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阵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昆仑,玉虚宫外。

玄女不知从何处赶来,她见众人都抬头看着那朵血云和半空中的冥河,于是就悄悄的来到西王母身后,低声问道:“娘娘,这是怎么了?”

西王母早已看出玄女情系萧阳,如今萧阳进入血海大阵中,显然是凶多吉少,所以为了不让玄女乱了阵脚,不答反问道:“你刚刚去何处了?”

到底玄女不知萧阳进了大阵中,心里还没有什么担忧,听问,她微笑着道:“我去看了看我的族人,见他们一切都好,就回来了。”

“嗯。”西王母点了点头,叹道:“如今的人族,你还是少插手的好,千万不要找不自在,不然,又是一场祸端。”

“我知道了,娘娘。”玄女情绪低落的应了,有些苦涩,也甚是无奈的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她又疑惑问道:“这血云是什么?”

西王母道:“是血海大阵,冥河老祖布置的。”

她又见冥河老祖念念有词之后,那朵本来温和异常的血云突然翻滚了起来,先是轻缓的浮动,然后慢慢加速,最后居然暴动起来,不再如刚刚的平和,暴戾至极,大罗之人只看一眼,心中平和的心绪就有了暴戾的涟漪,心境不稳。

玄女也是如此,心里突然滋生出许多恶念来,想要出手发泄一通,所以她忙转开眼睛,不敢再看,深呼吸一口气,平稳了心绪后,她带着些微畏惧道:“好生厉害,不愧是冥河老祖,不愧是血海大阵。”

西王母自是不会受那血云影响,她依旧紧紧盯着那狂暴的血云,见血云除了暴戾之气宣泄之外,还有它的颜色也随之变成最最鲜红,它的气味散发出一股血腥味,它的表面浮现出无数修罗鬼影。

看了半晌,西王母不由自主的叹道:“这血海大阵威力不俗,恐怕青阳道人有麻烦了。”

玄女闻言一怔,随即看向西王母忙追问道:“您刚刚说是青阳进入了阵中?”

西王母这才恍然醒悟自己说漏了,见玄女焦急的模样,她也知道瞒也瞒不住,就点了点头道:“冥河老祖要和青阳道人要了结因果,就摆出此阵来,让青阳道人来破,如今,青阳道人已经进阵了。”

“什么?”顿时玄女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她道:“不行,我要去帮他。”

说着,她就要腾空往血云而去,可却被西王母一指,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一时玄女眉头皱起,锋利的眼眉再没有那从前的果断,她如同一个小女子低声哀求道:“娘娘,让我去吧,此阵我看一眼,就心神不定,肯定凶险无比,青阳一人如何破的了?”

“痴儿,痴儿!”西王母叹道:“你既知此阵凶险,你看一眼就心神不宁,那你进了阵,岂不是白白送死?甚至还要拖累青阳道人,那还不如在这儿静观其变呢。”

说完,西王母就不理会焦急的\'玄女,任由玄女如何苦求,只不答应,最后玄女无法,只得抬头强撑着看着那已经发动的血云,心里暗自担忧着阵中的萧阳。

而此时,阵中的萧阳正如同西王母所言,麻烦不断,但他只盘坐在虚空,闭眼念着经文,让自己的心绪时时刻刻保持平静。

“哈哈哈。”

以丑恶的修罗王波旬为首的四大修罗围着萧阳大笑道:“青阳大太子,没想到老祖还真把你弄进来了,没想到吧,我等在此等候许久了。”

萧阳睁眼瞄了他们一眼,见他们尖嘴獠牙,塌鼻大眼,丑陋不堪,认出了他们后,忙又闭上眼,念了一段经文,自语道:“冥河老祖真是奇葩,居然造出这样的污人眼睛的东西。”

闻言,当即,波旬等人一个个大怒,更是瞪大了那本就大的吓人的双眼,愤怒道:“青阳大太子莫要猖狂,看我等的神通。”

说完,波旬等人就一挥手,顿时无数的魑魅魍魉,无数的丑陋的修罗一族向萧阳扑来,一个个凶恶之极,好似就要把萧阳抽皮扒骨,吃的连灵魂都不剩一丝一毫。

但面对来势汹汹的这些小喽啰,萧阳并不在意,他只闭眼念了宝莲灯的灯决,催动宝莲灯,顿时宝莲灯呈七彩之色,发出耀眼光芒,将凡是靠近的一干小喽啰清扫一空,全部灰飞烟灭。

“哼。”波旬见状,丑陋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之色,显然早有预料,这些小喽啰奈何不得萧阳,所以他只冷哼一声,说道:“按老祖之前吩咐的,结阵。”

“是!”

众修罗轰然应了,然后一个个按照某种规律排列开来,将萧阳围在中间,然后众修罗不断的念出法决,对着天地打出法力,顿时,这片天地风起云涌。

红色的天变了,它成了倾天的血雨,倾倒而下,不断的侵蚀着宝莲灯的灵性。

红色的地变了,它也如浓浓的血浆一般流动起来,在波旬等人作法下,变成一股股血流冲刷向盘坐的萧阳,将那护着萧阳的柔和光芒不断的削弱,直至暗淡无光。

而萧阳这只是一具金乌化身,修行的日月并不多,虽因是帝俊太一留下来的精华所炼制,使得他勉强让这具化身有混元初期的修为,但是他的根基不扎实,八!九玄功也不过才练到第七转,实力肯定比不得本尊,也不可能轻易破除这血海大阵。

所以,一开始萧阳就不打算破阵而出,他之所以进阵来,一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不给人留下怕事退缩的印象,二是为了不暴露自己这具可以以假乱真的化身,而且他只打算在阵中自保,拖延时间罢了,只等五族和巫族来临,那时,真正的大战开始,不用他破阵,自有人逼着冥河放他出来。

他心里早早的有此打算,所以面对这侵蚀万物的血液,他又念动口诀,用宝莲灯主动承接那倾天血液,将无数血海之血全部收进宝莲灯之中,直至碧绿清透的宝莲灯变成赤红之色,宝莲灯成了一尊血灯,诡异至极。

然后,以这承接得到的血液为灯油催动宝莲灯,发出血红的光芒笼罩在他身上,如此,不用动用自身法力,就可将污血隔绝在外。

最后,随着波旬等人的作法,倾天血液的浇铸,还有那不时射过来的血流,不过片刻,虚空中盘坐的萧阳就变成一樽血人,一动不动。

顿时,波旬叫了停,打量着那空中的血人,冷笑道:“你也不过如此!”

但话音刚落,刺眼的红色光芒就从血人中发出,血人身上的污血顿时全部脱落,那萧阳依旧无碍的盘坐在虚空,周身被红光笼罩,他睁眼看着波旬,笑道:“血海之血虽污秽,但还奈何不得我,还有何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哼。”波旬冷笑道:“那等着瞧吧。”随即又命令道:“变阵。”

然后,天地全部化作血浆压迫而来,除此之外,还有那不可言说之事在萧阳眼前显现,让萧阳睁大了眼睛,怀念起了岛国的动作片,这阵势明显是色~诱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