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嫦羲一直隐藏的杀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大喝道:“鲲鹏,看轮。”

说着趁鲲鹏愣神看过来之际,他一手将日精轮飞了过去,另一边嘴里念动口诀,青皮葫芦中的飞刀再次如同白光向鲲鹏斩去。

本就被嫦羲纠缠而不能走脱的鲲鹏见日精轮攻来,忙用妖师宫抵挡。

“砰。”

快速旋转的日精轮和妖师宫碰在一起,虽看似势均力敌,但那被日精轮削出的一道深深口子却是说明鲲鹏在这次交手中吃了亏。

今日的萧阳已非万年前的萧阳,虽他的练气修为不过混元中期,不如鲲鹏这混元后期,但他的八九玄功已练到八转后期,肉身修为已是混元后期,世上已少有人敌。

这突然飞转出去的日精轮就是靠着纯粹的力量发出去的,那一直被嫦羲纠缠住的鲲鹏只是突然的应对这飞转过来的日精轮,自然是挡不住的,吃了点小亏。

“咔嚓。”

那妖师宫竟然有拦腰截断的可能,鲲鹏见势不妙,忙收起妖师宫,又挡了下攻过来的嫦羲,然后就要化鹏逃走。

就在这时,那空中的白色刀光就要定住鲲鹏,毫不犹豫的向鲲鹏斩去,但好似鲲鹏身上有法宝护身,他身上光芒一闪,那白光就无法定住鲲鹏,刀光更是被鲲鹏轻松的躲开。

可虽如此,他也再次被嫦羲纠缠上来,无法逃脱。

萧阳也飞身上来,亲身下场。

他知道自己练气修为比不得鲲鹏,所以他暴力的变成巨大的肌肉男,然后只使用拳头不时的攻击被嫦羲缠住的鲲鹏。

面对一混元圆满的嫦羲,再加上一个肉身八转后期的萧阳,这二人的围攻,鲲鹏也不过坚持了三四个来回,就被萧阳的拳头打中,倒飞了出去,但他依旧没有吐血或者受重伤的迹象,显然是因为他身上的护身法宝。

倒飞出去的鲲鹏站稳了脚跟,盯着对面的白衣女仙和肌肉男子,脸庞扭曲了一瞬,含恨道:“当年之事我没有错,妖族本来就没落了,我可不想跟着陪葬,你们为何到现在还跟我过不去?”

萧阳冷笑道:“我们为什么跟你过不去,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身上的护身之宝就是河图洛书吧,呵呵,交出河图洛书,或许我看在你对妖族的亿万年贡献,能饶你一命。”

就这样交出河图洛书,鲲鹏当然是不甘心的,他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萧阳和依旧冰冷着脸的嫦羲,知道自己也已经无路可退,要么交出河图洛书,要么被嫦羲和萧阳围攻致死。

这个场景是如此熟悉,一下子勾起了当年他的痛苦回忆。

他勾起嘴角,自嘲的呢喃道:“又是这样,当年被帝俊太一围攻,被迫上了招妖幡,如今又被青阳和嫦羲围攻,难道我又要妥协吗?”

“不,反正我的魂魄不全,大道之路已经断绝,修为不得寸进,那要死就一起死。”

鲲鹏咬牙切齿的有了决定,就要冲过去和萧阳嫦羲再次交手,然后自爆以拖萧阳和嫦羲下水,来一个同归于尽。

但萧阳和嫦羲见状不对,鲲鹏明知不是对手,却还勇猛迎面上前,想来定是有其他手段,所以他们飞速向后退。

“想走,晚了,哈哈哈,要死一起死。”

鲲鹏疯狂的大嚷着,这话让萧阳和嫦羲更是飞快急退,可等来的不是鲲鹏的自爆,而是鲲鹏嚣张的大笑以及无尽的嘲讽。

“哈哈哈,嫦羲青阳原来你们也怕死的,那鲲鹏就此告辞,来日方长。”

说着,鲲鹏就已经化鹏而走,萧阳不由神情凝重肃然,眼中喷火,盯着那已经远去的鲲鹏,自语道:“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找出来。”

嫦羲闻言,淡声道:“他跑不了的,我在他身上留了手段,一般白天察觉不到,到了晚上,太阴星出来,我们就能找到他了,先找个地方打坐吧。”

说完,她已经在一座山林里落下云头,寻摸了一片绿草地盘坐了下来,萧阳也跟了下来,收起了八九玄功,成了寻常模样,随之坐了下来。

他看着闭目冰冷的嫦羲,想起了去了的羲和,同根同源的两姐妹,一个暴烈如火,一个清冷似冰,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矛盾的是出自一体,这让萧阳感到万分疑惑。

于是,他笑问道:“嫦羲姨母,可真是奇怪,你和我母后真不一样,脾性一点都不像。”

嫦羲没有睁开眼,冷淡道:“我和姐姐虽出于一体,同根同源,但我是阴极而生,她是阳极而生,本就是阴阳对立又互相调和,如何能一样?”

萧阳听的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哪里奇怪,只觉得别扭,羲和为阳极,嫦羲为阴极,还互相调和,怎么听都觉得像姐妹拉拉一样。

摇摇头,萧阳将这胡思乱想丢开,自己尴尬的摸了摸下巴,又无话找话的问道:“嫦羲姨母为何那样一直看不顺眼我父亲和我们这些侄儿?”

“因为我和羲和姐姐同根同源,但又对立调和,修行之法完全不同,我为阴,她为阳,只到我俩姐妹都到混元圆满之时,再合为一体,阴阳交汇,就能双双成就混元大罗。”

说着,她睁开了眼,不快道:“但是,帝俊出现了,他和姐姐结为道侣,然后姐姐离开了月宫,这是她的选择我无权干涉,可我的修行道路被生生的掐断了,羲和姐姐有了道侣,再也不可能和我合为一体,她自己的道路也被堵死,断人大道,我没有找帝俊太一拼命已是客气的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这说的,萧阳更是尴尬了,他怎么越听越觉得他父亲帝俊是从一对拉拉中抢走羲和,引来另一人的仇恨不满了。

“更让我不满的是,哼,羲和姐姐居然浪费本源孕育你们十金乌出来,让自己亏损,以至于修为不得突破,甚至还低于我这个妹妹,实在是让我无法理解。”

“所以姨母不喜我们兄弟和父亲叔父?”萧阳点点头,问道。

“是,我的前方道路已被堵死,混元圆满已是极限了,除非我能够阴极阳生,自身圆满,否则只能枯坐月宫,静等末劫了。”

嫦羲顿了顿,又道:“今日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告诉你,我很不喜你们兄弟,没事别去月宫找我,否则一看到你和陆压,我就会想起羲和姐姐,想起帝俊,想起我这断了的大道之路,或许我一个控制不住,就动手了结你和陆压了,这也说不定。”

她说的那么缓慢,字字清晰,萧阳却觉得脊骨发凉,突然觉得自己很是幸运,他在月宫闭关两千年,嫦羲也没理会他,不然被杀了,也是不知找谁。

所以,此时萧阳不自觉的就离嫦羲远了点,也不敢说话,直等夜晚来临,太阴星出现。(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