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痴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不过是在待客的宫殿里坐了半晌,青丘就笑着来到大殿里,他来到萧阳面前,恭敬的施礼道:“大太子突然来青丘山,青丘有失远迎,望大太子恕罪。”

萧阳笑着摆了摆手,盯着眼前站着的俊美的老狐狸,似笑非笑道:“你知道我为何而来吗?”

闻言,青丘心里一紧,本满脸笑意的脸上也不由收敛了些许,然后挥退了殿内伺候的狐女,他低着头,神情严肃道:“要是青丘说不知道呢?”

“哈哈。”

萧阳轻笑两声,起了身,围着青丘转了两圈,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青丘,妖有妖气,魔也有魔气,你不知道你身上沾有那女子的魔气吗?”

青丘一怔,下意识不信的低头看了看,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哈哈哈。”青阳见状,更是觉得有趣,大笑道:“我是诈你的,那女子恐怕修为已是混元了,不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的随意出入天庭而无人发现,你也不想想,一个混元魔修修士,在如今的洪荒肯定是会时时刻刻收敛气息的,她怎么可能在你身上留下魔气,被别人顺藤摸瓜,察觉她的踪迹呢?”

“不过你有这样的反应,想来你知道那女子在哪并且和她有所接触,我说的对吧,青丘老狐狸?”

此时,萧阳上一句还大笑,这一句说完,脸上却是一片冷峻,最后更是语气生硬的质问。

被骗的青丘愣了愣,随即苦笑连连,道:“大太子真是厉害,青丘佩服。”

“哼。”萧阳轻哼一声,暼了他一眼,冷笑道:“我不需要你的佩服,你只要告诉我那潜入天庭的女子在哪儿就行了。”

“大太子来青丘山,是来寻我的吗?”

不等青丘回答,突然,一个媚惑的女子声音在大殿里响起,然后一股黑烟突兀的飘荡在大殿内,凝聚成形体,夕瑶就突兀的出现在大殿内。

她靠在青丘的肩膀上,面对冷脸质问的萧阳,又媚惑天成娇柔的问道:“大太子是来青丘山寻我的?”

虽然夕瑶如此娇柔,语气轻松,但萧阳脸上神情却是一片凝重,心中更是戒备,因为他发现他看不透眼前的女子的修为,再加上当年白虎神君说的魔修很是诡异,很难对付,所以他面对眼前这位明显修为高于他的魔俢,不敢有丝毫大意,十分小心,生怕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哈哈,你不用如此如临大敌一般,我又不会害你,再说有那几人活着,我想害你也不敢哪。”夕瑶娇笑的捂着嘴唇,又道:“你不就是来青丘山找我的吗?如今我人在你面前,你想知道些什么,说吧。”

闻言,萧阳依然没有放松警惕,直盯着夕瑶,他紧皱眉头,抓住夕瑶的话问道:“那几人是谁?”

“哪几人?”夕瑶不在意道。

“就是你刚刚说的有那几人在,你不敢害我,听起来你很害怕那几人,那几人是谁?”萧阳表情严肃,抿了抿嘴唇,问道。

他心里在猜测到计蒙身后的是帝俊后,就也隐约猜到夕瑶所说的那几人是谁了,不过为了确认,他还是直接问出口。

夕瑶摇头道:“他们不让我告诉你,他们是谁,其实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你又何必来问我?”

她没有直接回答萧阳,但那暗示的言语,萧阳听清楚了,那几人就是他心中所猜测的人,他这上万年来一直企图复活的几人,他们还活着,只是在暗处罢了,活的不为人所知。

“他们在那里还好吗?”

沉默半晌,萧阳压住心里的激动兴奋的情绪,又问道。

夕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笑道:“好也不好,好在他们都还活着,不好之处,哈哈,他们不让我告诉你。”

闻言,萧阳抬头又盯着笑着的夕瑶打量了一番,估摸了一番自己能否生擒她,再逼迫她回答自己所有的问题,而不是这样她不想回答就不回答。

这时,好像夕瑶立刻就感知到萧阳的打算一般,她似笑非笑的和打量她的萧阳对视,身体也逐渐被黑雾笼罩,她轻笑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试试,但要是你动手了,却奈何不得我,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

旁边的青丘闻言,就拉着夕瑶,欲言又止,想要阻止夕瑶。

但夕瑶拍了拍他的手,道:“你不是想女儿吗?我要是赢了,我让青阳大太子放了她,我们一家团聚岂不好?”

“你有把握吗?”青丘听说夕瑶是如此打算,不由心脏跳了跳,犹豫道。

“看着吧。”夕瑶自信的笑道。

“哼,那要是我赢了,是不是我有问你必答?”萧阳冷哼一声,盯着自信的夕瑶,肃声问道。

“当然。”夕瑶干脆道。

“那好,请。”

夕瑶点了点头,把青丘推到一边,笑道:“请。”

然后,二人在大殿里面对面对峙,萧阳凝眉看着对面面上轻松的夕瑶,他觉得这对面的女子是他这次出关以来最难缠厉害的对手,比鲲鹏冥河还难对付,他不敢有丝毫大意,想着如何能够出其不意的一招制敌,至少要占据上风。

不然,他的修为本来就不如这女子,要是硬拼的话,胜算不超过三成,出其不意的运用克制魔俢的道法神通,他或许还有机会胜她。

所以,他念头急转,最终他想到魔俢和鬼修一般,都是在阴暗之处修行,应该最是怕至阳至刚之物,而他恰好是修习八九玄功,肉身炼到八九玄功八转后期了,可谓至刚;他的太阳真火可谓至阳。

这两样可谓是魔俢的克星,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突兀变成怒目金刚,然后全身被太阳真火笼罩,对着夕瑶就射出一大串至阳至烈的太阳真火。

那太阳真火威力无穷,大殿内的温度极速上升,连一旁观战的青丘都感到炙热,不由的运起法力抵抗,更是大声提醒道:“夕瑶,小心!”

夕瑶暼了他一眼,轻松的笑了笑,面对着烧来的太阳真火毫不在乎,她的身体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殿内,好似是被太阳真火烧成黑烟一般。

但萧阳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夕瑶不过是躲开了太阳真火的攻击罢了,她还在这殿内。

于是,萧阳又以他为中心,对整座大殿发出了太阳真火,想要让夕瑶无处可躲。

瞬间,这座宫殿成了废墟,完全消失不见,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不熄灭的太阳真火和浓浓的黑烟,还有两个人站在那儿,一个火人般的萧阳正打量四周,一个踉跄灰头黑脸的青丘咳嗽不止,唯独没见到夕瑶。

“那该我了。”

突然,夕瑶在黑烟中现身,然后她又全身如同肢解一般,又化作好几股黑烟向萧阳缠去。

“哼!”

萧阳冷哼一声,八九玄功暗中运转,全身金灿灿的,没有一点破绽,加上他又笼罩在太阳真火之中,那夕瑶化作的黑烟一接近他身体,就立马现了形,丝毫侵犯不得萧阳半分。

夕瑶不甘心,又试了好几次,但每次都被太阳真火逼的不得不身退,奈何不得萧阳,最后她轻笑一声,几股黑烟又聚在一起,现了身形,笑道:“果然是金乌一脉,太阳真火名不虚传,我却是奈何不得你了。”

“魔俢果然诡异,我也奈何不得你!”萧阳盯着夕瑶回道。

“那就算我们平局好了。”夕瑶耸耸肩无所谓道:“我没赢,纯狐你不必放了,我还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你问完就离开青丘山吧。”

“要是我不离开呢?”萧阳沉声道。

“那就耗着吧。”夕瑶笑道:“我时间多的很,你耗的起吗?”

这时间,萧阳还真耗不起,正值这关键时刻,萧阳当然不能在青丘山耽误太多时间,所以他听夕瑶如此说,也干脆点了点头,默认了夕瑶的说法,问道:“除了计蒙,十大妖圣还有谁是他们暗中安排的人?”

“我不知道,你自己查吧,哈哈哈。”

夕瑶留下一串笑声,然后又化作一股黑烟卷着青丘就消失不见了。

站在废墟中的萧阳打量四周,除了因宫殿被毁慌乱的狐族族人,就没有再发现夕瑶和青丘的踪迹,他冷哼一声,收了八九玄功和太阳真火,呢喃道:“迟早有一日,我会生擒你,问出那魔渊的一切。”

说完,他腾云就离了这青丘山,却没注意到他无意中吸进了一股黑烟,那股黑烟很不起眼,很普通,但它却是夕瑶掺杂在普通滚滚黑烟之中的痴毒。

萧阳一下子把这痴毒吸了进去,顿时,本就情劫未解的萧阳更是被情丝牢牢锁住,那身上沾染的情丝更是壮大了一分,好像就要扎进萧阳的血肉里,生根发芽。

萧阳一离开青丘山,夕瑶就和青丘现了身,看着萧阳离开的方向,夕瑶冷笑道:“中了我的痴毒,恐怕没有情劫也会招来情劫,有情劫会加快情劫的发展,就让我看看你这大太子要如何度过这情劫。”(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