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现身昆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咳。”

面对满殿的嘲讽和不屑,也不知昊天是没看见,还是当作没看见,他重重咳嗽一声,然后对着满殿的大能和圣人弟子笑道:“首先多谢诸位前来昆仑,参与此次盛会,昊天在此表示感谢了。”

说着,他脸上带着笑容,还施了一道礼,以表示他的诚意真挚。

但他如此把自己当作主人一样,招待他们这些客人的做法,却让满殿的人面面相觑,他们本以为昊天会因他们的嘲讽不屑的态度而恼羞成怒,甩手而去,却不想昊天居然这样厚脸皮,完全忽略众人的嘲讽,自顾来了这么一招。

西王母瞄了一眼昊天,垂下了眼皮,暗中传音问镇元子道:“大仙,昊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我们这些人是看着他的面子才来的吗?他怎么这样一副主人的作态?要我说那他还真是没这么大的脸面。”

昊天乃是道祖钦封的天帝,但他修为连我们都不如,更是比不上当年的帝俊太一了,手下也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这个天帝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哪里能够约束众仙?治理好天庭?再者,在座的哪个把他放在眼里?”

“嗯,镇元道友说的是,所以我才奇怪昊天如今的举动,他明明知道在座的不怎么理会他,他为何还要摆出这样一副天帝姿态来?”西王母点头附和,说道。

抚了抚长须,镇元子笑道:“这也不足为奇,昊天和瑶池身为道祖童子,也是见识过帝俊太一当年的霸道,在紫宵宫。除了六大圣人和伏羲外,几乎人人都胆寒惧怕那两位,如今他们也如帝俊太一一般,掌管天庭,深居高位,还是道祖钦封。所以,呵呵。”

镇元子笑而不语了,但西王母也瞬间明白了镇元子的含而不说的意思,当即她瞠目结舌,惊讶的看着殿中间的昊天和瑶池,不敢相信道:“不会吧,他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真以为成了天帝天后,获得道祖钦封,掌管了天庭。他们就能够和当年的帝俊太一羲和等人一个地位了?”

“他也不想想,当年帝俊太一可是亿万年打下来的天庭,将洪荒大能一个个打的没了脾气,都龟缩一处残喘度日,就连六大圣人也不去轻易招惹二人,这才有那样的地位,可以说是威压洪荒了。”

“就算我对帝俊太一的霸道很是厌恶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们二人的能力和修为。可他昊天算什么?修为不过初入混元,和在场的大能都没法比。他真以为道祖一句钦封,封赐下来的天帝能够让所有大能心服口服?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当年我被封为女仙之首时,都尽量低调的在西昆仑修行,不敢出去,生怕招惹麻烦,他们倒好。直接来昆仑玉虚宫,在众大能面前摆这个谱,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西王母难得说这么多话,实在是昊天和瑶池这次的做法太过奇葩,让人不吐不快。

镇元子听完。又笑了笑,用眼神示意昊天和瑶池那儿,说:“我们且看着吧,这昊天到底想要干什么。”

“嗯。”西王母点点头,然后也转头看向殿中间的昊天和瑶池。

只见昊天和瑶池向众人施完道礼后,他说道:“此次昆仑盛会,召集各位前来,一是为了商量整肃洪荒,如何将远古五族赶出洪荒;二是昊天初登天帝之位,天庭人手空虚,不知各位哪个愿意上天庭任职,昊天必将重用;三是三千年后,金母的蟠桃园的蟠桃熟了,想要开一个蟠桃会,望各位赏光,到时前去天庭赴蟠桃盛会。”

这完全把自己当作主人的姿态,还有那以权柄和蟠桃为诱惑拉人的话语,让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尤其是被广成子请来主持大会的玄都大法师更是皱紧了眉头,他不悦的暼了一眼身边的广成子,问道:“你请了昊天和瑶池主持大会吗?不然,他们怎么还站在殿中间而不入座?”

广成子忙摇头否认,说道:“大师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昊天是谁,在座的谁能看的上他,我岂会请他来主持如此盛会?”

对于此话,玄都大法师还是相信的,毕竟以昆仑玉虚一脉的骄傲,是绝对看不上昊天的,更不可能请他主持盛会了,那这是昊天自作主张了,那他这是要干什么?

玄都大法师想着更是眉头紧蹙,看着依然在那儿滔滔不绝说着的昊天和含笑不语的瑶池,听了半晌,都是些拉人去天庭的话,说他会怎么怎么重用去天庭任职的人,可是在座的众人无一例外如同看小丑一般看着昊天。

最后,玄都大法师实在是也看不下去了,就对广成子道:“你去让昊天和瑶池入座吧,再让他说下去,不过是徒增笑柄罢了,他真是被迷雾笼罩,昏了头了,做出如此丢人不智之事来。”

“是。”

广成子巴不得把昊天请下去呢,一听玄都大法师发话了,他忙应了,然后赶紧上前指着那空着的位置,板着脸打断昊天说道:“请入座吧。”

这话还有一个请字,还算是客气的了,但昊天看了看,那安排给他的位置却是在西王母和镇元子鲲鹏嫦羲等人的略微下面,不过是和天狗老祖同一等级,他顿了顿,没有入座,而是笑道:“广成师侄,你这位置有点不对吧?”

当即广成子就变了脸色,本来板着僵硬的脸却是涌上了怒气,他喘着粗气,压了压心中的怒火,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会错的,入座吧。”

“这,我是道祖钦封的天帝,主宰洪荒,就算不在主位,怎么还在他人之下?”昊天暼了一眼镇元子等人不满道。

这可是惹出了大祸,不仅鲲鹏冥河眼中冷光闪烁,冷笑连连,就是西王母和镇元子这些温和脾性的人也不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唯一不变脸色的也只有那清冷的嫦羲吧,她依旧清冷的坐那儿,一言不发。

不但大能们变了脸色,而且那些圣人弟子也都不满的窃窃私语,尤其是刚刚昊天那句托大的广成师侄,让众弟子都皱了眉头。

“呵,你还真以为你是帝俊太一了?在座之人都要臣服于你,惧怕你不成?”突兀的一个娇俏的声音冷笑道。

这话让昊天一下子铁青了脸,尽管他把自己看做和帝俊太一一个等级,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天帝永远不可能如当年的帝俊太一一样威压洪荒,可知道归知道,但被人当众说了出来,他就犹如被戳了肺管子,当即炸毛喝道:“谁?谁在说话?”

“是我,通天教主门下碧霄。”一个娇俏女子毫不畏惧的站了起来,也不顾身边的白衣女子的劝阻,冷笑的看着昊天道:“怎么?难道昊天你还敢把我怎么样不成?”

昊天敢怎么样碧霄吗?昊天当然不敢怎么样,谁叫人家背后有通天撑腰呢,他也只得紧握着拳头,凌厉的看着一脸嘲讽的碧霄,眼中好像要喷出火来一般,恨不得烧死眼前嚣张的碧霄。

“呵呵,自不量力,你以为你是天帝,就比的上当年的帝俊太一?”面对怒气蓬勃的昊天,碧霄依旧不惧的和昊天对峙,不让丝毫。

“别说了,碧霄,快坐下来。”旁边的云霄见碧霄如此挖苦昊天,不由劝道。

可这时,不等碧霄回答,突然一阵大笑声从殿外传来:“哈哈哈哈哈,难得,难得,我却是不知各位如此推崇我那去了的父亲和叔父。”

闻得这声音,众人的窃窃私语当即停止,玄女素女更是怔愣住了,而一直清冷的嫦羲也不由顿了顿,鲲鹏冥河天狗更是当即皱了眉,西王母和镇元子对视一眼,疑惑道:“称帝俊太一为父皇叔父的,应该是蓬莱岛的青阳道人吧,他来了?”

镇元子沉吟的点点头,然后和众人一起看向殿外。

没错,萧阳来了,他带着陆压金炎水仙几人从容的踏进玉虚宫,面对众人的审视或者敌意,他微微一笑,对同样站着,不曾坐下的碧霄笑道:“多谢碧霄仙子刚刚的推崇了,我却是没想到我父皇叔父他们去了万年,依然如此得大家的推崇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