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血海大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呵呵呵!”

冥河老祖桀桀的一阵怪笑,看着依旧淡定自若的萧阳,也不废话,直接腾空离了座位,立在空中,然后一挥衣袖,顿时空中出现一团血云,他指着那团血云笑道:“老祖我也不仗着修为欺辱你,这是一小型的血海大阵,只要你进入阵中,能破阵而出,老祖与你的因果就了结,你看如何?”

闻言,萧阳看着空中的那团翻滚的血云,其虽表面上温和异常,除了颜色不同,其他和普通的云朵并无不同,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朵看似温和的血云既是冥河老祖所创的血海大阵,其中必然杀机弥漫,步步惊心。

“你说大太子会进阵吗?”虬首仙担忧的看着萧阳,问灵牙仙道。

灵牙仙盯着血云,又看看挑衅得意的冥河,沉吟道:“冥河老祖修为莫测,恐怕比之当年的天帝也不差多少了,我想就算大太子修为再怎么精进,若是直接对上冥河老祖,也只有败的份,所以,此时冥河老祖提出斗阵,这对于大太子来说,也算退让了一步了。”

“也就是说,大太子定是会进入大阵了?”虬首仙道。

“嗯。”

灵牙仙肯定的点了点头,至少他认为萧阳会进入阵中与冥河老祖一斗,毕竟要是直接斗法,没有周天星斗大阵的萧阳必输无疑。

萧阳也正如灵牙仙所料,他看着那团血云,再看了看立在空中冷笑的冥河老祖,轻笑一声,就要踏步进入阵中。

这时,昊天突然叫住他道:“皇弟,你可有把握破除此阵?”

萧阳摇头道:“老祖的血海大阵威名之下,恐怕威力不弱,我哪里能够说破就破的呢?”

昊天闻言无语,和金母对视一眼,然后手中一闪,一面镜子出现在手中,然后此镜从他手中脱离,漂浮在萧阳面前。

萧阳自是认得此宝镜,乃是昊天的昊天镜,一件极品的先天灵宝,鸿钧道祖所赐,昊天对此宝可谓珍之重之,如今却不知怎么将它送于自己面前,所以萧阳疑惑的看着昊天,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昊天洒脱的笑道:“皇弟是天庭的紫薇大帝,皇弟既和冥河老祖有因果,那就是天庭和冥河老祖的因果,皇弟进入阵中,则是为天庭了结因果,皇兄我身为天帝,自是不能袖手旁观,就将昊天镜借予皇弟,皇弟可万万别推辞。”

当然,昊天说的再冠冕堂皇,其中也免不了自己的私心。

一是他想借此告诉萧阳,尽管萧阳这三百年来把持了天庭大权,但他并没有巴不得想要萧阳去死的意思,表明自己的立场。

二是他想借萧阳告诉在座众人,他昊天对于加入天庭的人是何等重视,连重宝昊天镜也能借出,他想看看能不能忽悠几个散修大能投入天庭,还别说,真有一个动了此心思,比如那赤脚之人,就看着此时宽宏大量的昊天,若有所思。

但不管昊天有何等心思,萧阳都不理会,不去深想,他如今还是破阵最为重要,所以萧阳郑重的收起那昊天镜,面露感激的说道:“那就多谢皇兄了,昊天镜乃破尽万法,克制邪物,想来最是这血海的克星吧,如此皇弟我更有几分破阵的把握了。”

这是第一次萧阳称呼昊天为皇兄,也是第一次自称为皇弟,当然,这不是真的感激,真的对昊天掏心掏肺什么的,而是一种客气,为了不失礼数,故意如此说罢了。

“不必如此。”昊天摆手,道:“皇弟进阵应当万分小心,毕竟冥河老祖纵横洪荒,他的血海大阵必是难破的。”

昊天殷殷嘱咐,好似他和萧阳真的关系极好,如同亲兄弟一般。

“嗯。”

萧阳轻应了一声,不愿再和昊天演下去,就腾空而起,往那朵血云而去,只见他身形不断缩小,最后进入那血云之中。

……

麒麟崖。

麒麟老祖看着萧阳进入血云之中,心里也没有底,无法预料萧阳能不能破除那血海大阵,毕竟他纵横洪荒时,冥河老祖还是个小人物,所以他并不熟悉,也不曾见识过冥河老祖的手段,只是听过冥河老祖的名声罢了,只知道冥河老祖是出生于血海的一位大能。

如今看来,冥河已有混元圆满的修为了,若是以后找到证道契机,也有可能证道混元大罗了。

但面对如此一位人物,萧阳只身进入阵中,恐怕还真的有性命之危,可麒麟老祖还盼着萧阳能够带领妖族给六圣找找麻烦呢,如何会看着萧阳陨落在血海大阵中?

所以,麒麟老祖沉吟半晌,就要挥手将那血云打散,破除冥河老祖的血海大阵。

但坐在他对面的元始天尊却是不可能任由麒麟老祖动手的,见麒麟老祖一挥手,元始天尊就拿玉如意挥出一道碧绿之光,抵消了麒麟老祖的法力,同样也打消了麒麟老祖插手的算盘。

“呵呵呵。”元始天尊见麒麟老祖发黑的脸色,抚须笑道:“道友,你我静观其变吧,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哼。”麒麟老祖闻言,冷哼一声,心里却也知道有元始天尊在此,他想插手也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看着画面中那朵血云和诡笑的冥河,说道:“血海大阵即使厉害,想来也只在血海布置更为威力巨大,如今这样一朵血云,威力想来也没有多大,困不住青阳的。”

当然,这话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麒麟老祖明白,既然冥河老祖敢于拿这朵血云来与萧阳了结因果,那定有它的威力不凡之处。

麒麟老祖嘴硬,元始天尊也不理会争辩,他伸出手指对着虚空中的画面点了点,那画面就直接显露血海大阵的阵中情况。

只见萧阳进阵后,头顶宝莲灯,周身被柔和光芒笼罩,手中持着那昊天送的昊天镜,抬头打量着阵中这片红天,又低头看着这片红地,这片天地此时还异常平静,显然血海大阵还没有发动。

“好,他进阵了。”元始天尊笑道:“那就让我们看看这冥河的血海大阵能不能困住青阳。”(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