿格外热闹,因为这里正举办着亿万年来不曾有的盛事,六大圣人的弟子和洪荒大能们都将齐聚昆仑。

当然,作为地主,昆仑玉虚宫的门人最是忙碌,广成子这位撞钟金仙,十二金仙的大师兄,最受元始宠爱的弟子也是最为忙碌的,他招待的也都是洪荒大能。

他笑着对来人拱手道:“西王母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西王母摆手笑道:“不必,不必,你且去招呼其他道友吧,我和你玉虚一脉做了如此多年的邻居,却是不必这样客气外套。”

说着,她一挥手,跟在她后面的玄女**二人就将带来的仙丹和仙果递给童子,又向广成子施了礼,才又退到西王母身后。

广成子见状,抚须笑道:“西王母娘娘客气了,您请,请。”

“嗯。”西王母笑着应了,带着玄女**进了玉虚宫。

送走了西王母,广成子又对一道人作揖道:“镇元大仙来了。”

“嗯,来了。”

镇元子含笑点点头,让清风明月送上几个人参果,就也进了玉虚宫。

“鲲鹏妖师……”

“冥河老祖……”

“嫦羲宫主……”

“天狗老祖……”

随着广成子将一位位老祖大仙迎进玉虚宫,再掐指算算,还有好几个洪荒大能没来赴约,尤其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到现在,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都没来,这让广成子皱了眉头,又耐着性子等了好一会儿,见还是没来,他就转身去寻他的师兄弟了。

“南极师兄,怎么样,你们那里各位圣人弟子可是都来齐了?”广成子找到南极仙翁等人,问道。

南极仙翁笑着点点头,“来是大都来了,毕竟是圣人玉言,可是,可是一个个都来者不善啊。”

“哦?这是怎么说的?”广成子疑惑不解,说道:“难道还有人敢在昆仑闹事不成?”

南极仙翁苦笑一声,摇摇头,说:“广成师弟,圣人弟子聚在一起,难免要比个高低,分个高下,你这怎么都没想到?”

他这么一说,广成子瞬间恍然了,但随之他也为难的皱了眉头,这聚会是为商讨如何对付远古五族的,可不是让各大圣人弟子比斗道法的。

要是因为各大弟子争胜之心破坏了这次聚会,他们的目的没达到,不但圣人会怪罪,而且还让洪荒大能们看了笑话,这岂不是显得自己昆仑玉虚宫很是无能?那师尊那里如何交待?

广成子一时也被难住了,叹息道:“师尊此刻在麒麟崖和麒麟老祖喝茶下棋,不然有他老人家在,想来各大圣人弟子不敢放肆。”

南极仙翁闻言点点头,可又苦笑道:“问题是师尊把这事交给我们主持了,要是出了差错,这可真是有辱师门啊!”

广成子垂首沉吟半晌,最后道:“南极师兄,你去找找玄都大师兄,想来有他出面,就没人敢闹事的。”

“那也好。”南极仙翁点点头,认可这办法,毕竟玄都是太上的大弟子,不管身份还是修为都碾压三清其他的弟子,有他出面,至少没人敢于太过放肆。

但普贤和慈航,文殊惧留孙等四人闻言,不由相视一眼,眼神各自交流一番,然后慈航笑道:“为何要去烦劳玄都大师兄呢?这本就是我们昆仑玉虚宫一脉的事情,劳累玄都大师兄岂不是不妥?”

“哦,那慈航师弟有何高见呢?”广成子闻言,眯眼看着秀雅的慈航问道。

慈航谦虚笑道:“广成师兄说笑了,高见可是不敢当,但师弟想燃灯老师也已突破混元,他也拜入了我们玉虚一脉,为何不让他出面弹压那些截教和西方教的弟子呢?”

“正是。”

“正是,正是。”

……

当即,文殊普贤和惧留孙都点头应和,认为慈航说的不错,显然这四人是和燃灯站在一起的。

但广成子却是冷笑连连,不阴不阳的道:“燃灯老师虽也是玉虚宫的人,他尊称元始师尊为老师,但到底不是师尊的弟子,他如何有资格去弹压圣人弟子?如何比的玄都大师兄名正言顺呢?嗯?”

慈航还要笑着争辩,但广成子一挥手打断他,果决道:“慈航师弟不必说了,我这就和南极师兄,去和玄都大师兄商议一番,你们也各自去招待远道而来的道友吧。”

说完,他转身就和南极仙翁离去,留下慈航普贤文殊惧留孙四人面面相觑,脸色亦很是难看。

而其他旁观的金仙们则是默默不语,随后也都散去了,黄龙和玉鼎真人走时,摇头说道:“慈航师弟,广成师兄说的有理,你也不必过于放在心上,玄都大师兄确实在身份上比燃灯老师更加名正言顺些。”

这话说的慈航等人脸色更加难看,等其他人都走后,只剩下慈航普贤,文殊惧留孙四人,他们默然许久,最后慈航叹道:“说到底,他们还是不曾把燃灯老师当作同门看。”

普贤闻言苦笑道:“何止燃灯老师,我们几个他们也不怎么放在眼里。”

“广成师兄仗着师尊的喜爱,太过专断霸道了,完全不把燃灯老师放在眼里,也不把我们当成同门看待。”惧留孙愤慨道。

文殊也无奈道:“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是大师兄,是十二金仙之首,连入门比他早,是师尊记名弟子的南极师兄都听他调遣,我们身为师弟,又不得师尊喜爱,我们能怎么办?忍一忍就过去了。”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讨伐了一番广成子,这才散去。

而他们一散去,燃灯就突兀的从一个隐蔽的地方出来,他含笑的看着那玉虚宫,自语道:“广成子,我哪里招惹了你?让你如此不待见我?”(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