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五十步笑百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薇宫。

萧阳从计蒙的态度话语中隐隐猜到了他身后的人究竟是谁,但他还是需要事实来佐证这个猜测,所以他来回踱步几次,就心里有了决定,他要去青丘山,找到那个女子,问一个清楚明白。

于是,他吩咐六耳道:“你密切注意计蒙的动静,我出去一趟,有人来找我,就拦下他们。”

“是,大太子。”

六耳恭声应了,然后,萧阳点点头,就往青丘山而去。

……

青丘山。

青丘许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依旧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夕瑶,再次确认道:“刚刚的那人是帝俊?”

“是,他是帝俊!”夕瑶冷漠道:“一个曾经的天帝,如今的魔帝。”

闻言,青丘久久无言。

而帝俊太一羲和他们已经中毒太深,无可救药了,除非大仇得报,又有至亲之人劝解开导,帮忙驱除贪嗔痴三毒,这才有可能恢复正常。”

“但一旦完全驱除这三毒,那三人的修为就会烟消云散,再次变得无比弱小,所以依据帝俊太一羲和三人的性格,他们是不可能让自己变得弱小的,不可能让自己成为自己眼中的蝼蚁之辈。”

“所以,所以帝俊太一羲和很可能一直就是这样了,无法挽回了?”青丘接话问道。

夕瑶点了点头,默认了,然后她激动道:“正因为他们三人到了魔渊都不可自拔的陷入如此境地,我不可能让你也跟着去往魔渊,你应该理解我。”

青丘默然的点头,他现在才终于完全相信夕瑶所说的,她没有骗他,魔渊确实是一个可怕危险之地,那是一个灵魂堕落之所,所有人去了那儿,都毫不意外的沦为了魔头,帝俊也不例外。

“那计蒙暴露了,萧阳要是寻到青丘山,你打算怎么做?”青丘又开口问道。

夕瑶轻笑道:“魔帝刚刚说了,青阳要做什么,我们配合就是了,只要不告诉他魔渊的事情就是了。”

“这也真是可笑,一个父亲要帮助自己的儿子还要如此偷偷摸摸的,他还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知道魔渊里他们夫妻的形同陌路,兄弟反目,这是一种另类的爱护吗?呵呵,算是吧!”夕瑶极尽嘲讽帝俊道。

但青丘闻言,没有附和她,而是深深皱紧了眉头,他看着嘴角微勾嘲讽帝俊的夕瑶,这才蓦然发觉夕瑶是真的变了。

以前,夕瑶是那样的单纯,绝对不会如此挖苦别人,更不会对一个爱护儿子的父亲而极尽讥讽,如今的夕瑶恐怕她除了痴爱,已经不剩下别的了,就犹如怨灵只剩下怨气一般。

“唉!”青丘深深叹息一声,他试探的道:“夕瑶,我一直没问你,这万年来,你去过月宫看望纯狐吗?”。

“月宫?纯狐?”夕瑶疑惑的看着青丘,道:“我以前不是说过嘛,月宫里的嫦羲已经混元圆满了,对月宫的掌控已经到了极致入微的境地,我修为才是混元后期,就算魔功诡异,一不小心也会被她察觉到,那时,我就有大麻烦了。”

“所以,所以你从来没去过月宫?就算这次你去天庭找计蒙,也不曾去月宫看看纯狐?”青丘追问道。

“那又怎么了?”夕瑶笑道:“我想纯狐也不希望我这个母亲犯险去看她吧。”

面对眼前夕瑶的笑容,青丘脸色复杂极了,他知道眼前的女子还是深爱着他的,即使她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但那种爱是刻进灵魂般深刻,他感觉的到。

但面前的女子除了爱他,也已经一无所有了,她对纯狐这个亲生儿女都没有一点情谊,从魔渊回来万年了,她从不提起纯狐一句,犹如世上没有这个人一般,她不是一个好母亲。

这也是一种让人发笑的讥讽,刚刚夕瑶还在嘲讽帝俊太一羲和三人貌合神离,兄弟反目,却不知道她自己也已经变了,变得痴毒深入骨髓,一样无可救药了。

“呵呵。”

青丘无奈的摇头苦笑,不知该说什么好,他不可能因为纯狐而和夕瑶大声争吵什么,因为他舍不得,夕瑶是这样爱他的,一出了魔渊,做完了事情,就直接来青丘山找他了,他不可能去责备这样一个深爱自己的女子。

“怎么了,青丘?”夕瑶察觉到青丘的不对劲,还以为他还在担心萧阳找上门来,所以她温柔的安抚青丘道:“你不用担心青阳,我会应付他的。”

青丘无言的拥抱着她,俊美的脸上再次苦笑,有口难言,他不会告诉她,其实她和帝俊太一羲和等人已经相差无几了,只不过帝俊太一羲和惦记着洪荒的陆压和青阳,而你夕瑶惦记的是我青丘罢了,其余的都已经相差无几了,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青丘,我真希望就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末劫终结,没有人来打扰我们,那时,就算我死了也是满足了。”夕瑶舒服的靠在青丘的怀里,微闭着眼,脸上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青丘没有说话,只安静的抱着她,将脸靠在她脸上,脸上也挂上了满足的笑容。

此时,他就是只痴情的狐狸,他遇到的这女子,怀里抱着的女子,也是一痴情的狐狸,两个痴情人能够这样拥抱着,不用去想其他,没有人打扰,或许这刻最是幸福满足的。

但往往在人最为幸福的时刻,就会迎来当头一棒,而在青丘和夕瑶沉浸于爱人的拥抱时,萧阳这个不速之客来到了青丘山。

“族长,青阳大太子来了,您赶快出来招待吧。”

突然,一个狐族族人来到宫殿外,打断了青丘和夕瑶的缱绻,他们二人蓦然醒了过来。

闻言,二人对视一眼,夕瑶冷哼一声,道:“这青阳来的好快啊,我前脚回来,他后面就跟来了。”

而青丘则起了身,说:“我去招待他,你也准备准备吧,他就是冲着你来的。”

说完,他就出了大殿,去招待萧阳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