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人妖殊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进来吧。  ?  ”萧阳笑道。

“吱呀”一声,殿门开了。

然后,月儿领着她十一个妹妹和瑶歼了进来,她们施了礼,各自找了位置落座后,月儿道:“父亲,怎么大哥他们没有来天庭?”

萧阳笑道:“金炎他们要留在蓬莱岛,所以没让他们上来,以后会将他叫上来的,哦,对了,你们什么时候来紫薇宫的?还碰上了瑶姬公主?”

“百年前一听说父亲上了天庭,我就和妹妹们还有**姐姐请示了嫦羲宫主,然后就来了紫薇宫,不过还是晚了一步,我们来时父亲和叔父已经走了。”月儿道:“幸好碰到了瑶姬公主,不然,我们怕是紫薇宫大门都进不了,被那些守宫人驱赶走了。”

“哦,这样啊,那确实要谢谢瑶姬公主了。”萧阳对瑶姬笑道。

瑶姬曳道:“不用谢了,你刚刚夸奖我像玄女姐姐就是最好的谢礼了。”

“怎么,你很崇拜玄女?”萧阳有些意外,见她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不由问道:“为什么?”

立时瑶姬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崇拜和沮丧,她说:“我也不过见过玄女姐姐几次,不过每次我见她,她总是那样刚毅,那样的有自己的决定和坚持,不像我,什么都要听我哥哥的吩咐,乖乖待在天庭做我的瑶姬公主,别说坚定自己的决定和坚持了,我连自己要决定什么,坚持什么都不知道。”

“哈。”

萧阳闻言不由垂忍笑,这瑶姬现在就如一个被惯坏的女孩子,想着独立自主,想着摆脱昊天和瑶池的控制,或许与杨天佑那事情,除了情劫之外,还有可能她和杨天佑的爱情是她的第一个决定,她的唯一找到的坚持,所以她才那么坚持,那么刚硬,不惜用死和昊天斗争,来证明自己的决定和坚持是对的。

“怎么,很好笑吗?”瑶姬见萧阳闷笑,不悦道:“大帝,有那么好笑吗?”

“不是。”萧阳忍笑道:“你知道玄女是怎样从一个活泼的女子成了如今锋利又睿智的九天玄女娘娘吗?”

“不知道。”瑶姬想了想,说道:“但我想肯定是经过了许多痛苦吧。”

“是啊。”萧阳点头道:“每个人的蜕变都是痛苦的,而想要有自己的决定和坚持,更是要经历更多的痛苦和煎熬。”

“我不懂,那玄女姐姐经历了什么?”瑶姬道。

萧阳当然没有兴趣把玄女的事情当故事说给十三个女子听,况且玄女的事情和蜕变,几乎都是因他而起的,是他传了玄女道法,成就了她,也是他抓走了后羿,让她经历了无数磨难,艰难的蜕变。

所以,萧阳笑道:“玄女经历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你们直接去问玄女好了。”

但瑶姬月儿她们已经有了兴趣,自是不罢休,一个个要求着萧阳给她们讲讲玄女的故事,

“哎?玄女**呢?她们去哪儿了?”萧阳见机赶紧岔话道。

“我见她们还都在外面,不知道在聊什么。”月儿回道。

“那我有事找玄女,这就走了,你们可以在紫薇宫到处逛逛,也可以让瑶姬公主带着你们在天庭逛逛,这里总比待在清冷的月宫好些。”

说完,萧阳就离开了大殿,去寻玄女了,他要给她一个答复,他和她或许真的不合适。

她是人,是守护人族的玄女娘娘。

而他却是妖,是屠戮了亿万人族的妖族天帝之子。

人妖殊途,如何能结为道侣?

所以,他在一凉亭那寻到了玄女**,正要过去,和她说个清楚明白,却没想到他耳朵动了动,听见**失态的大嚷道:“玄女,你清醒清醒些,你也明知道你是人,他是妖族大太子,你刚刚也告诉我你这一百年在妖族大军中,不止一次心里充满了强烈的杀意,那你为什么还要死抓着他不放啊?这样让自己痛苦是为什么啊?”

立时,萧阳随即隐了身形,躲在了暗处,他也不知怎么的,下意识的如此做了,或许他不想现身打断她们,他也想听听玄女是怎么说的,她的态度是怎样的。

面对**的质问,玄女呆愣的看着那又圆又亮的太阴星,她道:“你刚刚和我说了月宫中嫦娥纯狐姐姐和后羿大巫的事情,纯狐姐姐是妖族,后羿大巫是巫族,巫妖为死仇,你知道为什么纯狐姐姐会喜欢后羿大巫吗?你问过纯狐姐姐吗?”

顿时,**沉默了,她问过纯狐吗?她问过,纯狐告诉她:“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让你不顾一切,甚至疯狂的背叛了种族,自私的让人指,这种爱恋往往没有好下场,就如我现在这样受聚磨。”

“如今,我也如纯狐姐姐一般,千万年的思念,让我犹如鱼儿陷入了一张网中,挣脱不得,挣脱不得。”玄女苦笑道。

**不知该如何劝她了,她这次来此,本是听了纯狐的话,不想最后玄女也落得一个如纯狐一般的凄惨下场,她想带玄女离开萧阳的身边,和她一起回月宫,让她忘了萧阳。

却没想到玄女拒绝了她的好意,玄女还傻笑的告诉她,萧阳对她有回复了,说:“他告诉我,总有一天,他会给我一个答复的,我要等这一天。”

如今,再听玄女这般挣扎苦涩之语,**彻底无话可劝她了,沉默半晌,她才道:“就算你接下来,被族人唾骂,被人族视之为叛徒,你也无怨无悔?”

“怨?悔?不!”玄女道:“就是我立刻要下九幽,沉沦魔渊,我也不怨不悔!”

**无言以对,叹息一声,她陪着玄女看着天庭上的那轮更亮更大的太阴星,沉默许久,她问道:“你为什么那么爱慕青阳上人?他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做?毕竟人妖殊途。”

“以前只有一点点想念和倾慕崇拜,经过千万年的不停想念和念叨,这就成了习惯,心里就总是他了,要说我倾慕他哪点,呵,我也不知道。”玄女勾起嘴角自嘲道。

闻言,**不再问了,也不再劝了,玄女已经失去了理智,就如当年的纯狐一样,既疯狂又自私,根本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隐身在一旁的萧阳听完了二人的对话,他不知道玄女居然爱的如此深沉,如此不可自拔。

他芋中的玄女除了年少时的活泼开朗,就只剩下那种锋利霸道,睿智识时务,却不想她还有这样脆弱又疯狂的一面。

千万年的想念如同野草一般生长,让想念滋生爱意,让人不再顾忌世界的一切,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我依然爱着你。

这是一句肉麻至极的话,前世他看着这句就皱着眉头犹如看到垃圾一样恶心,却没想到人若是能活千万年,这种千万年的想念真的能够使人疯狂。

下九幽,沉沦魔渊,我也无怨无悔!

玄女,记足这句话,萧阳默默重复道。

然后,他悄然的来,悄然的离去了。

他无法再向玄女说个清楚明白,他捂着自己那颗冰冷冰冷了几千上万年的心,居然现它又跳动了,不是那种规律的跳动,而是心动的感觉。

“呵呵。”萧阳自嘲道:“人妖殊途?也未必吧。”(未完待续。)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