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两教之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昆仑山。

仙境圣地没有夜晚之说,外面已是黑夜,但这昆仑玉虚宫依旧是亮如白昼。

此时,本在大殿中的众人却是都在玉虚宫外,他们依旧按照殿内的摆设位置所坐,只不过此时他们眼睛都紧盯着那中间的呼喝相斗的两人,议论纷纷。

西王母对镇元子笑道:“大仙,这截教弟子真不愧是通天圣人教出来的,居然敢在这么多人的面,提出和阐教,西方教比试的提议,我想麒麟崖下的元始圣人恐怕会很是恼怒了吧。”

镇元子闻言,也抚须笑道:“天尊恼怒是肯定的,不过也是这些截教弟子太过无礼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怎容的他们如此撒野?”

说完,她和镇元子就看向场上争斗的一男一女,这男子是那十二金仙的太乙真人,而那女子却是那截教女仙自称石矶娘娘,也是一位得力女仙,二人正打的难分难解。

只见太乙真人火尖枪不断刺出,枪枪刺向石矶娘娘的要害,从脖颈,心脏,再到腹部,完全没留丝毫余地,就像这不是寻常比斗,而是一场生死搏杀一样。

太乙真人之所以如此不留余地,是因为他愤恨这些截教之人太过猖狂,本来来与会之人都在好好的交流道法神通。但那截教之人居然要求比斗,以分出个强弱胜负。说是为了三百年后与五族争斗做准备。

这样有了强弱之分,那三百年以后与五族高手争斗。就能够有针对性的派出正确人选与之比斗,这样胜的机会更多,不然,将来不仅枉送他人性命,还有可能败了这场争斗。

虽截教说的有理,让人无可反驳,但广成子等玉虚宫门人却是恨得咬牙切齿,他们明白这比斗是假,示威挑衅是真。

对于截教之人的挑衅和蔑视。就算玄都大法师居中调解,暗中弹压,也丝毫没有用处,他们一口咬定是为了三百年后的争斗做准备。

而多宝道人又因当年元始天尊对截教弟子的不喜,甚至有要驱逐截教众弟子的心思,心中早有不满,所以他此时老神在在的,并不管束截教弟子,任由他们闹腾。

自然。玉虚一脉见状,本就积压的怒火立即爆发了,应了这截教的挑衅,在玉虚宫外摆下了场子。然后就大殿之人都移到殿外,观看这场争斗。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这太乙真人和石矶娘娘,二人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废话,你来我往的攻击。

面对太乙真人的火尖枪枪枪致命的攻击。石矶娘娘躲闪了几次,往后退了开来。然后冷笑一声,展开了一块洁白柔软的云帕,手指一指,那柔软云帕就不断变大,将再次攻来的火尖枪的枪尖完全包裹住。

不管多么锋锐的枪尖,被这云帕包裹住,就如同进入棉花云朵中,无论施了多少法力,也无丝毫用处,进不得退不得。

紧握住火尖枪的太乙真人不由咬牙切齿,不管他用多大的法力,但就是无法动弹丝毫。

石矶娘娘见状,轻笑道:“怎么?这火尖枪你想拿回去?那就给你吧。”

说完,她一收云帕,太乙真人不由自主的紧退了几步,他还想持枪刺去,但他刚刚明显已经输了一招,玄都大法师不可能看着他们真正的生死比斗,于是他上场拦住了太乙真人,道:“太乙师弟,你下去吧。”

太乙依旧不甘心的瞪了石矶娘娘一眼,他咬牙问道:“道友在哪里修行?”

石矶娘娘暼了他一眼,笑道:“怎么?还想上门寻仇不成?”

太乙真人闻言不语,直盯着他等待她的回答。

石矶娘娘轻蔑笑道:“寻仇我也不怕,骷髅山白骨洞就是我的洞府,有本事你就尽管来。”

说完,她就转身回了截教阵营,对于愤怒的太乙真人不屑一顾。

“哼。”太乙真人眼睛喷火的盯着石矶娘娘的背影,暗道:“这因果我们结下了。”然后,他亦转身一言不发的回到阐教阵营。

对于太乙真人败于石矶娘娘,截教众人自是欢欣鼓舞的,一个个对着阐教广成子等人指指点点,取笑不已,尤其是碧霄,她斜视阐教众人,不屑道:“如此无用,怎么有脸号称十二金仙?”又转头对云霄道:“姐姐,我也上场去玩玩,你且看着。”

说完,也不等云霄开口同意,她就飘身来到场中间,手中拿着一把大剪,“咔嚓”“咔嚓”的试用了几下,对广成子等人笑道:“阐教众人可有道友与我比斗?”

广成子等人本来就对太乙真人的斗败而感觉颜面扫地,如今又听碧霄的挑衅之语,他们更是怒火攻心,当即就有数人要冲上前去,但最后还是慈航道人争取到了此次的出战。

慈航道人来到场中间,看着对面耍着大剪的碧霄,微笑道:“碧霄仙子,修行者还是莫要过于猖狂才好,不然,哼,妄结因果,终有一日,会有果报的。”

“废话说完了?”碧霄笑道:“那就开始吧。”

但二人都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在对峙,好似都在寻找弱点,想着一击即中,将对手击败。

在一边观战的金炎看着对峙的二人,问道:“陆压叔父,你说这场争斗谁会赢?依然是截教?还是阐教?”

陆压此时心不在焉的,他还在担心着去追鲲鹏天狗等人的萧阳嫦羲,听问,他才回过神来,“啊?什么?”

然后,他反应过来,随意的扫了一眼对峙的碧霄和慈航,笑道:“谁赢都不是赢,这因果可是结大了。”

“是啊,这因果可是结大了。”

突然,萧阳的声音响起,附和了陆压一句,陆压立即惊喜的转头看去,叫道:“大哥,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然后,萧阳坐回了座位,对对面也归座的嫦羲点点头,悄声叮嘱道:“有什么事情,回蓬莱再说,这里不方便。”

陆压一怔,只好把到嘴边的询问咽了下去,重重点头,“知道了,大哥。”

萧阳给自己倒了杯水酒,抿了抿,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上的碧霄和慈航道人,再扫了一眼人多势众的截教众人和愤愤不平的阐教众人,他自语道:“这因果可是结大了,两教之争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天庭封神只是两教最终爆发的导火索,就如同当年后羿射日一样,是巫妖之战的导火索。”(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