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继承者终究只是继承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陆压看了一眼接了命令就六耳齐动的六耳,然后又转头对萧阳笑道:“大哥,刚刚你我虽是做戏,诈一诈他们,但我确实想要问一问大哥,我们妖族在此次争斗中该如何自处?什么时候采取行动?”

说完,他紧紧盯着萧阳,不肯错过萧阳任何细微的表情。

萧阳闻言,面皮抽了抽,他自是明白陆压这话暗含的意思,不过是问他当年答应他给他一个复兴妖族的机会,那他几时可以动手了,显然,陆压迫不及待了。

但要萧阳来说,妖族是不可能复兴了,最起码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打着妖族的旗帜复兴了,陆压执着于此实在是白费功夫。

可萧阳抬头见眼前陆压眼睛里的殷切,自己当初也答应了,此时也不好拒绝,食言而肥,所以他沉吟道:“等这次昆仑争斗开始吧,看看各族和六圣的实力后,我们有了一个大概的估测,然后才能有所决定何时动手。”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只有知己知彼,才能有效的应对。

所以,陆压听了,也不生气,笑着点头道:“大哥说的是,这是应该的。”

然后,他又转了话题踌躇问道:“那玄女,大哥真的要一意孤行?大哥就不怕他人耻笑?毕竟人妖殊途。”

“嗤。”萧阳不悦的暼了他一眼,嗤笑道:“无所谓,玄女一个女子都不惧怕那些,我又有何惧?倒是你,小十,难道你对玄女不满意,不接受她吗?”

陆压撇嘴道:“玄女是人族,妖族不可能接受一个人族成为大哥道侣,大哥就算你一意孤行,恐怕玄女也得不到妖族的承认,所以我不看好你和玄女。”

是的,陆压说的没错,妖族不可能承认玄女,正如人族也不可能承认萧阳,但即使如此,萧阳还是不曾放弃,或者说他不在乎别人的态度。

他说:“我和玄女结为道侣只是我和玄女二人的事情,与他人无甚关系,我何必在意别人的态度。”

“可是,大哥,你和玄女身份不同,你们之间有着”

陆压还想说什么劝一劝萧阳,但萧阳在这事上却是像铁了心一般,并不听他人的劝告,他摆摆手打断陆压下面的话,神情坚定道:“你不必说了,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说完萧阳又怕陆压缠着这个问题不放,忙转头问旁边的六耳道:“六耳,可有什么发现?”

六耳神情凝重,六只耳朵还在齐动,显然在听着什么,听问,他再次听了半晌,心里有了个大概,这才收了神通,禀报道:“大太子,十大妖圣出了紫薇宫后,都各自有行动,虽然隐秘,可六耳还是听到了些许东西。”

“哦?你慢慢说来。”萧阳顿时面目一肃,沉声道。

“是。”六耳应了,斟酌了言辞,他才道:“计蒙妖圣依旧是和那个女子在谈话,不过不知为何,这次那个女子也发现了我,却没有阻止我偷听,只是轻笑一声就罢了。”

“嗯。”

萧阳点点头,他见过青丘山的魔女,虽对她不怎么样了解,但她和计蒙是奉魔帝陛下的命令行事,这是无可否认的。

而魔帝陛下,依据萧阳所猜测,应该就是他父皇帝俊,所以这魔女和计蒙应该不会对他和陆压有所加害的心思,但他还是问道:“既然她没阻止你偷听,那你听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六耳皱眉头道:“不过是计蒙妖圣好像要见什么魔帝陛下,有要事禀报,但女子好像不同意,只说有要事可以告诉她,她可以转告于魔帝陛下,于是二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听六耳如此说,萧阳不觉得惊讶,毕竟今日他和陆压反目,计蒙想要亲口禀报给帝俊,这很正常,而那魔女夕瑶不答应也很正常,她是充当魔族使者来到洪荒的,魔族现在还是见不得光的,自然不愿意计蒙见帝俊,让他知道太多魔渊的事情。

但他觉得正常,可在场的陆压却是吃了一惊,打断道:“什么?计蒙真的有问题?还有那魔帝陛下是谁?”

萧阳暼了他一眼,不曾解释,他不想陆压这么快知道帝俊太一羲和在魔渊复活,毕竟魔渊里除了封印着魔祖和魔族,到底还有什么,谁也不知道,所以不宜轻举妄动,如果有可能的话,或许哪****会去亲自探一探。

所以,萧阳不理会陆压的震惊,说道:“六耳,那其他人呢?”

“商羊妖圣和鬼车妖圣联络了女娲娘娘,娘娘好似也发现了我,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任由我听了,只听见他们也是禀告娘娘大太子和十太子翻脸的事情,但女娲娘娘说不必理会。”六耳恭敬道。

“呵呵,女娲娘娘以前也是妖族皇者,商羊鬼车是她的人,我不奇怪,那英招等五个以前叛变之人呢,他们有何举动?”萧阳问道。

六耳想了想,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英招妖圣等五人和飞廉妖圣并没有任何举动,都直接回宫了,但白泽妖圣却是联系了羲皇。”

“什么?羲皇?”萧阳一震,不敢相信的和陆压对视一眼,又再次确认的问道:“你确定白泽联络的是羲皇?”

“嗯。”六耳点头道:“白泽妖圣确实称呼那人是羲皇,而且还说什么万年不见,羲皇终于苏醒了。”

“苏醒了?”萧阳喃语道:“是了,万年了,六圣要扶持人族,羲皇确实该苏醒了,不然人族天皇伏羲如何出世?”

“什么?”陆压没有听清楚萧阳的呢喃,不由说道:“大哥,什么人族,什么天皇?还有既然羲皇苏醒了,为何不遣人告知我们,毕竟当初他也是妖族皇者,也为了妖族不顾生死,为何如今苏醒了,却不曾来妖族现身?”

“呵呵。”萧阳闻言苦笑道:“哪里的那么多为什么,自从巫妖终战,羲皇舍了性命成全当年与妖族共存亡的誓言后,就没有了羲皇了,他可能已经决定脱离妖族了,所以才不曾现身。”

“什么?怎么可能?”

陆压满脸的不敢相信,他认为羲皇为了妖族当年性命都舍得,绝不可能如萧阳所说的,已经打算脱离妖族了。

但六耳却是让他不得不信,他说道:“大太子说的是,羲皇确实有脱离妖族的意思,白泽妖圣联系羲皇后,说了大太子和十太子的矛盾,希望羲皇出面调解,但羲皇拒绝了,还明确的说甘愿隐居修行,不再管妖族任何事情。”

“呵呵。”萧阳没有去理会听了六耳的话后,依旧不信的陆压,他略想了想,苦笑道:“计蒙,商羊,鬼车,白泽,英招,飞廉等,十大妖圣,却是没有真正完全忠诚于我们兄弟的,看来我们继承者终究只是继承者,却是无法赢得他们的忠诚,所以以后我们却是要打造自己的班底了,而不是依靠着这些继承下来的人。”

闻言,陆压沉默了,他现在都不敢相信当年甘愿死亡的羲皇居然要脱离妖族,也不愿相信十大妖圣没有一个真正的对他们兄弟完全忠心,但事实证明,继承者继承的只是势力,而无法得到别人的忠诚。(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