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河图洛书到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夜里,太阴星如圆盘,高高挂在天上,撒下银白色的月华。

嫦羲伸出手来,聚集了一团银白色的月华,再微微闭目感应,她勾起了嘴角,冷笑道:“鲲鹏没有往北走,回北冥海,而是去了东边,就是去往东海的方向,他在一处停了下来。”

“东海?”萧阳疑惑的重复一句,随即又轻笑道:“这老家伙不会是躲在去往东海的路上,等我回蓬莱时伏击我吧?”

“有可能。”嫦羲严肃道:“但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在路上伏击的不是你,而是回蓬莱的陆压他们。”

闻言,萧阳一怔,立刻脚下生云,一刻也不耽搁的向东海而去,他还真怕陆压等人自投罗网,被鲲鹏得手了。

到时,不说没拿到河图洛书,还要接受鲲鹏的要挟,那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见状,嫦羲也一言不发的跟上去,手中托着那团月华,不断的闭目感应,最后在一处山林她发现了鲲鹏。

于是,她唤住焦虑担忧的萧阳,指着一座山林的洞府,说:“就在这儿。”

“嗯。”萧阳轻点头,然后手中抛出青皮葫芦,召唤出斩仙飞刀,让斩仙飞刀停留在洞口上空,他这才嚷道:“鲲鹏,你出来,我们找来了,你不必再躲躲藏藏了。”

洞府里正沐浴在月光中打坐的鲲鹏听到这声音一愣,他还真没想到这么快萧阳和嫦羲就追来了。

突然他看着照在身上的月光,不由懊恼的拍了拍头,苦笑道:“大意了,嫦羲身为月宫之主,对这太阴星的掌控早已细致入微了,我吸收月华,这就相当于暴露了行踪,难怪嫦羲他们这么快就找来了。”

“只可惜,这次还没等到陆压他们回蓬莱,不然,有陆压他们在手上,也不必躲藏了!”

正想着,外面又传来萧阳叫嚷的声音。

“鲲鹏,你出来吧,交出河图洛书,我不会要你的性命,再者,你要是自爆拼命,我也承受不住,你说是吧?”

“呵呵。”鲲鹏轻笑,自语道:“躲是躲不过了,这小子说的也对,他们也不会逼的我自爆,然后同归于尽的,我也不必怕他们,大不了一死。再者,就算真身死了,在北海我也早有所准备。”

自语完,他就缓慢的从洞府里走出来,果然见嫦羲和萧阳在空中盯着洞口,他正要腾云上前,说些什么,突然一道白光就突兀的向他的脖颈斩去。

这道白光一闪而过,落下的不是鲲鹏的头颅,而是鲲鹏的下半,身。

原来鲲鹏已腾云在半空中,那道白光顿时偏差了,未曾斩到鲲鹏的脖颈上,而是直接来了一个腰斩。

“噗。”

鲲鹏吐出一口鲜血,厉眼瞪着此时冷漠的萧阳,他冷笑道:“果然是帝俊的儿子,说一套做一套,阴险狡诈,给你,你要的河图洛书。”

说着,他抛出了三件事物,一图一书还有他那被斩下的下半,身。

萧阳正要欣喜的飞身上前接住河图洛书,但嫦羲却脸色一变,一把拉住了他,不顾一切的飞快倒退,直接远远离开了这座山林。

“轰。”

一声巨响,他们再远远望去,只见原地之前的山林已经消失不见了,完全烟消云散了。

“鲲鹏将他那被斩下的一半身体自爆了。”嫦羲看着空空如野的地方,解释道。

萧阳蓦地睁大了眼,这才明白了为何嫦羲刚刚拉住他就跑了,他眯眼笑道:“鲲鹏够狠的啊,刚刚他也在场,如此自爆,他岂不是也躲之不及,他也要死了。”

“没有。”嫦羲道:“那一瞬间,他就化鹏逃了。”

“嗯。”

萧阳点点头,他想鲲鹏也不会自己作死,真的赌命和他们同归于尽,那这样牺牲已经废了的下半,身来逃命,这是最为划算的了。

但扔出的河图洛书不知有没有损坏?这两样东西可是关乎他的全盘谋划,没有它们,以后他可就要如鲲鹏一般,做好东躲西藏的准备了。

想到这里,他不曾耽搁,腾云来到刚刚的山林之地,如今的一片焦土。

萧阳不曾关注那一片焦土,只欣喜的看着飘在半空中的河图洛书,他飞身上前,将它们收了起来,然后略微催动,闭目感应一番,这才真正的放下了提着的心,舒了一口气,笑道:“还好,河图洛书没事,完好无缺。”

身后的嫦羲正对着下面的焦土撒下无尽的月华,闻言,她说道:“河图洛书如何会有所损坏?你想多了,当年巫妖之战十一祖巫纷纷在周天星斗大阵中自爆,河图洛书都未曾有丝毫损坏,更何况只是鲲鹏的一半身体?”

“哈哈。”萧阳打量着手中的河图洛书,轻松笑道:“是我杞人忧天了,不过河图洛书对我实在太重要了,以后我和陆压能不能在洪荒自保,就要靠这河图洛书可。”

“哦?你怎么如此说?接引准提不会保你吗?还有女娲扶桑他们?最不济还有白虎神君吧?”嫦羲再次挥手撒下月华,闻言,不由问道。

萧阳摇头苦笑道:“接引准提当年为何收我为徒,是傻子都知道,他们一是看重我的跟脚资质,二是我的妖族大太子的身份,他们想要干什么,我最清楚不过了,不过是想要借我的名义召集妖族旧部,壮大西方教罢了。”

“但巫妖战后,我不曾回须弥山,在太阳宫闭关两千年,所以他们等不及了,派遣天狗来查探,如今天狗已被我所杀,恐怕他们也已经知道了,只是此时无法脱身罢了,这才没有寻来。以后就说不定了,我可能不是被废修为,逐出师门,就是被禁闭在须弥山,不见天日了。”

“所以你需要河图洛书,需要周天星辰,下一步你还会召集妖族旧部,你要布置周天星斗大阵以对抗他们?”嫦羲又问道。

“是。”萧阳干脆的笑着应了,“女娲靠不住,我也不指望她;扶桑其实只是和我父亲叔父做了个交易罢了,如今交易早已结束,他未必会为了我和陆压对上准提接引;而白虎神君,他虽看重我,但如今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等五族失败后,我想他就要被逼隐退吧。”

“所以,呼。”萧阳笑道:“所以,我要靠自己争出一条路来,我此次出关就是为此做了充分准备,成则生,败则亡。”

听完,嫦羲沉默许久,然后再向下面的焦土撒下一片月华,她才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顺着准提接引的意思,召集妖族旧部,完全投入西方教?那样你就有两个坚硬的靠山,而不必如此苦苦挣扎。”

“为什么?”萧阳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河图洛书,苦笑道:“当年我错了一次,为了保命,自私的躲入了须弥山,伤透了母后的心,我就绝不能再错一次,被当作木偶一般被人摆弄,将忠心耿耿的妖族旧部转手送入西方教,如同出卖他们来换的自身的保障,绝不能再错了。”

闻言,嫦羲不再多言此话题,她最后一次向下面的焦土撒下月华,转身就走,说道:“既然鲲鹏选择自爆逃脱,可能他没抓到陆压等人吧,那他们应该还在昆仑山,我们回去吧。”

“嗯。”

萧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经过嫦羲不断撒下月华,重新又有了些生气的焦土,转身跟在嫦羲后面,往昆仑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