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阴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随着萧阳念起往生咒,身边的修罗男女一个个捂着耳朵、头颅,他们在原地翻滚着,哀嚎着,再也无法做那些原始~动作,也再无法出那种醉人的情~欲气息,他们痛不欲生。

不仅普通的修罗一族如此,就是修罗王波旬等人初闻这咒语,一个个也恍惚了一瞬,紧皱了眉头,然后才遗牙对抗这咒语,波旬甚至怒喝道:“青阳,这是什么咒语?”

萧阳暼了他一眼,自是不理会他,淡笑地继续念着往生咒,声音从小到大,越来越洪亮,最后甚至念咒之声响彻这血海。

当然,这克制修罗一族的往生咒威力当真不凡,不过片刻,那近处围在萧阳身边的修罗男女一个个的修罗之身全部化作虚无,变成了一个个飘忽的男女恶鬼,恶鬼男女老幼皆有。

如此,面对恶鬼,往生咒更是犹如魔音穿脑,使得恶鬼们飘忽不定,鬼哭连连,再沾染上那污秽的血海血水,被血海血水侵蚀,又没有冥河老祖的独门创造之法,不过片刻,恶鬼就魂飞魄散。

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萧阳念咒的时间越长,血海大阵中的修罗男女越来越多变成恶鬼,越来越多的恶鬼被血海血水侵蚀而魂飞魄散,这使得血海大阵出现纰漏,再如此下去,恐怕最后的结果就是修罗一族全部魂飞魄散,血海大阵因此而被破。

一时,修罗王波旬等人一个个暗自担心起来,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修罗被萧阳度,然后又被血海血水侵蚀,魂飞魄散,他们却毫无办法。

天妃乌摩一边忍受着咒语,一边询问修罗王波旬道:“大王,我们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啊,老祖交给我们的任务,要是我们不完成,回到血海,老祖不会饶过我们的。”

“我知道。”波旬看着修罗们一个个被瓦解修罗之身变成恶鬼,最后尖叫着魂飞魄散,不由皱着眉头嘟囔道:“也不知青阳所念的是何咒语,怎么有如此威力?好似就是特意针对我们修罗一族的咒语一般。”

往生咒可不是只针对修罗一族,而是度亡魂用的,它不仅针对恶鬼,也针对冤魂,孽鬼等放不下的鬼魂,而修罗一族只是巧被其所克制罢了。

“大王,先别管这咒语是什么了,如今我们带出来的修罗已经死了一半了,再这样下去,接下来连血海大阵都维持不住,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天妃乌摩揉着酸胀的脑仁,焦急的询问道。

波旬闻言,随意扫了一眼这片血海中的修罗,大概估量了一下,果然正如天妃乌摩所说,这片刻时间,修罗一族已经死了一半,他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不然,这些修罗要是全部死了,萧阳破阵而出,他被冥河老祖责罚还在其次,怕就怕萧阳会在这里就把他干掉。

但波旬面对克制他们的往生咒确实没有什么办法,再加上萧阳周身有宝莲灯庇佑,他又靠近不得,无伏距离攻击,打断萧阳念咒。

外面立在空中的冥河老祖闻言,闭眼略略感应了血云之中的情况,正如波旬所说的一样,看来这普通的血海大阵确实困不佐阳了。

但冥河老祖感应到如此情况,也只是略微皱了眉头,然后就不在意了,显然血云之中除了血海大阵,他还有其他布置。

于是,冥河只吩咐一句:“尽力拖奏阳。”就不理会求救的波旬了,然后他盘坐在红莲之上,嘴里念叨着阵决,不知又要如何变阵。

而玉虚宫外的众人看着诡异的血云,随着一半的修罗死去,他们也一个个现了血云表面上的修罗鬼影正在飞快消失,这显然是萧阳要破阵而出的征兆。

所以,强撑着观看血云的玄女“呼”的松了口气,脸上不由露出笑容,紧张万分的情绪得到片刻的松懈,她笑问道:“娘娘,这修罗鬼影渐渐消散,可是青阳要出来了?”

“嗯。”西王母轻点了点头,但又眼神不错的盯着作法的冥河老祖,神情凝重的提醒玄女道:“冥河还在作法,青阳是不是能够破阵而出,还言之过早。”

闻言,玄女看着空中红莲台上的冥河,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提着心继续盯着那血云,连自己因一眼不错的盯着血云而被血煞之气侵入也顾不得了,她只盼着萧阳突然从血云中破阵而出,那时她才算放心了。

西王母暼了她一眼,现她的状态不对,心绪不宁,血煞之气已经岗脸上了,再不盘坐驱除,恐怕以后会有后患。

但见玄女如此专注的盯着血云,西王母知道此时玄女已顾不得自己了,满心的都是萧阳,所以西王母叹息一声,暗自度过一道法力,驱除了玄女身上的血煞之气。

然后,她看着玄女叹道:“但愿他值得你如此对待。”

说完,她也看向冥河和血云,不知这血海大阵又会有何变化。

麒麟崖。

麒麟老祖看着画面中血海大阵里萧阳静诵经文,大神威的把修罗一族收拾了,眼看就要破阵而出了,他不由抚须大笑道:“冥河这人名头如此大,我本还以为他会有几分本事,让青阳为难一番,却不知原来也不过如此。”

“哼。”

元始天尊虽也感到疑惑,既然冥河要对付萧阳,怎么就这点手段,这不应该啊,但他还是冷哼一声,说道:“且再看吧,青阳还未破阵而出,血海大阵也未就此瓦解,冥河还在施法,一切都言之过早。”

“嘿,修罗死了大半,眼看着血海大阵就要瓦解,只要冥河不亲身入阵,青阳破阵而出不过迟早的事情,这还有什么变化吗?”麒麟老祖悠哉游哉的笑道。

但话音刚落,他抬头向虚空中的画面看去,就突然声音戛然而止,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同时也脸现怒容,愤怒无比,怒声道:“鲲鹏?鲲鹏!”

对,没错,鲲鹏居然突然现身于血海大阵中,或许这不是突然,这是一个阴谋,冥河和鲲鹏计划的阴谋。

他们之前在外人面前表现的联盟和背弃,然后鲲鹏只是羽毛化身出现,冥河又提出让萧阳破除血海大阵来了结因果,这一切都是阴谋,都是为了将萧阳骗进血海大阵中。

然后,要是血海大阵能够将萧阳解决,隐藏在血海大阵中的鲲鹏就不出手,静观萧阳痛苦而死;要是血海大阵奈何不得萧阳,隐藏其中的鲲鹏就突然现身联合血海大阵将萧阳逼入绝境,致萧阳于死地。

初始,血海大阵影响了萧阳,所以鲲鹏没有出现,在暗中静观;但如今,血海大阵眼看就要破了,萧阳就要破阵而出,鲲鹏再也忍耐不得,现身于阵中。

如此看来,显然,冥河和鲲鹏早已筹谋许久,就是为了在血海大阵中必杀萧阳。

麒麟老祖将事情想通,不由冷哼道:“真是好手段,好心机,好不要脸!”(未完待续。)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