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金乌分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次试探,萧阳终是明白他和陆压只是帝俊太一的继承人,十大妖圣忠诚的却还是帝俊太一,而不是他们,这让萧阳有些苦笑之外,同时他还坚定了发展自己的势力,培养自己的心腹。

于是,他说:“小十,我们要着手培养新人接任十大妖圣了,毕竟十大妖圣他们为父皇叔父和我们,为妖族奉献太多了,也该让他们歇歇了,用心修行了,你觉得如何?”

初闻,陆压一怔,不知萧阳这话是什么意思,但略微想想,他才恍然,萧阳这是不再信任十大妖圣了,想要培养自己的心腹。

想明白之后,陆压对此不置可否,撇嘴道:“他们既已忠诚别人,我们自是不用他们,对于背叛之人,杀了就是,比如计蒙,既是什么魔帝陛下的人,杀了了事,大哥为何还要放了他?”

萧阳摇头道:“计蒙动不得,鬼车商羊也动不得,英招白泽等人以后却是可以让他们歇歇了。”

“为什么?”陆压不解疑惑的盯着萧阳。

萧阳苦笑道:“为什么?因为如今他们都不曾背叛,只是用起来不顺手罢了,那只好找顺手的来了。”

说完,萧阳摆手不想解释太多,尤其是关于计蒙的,他叹息一声,法眼望去,天庭中那无数颗璀璨星辰就倒映在他眼里,他才意识到他是那万星之主,紫薇大帝,可是他最被人承认的还是妖族大太子的身份,也是以妖族大太子的身份继承下了妖族势力,而紫薇大帝这个身份只不过是一个表皮光环罢了,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甚至紫薇大帝没有任何心腹。

“呼。”萧阳长舒了口气,喃喃道:“我不仅要当一个继承者,还要是一个开创者。”

……

百年后,血海。

无数星斗不断的轰击血海,血海中的阿修罗刚冒头就无一例外的惨叫而死,灰飞烟灭,这是周天星斗大阵第三次的演练了,拿血海冥河试手。

第一次周天星斗大阵对上了死对头巫族盘古真身,虽不是完全的碾压,但战果不错;第二次在三十年前,攻打了鲲鹏的北冥海,可是鲲鹏早已逃之夭夭了,所以北冥海的妖族势力被萧阳迅速瓦解,加入了天庭,或者死亡;第三次就是这血海了。

这第三次,萧阳选择血海练手,攻伐血海,那是有原因的。

一是先下手为强。冥河最为记仇,嗜杀无比,当年帝俊太一逼得他不敢踏出血海一步,到了如今帝俊太一他是找不到了,就将这份仇恨屈辱记在萧阳陆压身上,如同毒蛇一般隐在暗处,好像随时都能突然蹦出来噬咬萧阳和陆压一口,所以萧阳决定先下手为强。

二是冥河号称血海不干,冥河不死,萧阳也很是好奇是否真如冥河所言,血海不干,冥河不死。

三是冥河旁边就是地府,萧阳想借着试探试探冥河和巫族这两邻居的关系如何,是不是关系紧密,已是联盟,还是冲突不断,都视对方为恶邻?

看着下面滔滔不绝的血浪,一个个阿修罗族人犹如泡沫般消失,而巫族族人却是没有出现一个来支援,显然,冥河和巫族不是友盟,而是恶邻。

“青阳!”

冥河一身血红色道袍,盘坐在一朵十二品红莲上,在血海巨浪中停留,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辛苦亿万年创造的修罗族族人就这样一个个消失,不由抬头怒视着头顶上星空中的无数星斗,愤怒道:“你为何要和我过不去?我可曾招你惹你了?”

“呵呵。”九天之上的萧阳轻笑道:“冥河老祖,你是不曾招我惹我,但我就是心里担心,担心哪天老祖因当年之事,突然就领着修罗一族落井下石了,所以我想还是趁现在没人能够阻止我,将危险除去才好,您说呢,老祖?”

闻言,冥河更是愤怒,他恨不得现在就剥萧阳的皮,喝萧阳的血,抽魂炼魄,让他生死两难。

“哈哈哈。”萧阳继续指挥着无数星斗攻伐血海,大笑道:“老祖不必过于怒恼,老祖不是说血海不干,老祖不死吗?那老祖怕什么,只不过是死些修罗族族人罢了,死了就死了,老祖再造就是,难道老祖还心疼不成?”

冥河听了,一口气憋在心里吐不出来,虽然他在血海,号称不死不灭的存在,有十二品红莲护身,那些星斗并不能拿他怎么样,但人家打都打上门了,而自己却是没有手段抗衡,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修罗一族族人不断死亡,这让他的颜面何存?

不由的,冥河低声咒骂道:“青阳,你现今如此猖狂,等圣人收拾了五族,恐怕第一个就是收拾你!等着吧,等到时,老祖可不会饶了你。”

周天星斗大阵中,萧阳熟练的主持着阵法,挥动阵旗,看着星斗不断的攻击着血海,阿修罗族不断的死去,但始终奈何不得端坐于十二品红莲中的冥河老祖,萧阳不由叹息一声:“攻伐血海已经三年了,血海都被闹翻了,但也奈何不得冥河,果然不愧他敢号称不死不灭,如今昆仑争斗的时间到了,这最后一次演练也该结束了,该收兵回天庭,然后去往昆仑了。”

想罢,萧阳一挥动阵旗,瞬间,周天星斗大阵停止了攻击,然后无数璀璨的星辰逐渐隐匿,最终消失不见,只留下萧阳的笑声:“老祖,多谢你这次陪练,青阳感激不尽,下次青阳定还来找老祖练练手,青阳这次不奉陪了,哈哈哈。”

闻言,红莲台上的血袍道人先是沉默不语,咬牙切齿,眼中喷火,愤怒不甘,随后他桀桀的怪笑道:“本来老祖我还不想掺和圣人和巫族的争斗,但青阳,为了让六圣腾出手来收拾你,本座这次去定了。”

“吟!”

他面前的元屠,阿鼻二剑顿时轻鸣一声,杀机凛然。

……

紫薇宫。

萧阳从后殿出来,对陆压说道:“时间到了,昆仑此时该很热闹了吧。”

但陆压奇怪的打量了萧阳一番,他发现眼前的萧阳很是奇怪,虽气息灵魂没变,但和萧阳相处久了并同是金乌的陆压,他瞬间看出来这面前的萧阳绝不是刚刚的本尊,尽管面前的萧阳也是金乌。

不由的,陆压盯着萧阳,眼中充满疑惑,犹豫踌躇道:“大哥,这是你的分身?”

萧阳一怔,随即笑着点点头,承认道:“这是当年三千火鸦出世时,我炼制出来差一步就成功的唯一一只金乌,可惜没有灵智,所以后来我把它炼制成第二分身,要不是金乌一脉,谁也分辨不出来本尊和他的区别,如今,也到了他出场的时候了。”

“怎么说?”陆压不解的猜测道:“难道此次昆仑争斗还有人敢对大哥不利不成?所以大哥才派遣第二分身去?”

“原因很多。”萧阳笑道:“一是我本尊需要留在天庭,以随时布置周天星斗大阵,以免他人突然袭击;二是此次我突然心绪不宁,感觉这次有人要针对我了,却是让第二分身去合适。”

“嗯?何人如此大胆,敢于暗算大哥你?”陆压一惊道。

“不知道。”萧阳苦笑摇头道:“我只是用河图洛书测算了一下,此次吉凶难测啊!”

“但为了摸清五族和六圣的势力,我必须得亲眼去看一看,不得不去。”萧阳叹道:“小十,这段时间你约束好妖族,让他们严阵以待,我想这次昆仑争斗我们很可能要牵扯其中了。”

陆压一怔,不解道:“大哥的意思是不让我跟着去昆仑?”

“嗯。”萧阳笑着点了点头,“你在家约束那些人,随时听候我的命令,布置周天星斗大阵。”

“可,可是”

陆压还想据理力争,但萧阳打断道:“我不过是去探探路罢了,去看看六圣和五族的实力到底如何,何况这只是一具分身,损了也无妨,我本尊依旧在紫薇宫。”

闻言,陆压还有些犹豫不甘,好战的他也想去昆仑一趟,亲眼看看如此盛会争斗,看看以后他复兴妖族,要面对哪些对手。

“小十,你留下来。”

这时,又一个萧阳从殿后转出来,他盯着陆压,满脸笑容。

陆压在中间左看看,右看看,见两萧阳一模一样,气息灵魂几乎一般。除了些微金乌能够分辨的差别,别人不可能认出来。

“好吧。”陆压不甘愿的点头道:“大哥,我不去就是了。”

“这才像话嘛!”

两萧阳异口同声,随后面面相觑,然后三人都大笑了一番。

之后,萧阳独自出了紫薇宫,坐着紫薇大帝的鸾驾,前往昆仑。(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