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托大的昊天和瑶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玉虚宫,大殿。

各位大能和圣人弟子们都言笑晏晏,随意交谈着,他们都坐在各自的位置,和各自熟悉的道友或同门边交谈着各自的道法和修行心得,边等待着盛会的开始。

玄女**在西王母旁边坐下,二人不曾去听西王母和镇元子的谈道论法,而是伸长脖子往西方教那处看去,见只有弥勒药师在那儿,玄女**对视一眼,各自摇了曳,玄女不由眼底有些失望,他到底还是没来。

“玄女,说不定青阳只是晚了,你要真想知道他来不来,就去嫦羲宫主那儿问问她身后的那位月儿公主,她可是青阳的大女儿,她应该知道青阳会不会来昆仑了。”**抬了抬下巴,示意嫦羲那儿,说道。

玄女暼了一眼那月儿,抿了抿嘴唇,她就缓缓起了身,往嫦羲那里走去。

西王母看了她一眼,暗自叹息一声,摇了曳,并不曾阻止她,毕竟情还是要自己断的,他人插手其中,不但帮不了什么,还会越帮越忙,于是她忽视了玄女的举动,当作没看见,继续和镇元子说笑起来。

玄女来到嫦羲这桌跟前,向嫦羲施了礼笑道:“玄女见过嫦羲宫主了。”

嫦羲没有和在座的任何一位大能交谈,就坐在那儿,一如既往的清冷,甚至比以前更加冷漠,她只抬头看了一眼施礼的玄女,冰冷的脸只是微微点头,就不理会她了。

世人都知月宫宫主清冷无比,所以对于嫦羲的态度,玄女也不在意,并不放在心上,她笑着起了身,和嫦羲身后的月儿点了点头,凑过去拉着月儿的手问道:“你可是月儿公主?”

月儿自从三千年前出世以来,一直跟着嫦羲在月宫生活,从未离开,也很少见到陌生人,这突然遇到一个如此热情的玄女,她不由感到不适应,腼腆的低头轻应了一声,就不敢多言语了。

“那你父亲青阳道人出没出关,可去月宫看过你和你的姐妹们?”玄女拐着弯问道。

月儿讶异的抬头看了一眼玄女,不知她怎么问起她父亲来了,但她虽疑惑,还是摇了曳说:“未曾来月宫,自从我们十二姐妹出世后,如今已经三千年了,父亲不曾来过月宫。”

“哦,这样啊。”

玄女心里不由又是一阵失望,这月儿看来也不知道青阳来不来昆仑了,但这失望也不过是瞬间,之后她又恢复正常,和月儿随意聊起了一些洪荒的奇人异事,倒是把月儿这样一个不出月宫的公主吸引住了,不断的追问,玄女也笑着耐心回答,二人越说越投契,却也算相处的愉快。

而这大殿里不仅玄女在盼着萧阳的出现,那西方教坐着的弥勒也在伸头缩脑的打量四周,可就是没看到萧阳。

弥勒再次扫了一遍四周,就问道:“药师师兄,你说青阳大师兄还会来吗?盛会都快要开始了吧,怎么还没来?”

药师淡定的拈起一个葡萄,放进口里,咀嚼了几下,说道:“你急什么?这不是还没开始吗?青阳大师兄既然当时如此爽快的答应了,他自然会来。”

“再说,哈哈。”药师笑了笑,示意弥勒看那空着的两个位置,说道:“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都没来呢,广成子都不急,你急什么?”

“咦?”弥勒听他一提醒,看了看那空着的两个位置,也觉得不对劲,于是他道:“这么多洪荒大能齐聚于此,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他们怎敢如此轻忽怠慢?难道他们不怕开罪了所有在场的洪荒大能?”

“哈哈。”药师哈哈轻笑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多的大能在此,他昊天和瑶池金母才故意晚来呢?哈哈哈。”

这话让弥勒一怔,随即惊讶的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凑到药师面前小声说:“难道他昊天和瑶池金母还敢在如此多的洪荒大能面前,摆他们的天帝天后的威风不成?”

药手哈哈笑了,并不言语,而是给了弥勒一个你明白了的眼神。

弥勒这次可是真被惊到了,他无语半晌,才曳道:“不过是当了几年的天帝,就迷失了自我,当年的帝揩一羲和也没有他这么自大吧。”

“他要彰显他所谓的天帝威仪。”药师曳,继续说:“也不看看在座的都是谁,洪荒大能和各大圣人弟子哪个把他这个天帝放在眼里了,真是如此不智可笑,这次聚会他注定要沦落为笑柄了,等着看吧,等昊天和瑶池来了,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弥勒想了想,转了转眼珠,也窃笑道:“不仅在座的洪荒大能们会对昊天和瑶池不满,就是广成子等昆仑门人对于晚到的昊天金母也不会有好脸色吧,实在是太托大了,如此开罪大能们和圣人弟子,引起众人的不满,以后少不得众人为难于他们,他们想要治理好天庭,难喽。”

药师点了点头,认可弥勒的看法,弥勒见状,又迟疑问道:“那青阳大师兄晚到,会不会也被洪荒大能们记恨啊?”

“哈哈。”药师低声笑道:“你也不看看这满殿的哪个大能当年不和帝揩一有点恩怨?鲲鹏,冥河,天狗,西王母,镇元子等等,都和帝揩一有过过节,你说他们对青阳大师兄态度如何?”

“鲲鹏不用说,冥河被逼的不敢走出血海,天狗还妄想着吞日吐月,而西王母当年因为女仙之和东王公的事情,与妖族不睦,还有镇元子因红云大仙的事情对于鲲鹏和妖族也是恨之入骨”

弥勒一件件说下去,最后他苦笑道:“这满殿的大能皆是妖族昔年的敌人啊,我现在都怀疑青阳大师兄敢不敢来了。”

“不要说话,盛会要开始了。”药师看着进来的广成子,提醒弥勒道。

弥勒立刻闭口不言,其他弟子和大能们看见广成子进来,也都闭口不谈了,以为广成子就要宣布盛会开始了,却没想到广成子走到玄都**师跟前,拉着玄都**师出去,不知商议什么事情去了。

殿外,广成子将南极仙翁担心的事情说了一遍,就恳求道:“还请大师兄帮着压压截教和西方教的弟子,免得让他人看了我们的笑话。”

玄都**师本不想管这事,但想想这次盛会的目的和太上的交待,也不由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然后,他又突兀的问道:“怎么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还没有来?”

“哼。”广成子冷哼道:“他们就是架子太大了,还想在玉虚宫摆他天帝的威仪,彰显他天帝的存在,他以为他当了天帝,就是帝揩一了?帝揩一当年也不敢在昆仑如此托大啊。”

玄都**师闻言,皱了皱眉,不知如何说是好,确实昊天和瑶池这做法让人不舒服,也很是不智。

但不等他们再商议什么,这时,一个空灵的仙娥声音从天上响起:“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驾到。”

然后,是那漫天的花瓣,还有那鸾驾从天上落下,昊天和瑶池从鸾驾里面携手而出,对玄都**师和广成子笑道:“昊天来迟了,让两位识久等了。”

这识的称呼,当即让广成子和玄都**师目瞪口呆了,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可人家昊天和瑶池已经自顾自走进了玉虚宫,他们急忙也进了玉虚宫,却见此时玉虚宫气氛诡异安静到了极点。

不管是洪荒大能,还是圣人弟子,一个个都不再交谈,都似笑非笑的看着晚到的昊天和瑶池,没有一个人上去和他们交谈,打招呼,就这样盯着二人看,眼中带着轻蔑和不屑,还有那浓浓的嘲讽。

这真是想要装逼的昊天故意到最后压轴,却不想满殿的人都等着看他这个压轴的笑话。(未完待续。)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