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离开昆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南明火山。

计蒙离开后,刑天这才相信孔宣并没有邀请妖族,轻哼一声,放松了刚刚绷紧的身体,心里念头急转,不经意的问道:“你刚刚说的什么暗处的东西,什么让青阳藏好了,这是什么意思?藏好什么?”

“是啊,我也很好奇,不知孔宣大太子能不能告知呢?”在一旁静坐的囚牛也笑着附和道。

孔宣暼了他们一眼,又和凤玲珑相视一笑,敷衍道:“那不过是我随意猜测的而已,各位不必当真。”

但真的能不当真吗?这可是关于萧阳暗处留的手段底牌,和萧阳早有过节和仇怨的龙族与巫族怎么可能不重视?

但见孔宣没有要告知他们的意思,他们也只好作罢,但心里对萧阳的警惕也提到了最高,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萧阳暗地里算计了。

……

昆仑,玉虚宫。

场上争斗中的秀雅男子和碧衣女子有来有往的攻击,不时闪烁着玉清神雷和上清神雷,争斗激烈,萧阳却只盯着那碧霄手里的金蛟剪看。

“大哥也认为那碧霄手中的金蛟剪威力奇大?”陆压见状,笑问道。

萧阳点头道:“是,金蛟剪是通天教主所炼,材料更是远古横死的大罗圆满的金蛟,就可预料它的威力了,怕就是普通的混元初期修士,都要避其锋芒。”

“大哥所说不错。”陆压笑道:“我在洪荒游历,也听说了这金蛟剪的威名,好像是说云霄凭借三仙岛三宝,混元金斗,金蛟剪,九曲黄河阵将一名混元大能困在阵中,活活的被混元金斗削去了道行修为,最后被金蛟剪一剪两段,魂飞魄散了。”

“这件事情在洪荒广为流传,大振截教之威风,也让三霄娘娘的威名传颂于洪荒。”

陆压说着说着,略微有些感慨道:“按如今的圣人教派弟子实力来算,截教可谓是最为强大了,弟子众多,多宝无当,金灵龟灵,赵公明,三霄等等,这些都是亲传弟子和入门弟子,还有那无数的记名弟子,从妖族叛离的不记名弟子,可谓是颇有万仙来朝的征兆气势。”

“万仙来朝?”

呵呵,可不就是万仙来朝,可惜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最让人嫉恨,也最容易滋养门下弟子的骄狂自大,以至于埋下祸根。

到最后,封神之战时,五大圣人合起伙来坑害通天,由于门下弟子过度的自大,以至于听不进去通天的警告,而妄自下山进入人家设下的圈套之中,枉送了性命。

最终,兴盛无比的截教也如上古巫妖和远古五族一般,兴盛一时就销声匿迹了,只流传下那万仙来朝的壮观和无数传说,供后人遐想。

想到此,萧阳也不由有些感慨,笑道:“人哪,往往都是在最得意的时候最为骄狂,也最容易被人坑害,切记,无数事实都告诉我们,极致的辉煌往往是短暂的,它终将成为过去,莫要沉迷于其中而妄自尊大。”

“是,大哥说的对。”陆压凝眉道:“巫妖当年何等辉煌?掌天管地,圣人也要退避三舍,可惜最终逃不过衰败的结果。”

说完,陆压又怔愣住了,显然他又是想起了当年妖族辉煌之时,他在天庭的日子了,那可谓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嚣张肆意。

再对比如今的处处小心谨慎,阴谋算计,甚至被仇家惦念追杀,被圣人压的喘不过气来,妖族复兴艰难无望等等,陆压也不由有些惆怅怀念了。

萧阳暼了他一眼,摇摇头不曾打扰他,毕竟每个人都会怀念那段嚣张肆意的生活,就如前生的青春情怀,无数人悼念那逝去的青葱岁月。

可惜,萧阳在洪荒没有那样的青春,没有那样肆意过,他从一开始就如同走在钢丝上一样战战兢兢,努力修炼,时时刻刻谨慎小心,不敢有丝毫懈怠。

过去没有肆意过,那以后可以吗?

萧阳微微勾起嘴角,摸了摸袖中的河图洛书,这就是他以后肆意的保障了。

他再看了一眼那比斗中的慈航和碧霄,就起身道:“碧霄要胜了,我们走吧,回蓬莱,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话毕,那碧霄大喝了一声,手中的金蛟剪瞅准时机就发了出去,瞬间就从慈航道人身上剪下了一块道袍,显然这场慈航道人输了。

这大喝声也惊醒了沉浸在回忆的陆压,蓦然惊醒的陆压疑惑的看了一眼已经分了胜负的碧霄个慈航,再看看起身的萧阳,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应和道:“哦,那走吧。”

说着,陆压和金炎水仙也起了身,跟在萧阳身后,一行人趁他人都注意着分出胜负的慈航和碧霄,就悄然无声的离座了。

同时,对面一直注意他们的玄女和月儿对视一眼,也跟着起了身,和嫦羲说了一声,就追来了。

而西方教那儿的弥勒药师见状,相视一眼,也起了身,同样追之而来。

昆仑山山门前,萧阳陆压一行人乘云刚刚出来,就要加快云步回蓬莱,就听见后面的呼唤声:“父亲,父亲。”

萧阳回头一看,见是月儿和玄女,不由停下云步,等了片刻。

“父亲怎么不和女儿打个招呼就匆匆离去?”月儿来到萧阳身边,行了礼,颇有些怨气的说道:“三千年来也不曾去月宫看看我们姐妹,父亲在做什么?”

萧阳摇摇头不答,他摸了摸月儿的头,一一给她介绍道:“这是你大哥金炎,这是你叔父陆压,这是你水仙姑姑。”

月儿笑着一一行了礼,又笑道:“这次来昆仑最大的收获就是见到父亲了,我想月宫里的姐妹听说我见到父亲,肯定羡慕坏了。”

她说的高兴,满脸是笑容,但萧阳心里却无言的涌出一抹愧疚和辛酸,叹道:“我很忙,没时间去月宫,嫦羲姨母也并不欢迎我,所以忽略你们了,等父亲我上了天庭,入主紫微星,你们要是在月宫闷了,可以去那儿散散心。”

有了此承诺,月儿比得到什么都高兴,她欢喜的点点头,然后拉过身后的玄女,给萧阳介绍道:“这是西昆仑的玄女”

不等她说完,萧阳伸手打断了她,笑看着眉眼依旧锋利,只是此时更显沉默的玄女,他说:“一万年不见,久违了,玄女。”

久违了,又是这三个字,第二次见面离第一次有几千年,他说的也是这三个字,久违了。

如今,又是万年过去,久违了这三个字再次响在耳边,那这次见面,是不是离下一次见面又要隔一个几千上万年?

想到此,玄女有些惶恐,她怔怔地看着萧阳,嘴唇微抿,如万年前一般,也说:“久违了,青阳上人。”(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