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魔帝帝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青丘山。

一股黑烟飘进了山门,来到了青丘这位狐族族长的宫殿,正在闭眼打坐的青丘蓦地睁开了眼,他看着眼前的黑烟,欣喜的露出笑容道:“夕瑶,你回来了?”

那股黑烟慢慢聚成形体,成了一个女子模样,正是魔女夕瑶。

她看着面前由衷高兴的青丘,也笑道:“是的,我回来了。”

然后,她盘坐在青丘对面,曳叹息一声道:“这青阳可真是难缠的紧。”

“什么?这次出去不顺利?”青丘闻言,紧张的握着夕瑶的手,问道。

夕瑶拍了拍他的手,苦笑道:“恐怕计蒙现在已经暴露了,甚至有可能青阳会顺藤摸瓜的找到青丘山,青丘,你要做好准备了。”

青丘听了又是一惊,但想想又面显无奈道:“自从知道你是从魔渊回来,那几位也在魔渊里复活,你还听命于他们,我就知道青阳迟早会找来青丘山,我早已经做好准备了,大不了我跟随你堕入魔渊罢了。”

“这倒不用。”夕瑶道:“青丘,别胡说了,魔渊是个炼狱,我一个人深陷其中,已经够了,我不想你也陷入。”

“可是哪天你总要离开我,回到魔渊,那我该怎么办?”青丘闷声道。

“回去?是啊,我总要回去的,但就算如此,我宁愿残忍的留你一个人在这儿,也不愿你和我一起堕入魔渊,魔渊那个地方太过可怕了,那里没有情,不管是什么情,亲情,爱情,友情,那里都没有,在那里只讲实力。”

说着,夕瑶又突然嘲讽道:“帝克和二人在洪荒情深似海,感天动地,同生死,但在魔渊,他们早已貌合神离,形同陌路了;帝揩一在洪荒兄弟情深,那又如何,但在魔渊,二人也已经翻脸无情,兄弟反目了,一个在魔渊称为魔帝,一个是魔皇,二人在魔渊连年争斗不断。他们都这样了,我无法想象要是青丘你也堕入魔渊,我们二人会变成什么模样。”

“所以,求你,青丘,别说和我一起堕入魔渊的话,那不是无悔的誓言,而是要和我刀兵相见了,你明不明白?”夕瑶带着哽咽哭泣,哀求道。

青丘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道:“魔渊真的那么可怕?帝克和都形同陌路了?帝揩一也反目了?我不信,夕瑶你这是在骗我,你是不想我跟着你去魔渊,这才故意如此说的,是吧?”

这也难怪青丘不信,帝揩一羲和几人在巫妖之战时,三人同生共死,没人能够相信这三人会反目。

但夕瑶却是曳否定道:“我没有必要要骗你,你以为魔渊是什么地方?它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贪嗔痴三毒俱全,而魔渊里的生灵就是吸收这些来修行的,一旦吸收过多负面情绪,他就会癫狂,完全失去本性。”

“帝揩一羲和就是如此,他们为了快修行有成,能够回到洪荒找六大圣人报仇,如今已是迷失了本性,三人不断的生冲突,在冲突中他们之间的情谊已经消散全无了,只剩下共同的敌人洪荒的六大圣人,还有那共同的亲人洪荒的青阳6压。”

“那你呢?”青阳听完,激动的抓着夕瑶的手道:“夕瑶,那你呢?你在魔渊是怎么修行的?你有没有事啊?”

夕瑶安抚他道:“我没事,青丘,我没事,我在魔渊一直靠着吸收痴毒修行,所以我修行越久,只会越来越爱你,青丘,你不用担心我。”

闻言,青丘这才松了口气,放下了提着的心,他生怕哪天夕瑶也和他反目,所以他皱眉道:“夕瑶,你可以不回魔渊吗?魔渊那样危险可怕,你为什么还要回去?”

“不回去?”夕瑶曳道:“这不可能,我是逆派遣来洪荒的,鸿钧道祖合道,逆又陷入了半沉睡半清醒的状态,但他交待了我要听从帝揩一羲和的差遣,还在我身下下了某种魔咒,只要我违背他的命令,立即魂飞魄散,所以帝揩一羲和一旦召我回去,我必须回去。”

“你还知道你身上有逆下的魔咒啊?我以为你和青丘缠绵的都快要忘记了呢?”

突然一个阴冷嘲讽的声音在殿内响起,青丘慌忙把夕瑶护在身后,四顾周围,喝道:“是谁?你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夕瑶拨开护着她的青丘,不去看青丘疑惑的神情,自顾的从身上抛出一柄纯黑色的魔镜。

魔镜漂在半空中,然后黑光一闪,里面出现了一个着黑色帝服,双唇紫黑的邪魅男子,他冷眼看着夕瑶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魔帝,青阳大太子恐怕已经有所怀疑了,计蒙暴露了。”夕瑶恭声道。

而旁边的青丘听了夕瑶对镜中男子的称呼,不由睁大了眼,仔细打量着那邪魅男子,不敢相信的道:“你是帝俊?你是帝俊!”

帝俊变化太大了,太大了,大的青丘都不敢认了,那个当年天庭高高在上,威压洪荒的男子如今成了镜中的邪魅之人,不再有当年的温和儒雅和深不可测的微笑,取代的是阴鸷无比的脸庞和时不时的冷笑。

帝葵青丘那不敢置信的表情,冷哼一声不理会他,只质问夕瑶道:“计蒙怎么会暴露了?他辅助青阳完成了周天星斗大阵的布置了吗?”

“计蒙任务是完成了,周天星斗大阵也已经布置好了。”夕瑶回道:“但不知怎么青阳怀疑上了计蒙,不仅命6压紧紧盯着计蒙,还让天地灵猴六耳猕猴偷听,夕瑶一个不防备,被六耳猕猴听到了只言片语,怕计蒙如今已经被青阳捉拿了,我现在就怕计蒙会说出魔帝陛下您的踪迹,引青阳来到青丘山,那时,夕瑶请魔帝陛下示下,夕瑶该如何做?”

“既然周天星斗大阵已经完成,你为什么不杀了计蒙灭口?那你就不必担心青阳找到青丘山了。”帝夸笑问道。

夕瑶面无表情道:“计蒙是魔帝陛下的忠心下属,夕瑶不敢擅作主张,请魔帝陛下孙,要是魔帝陛下觉得计蒙已无用,除去他也无妨的话,夕瑶不介意多走一趟天庭。”

说完,夕瑶就要收起魔镜,转身就走,但魔镜中的帝胯止她道:“不必了,计蒙留着还有用。”

“是,那青阳要是来了青丘山,夕瑶该如何做?”夕瑶再次问道。

“如何做?哈哈哈。”帝俊大笑道:“他让你如何做,你就如何做就是,只一点,别告诉他魔渊的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魔渊的事情。”

“是,夕瑶知道了。”

然后,帝骏渐消失在魔镜之中,夕瑶收起空中的魔镜,对仍然震惊不敢相信的青丘道:“看见了吧,这就是当年的天帝帝俊,如今的魔渊魔帝!”(未完待续。)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