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连锁反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见鲲鹏突然现身于血海大阵中,元始天尊也一时怔愣,随即也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不由的他也对冥河鲲鹏二人一阵鄙视。

二人好歹说来也是和帝俊太一一辈,可以说是萧阳的前辈了,但如今却耍这种阴谋算计,要致萧阳于死地,可谓是寡廉鲜耻了,让人瞧不上。

但瞧不上是瞧不上,元始天尊不仅不会阻止他们,还会推波助澜,谁让他们的目的相同呢,就是除了萧阳,以免后患无穷。

所以,麒麟老祖见鲲鹏现身,再次愤怒的要出手打散那血云,元始天尊却是又出手阻拦了他,笑道:“道友,你我早已说好了,这争斗你我不插手,还是静观其变吧,啊?”

“哼!”麒麟老祖冷眼看着元始天尊,语气不善道:“元始道友,你说要是青阳在昆仑出事,你还是包庇者,你觉得嫦羲和女娲会善罢甘休吗?”

“不善罢甘休又如何?”元始天尊笑道:“女娲势单力孤,除了拿鲲鹏出气,连冥河也奈何不得,更何况贫道?”

“而嫦羲,呵呵。”元始天尊摇头道:“她也只剩下枯坐月宫了,修行之路想要再进一步,难啊,没有混元大罗的修为,如何能找贫道的麻烦?”

元始天尊说的有理,麒麟老祖也反驳不得,但他突然眼睛一转,又想到了一人,一想到这人,愤怒的麒麟老祖平静了下来。

他笑道:“你还忘了一人,不说嫦羲女娲会不会找道友麻烦,我肯定白虎那家伙定是会找你麻烦的,要知道青阳可是他为白虎一族选的后路靠山,精心培养了几千年,青阳要是在昆仑出事,就断了白虎一族的后路,我想白虎不说直接杀上昆仑,恐怕他对昆仑一脉的人以后说不定也是杀无赦的态度呢。”

这话让本来轻松的元始天尊神情不由凝重了起来,他抚摸着手中的玉如意,眼中若有所思。

如今,五族和六圣之争还未有一个结果,而且他们之间也相当克制,不曾血拼厮杀,这次争斗之前,还有了约定,点到为止,或擒或镇压,不能妄自开杀戒。

那要是萧阳在昆仑出事,还真的有可能惹来许多麻烦,毕竟白虎可真是把萧阳当作传人和白虎一族的后路靠山,甚至对待萧阳比之白虎一族的虎阳太子还要用心。

萧阳出事就等于让白虎的上万年心血全部白费,也让白虎一族失去了退路,说不定白虎还真的因为白虎一族没了退路,发疯掀了棋盘,不遵守之前的约定,亲自出手,闹一个天翻地覆。

那到底值不值得冒险试着将萧阳除去呢?一时,元始天尊陷入踌躇。

最后,他笑道:“也罢,那我就看在白虎神君的面上,不让青阳陨落于此,但是我要是允许道友从鲲鹏冥河手中救下青阳,镇压他几千上万年想来白虎神君也说不出什么吧?”

麒麟老祖闻言,摇了摇头,笑道:“道友这话言之过早,我们且看青阳是否真的会陨落于鲲鹏和冥河之手。”

“呵呵。”元始天尊轻笑道:“有一个鲲鹏缠上他,又身处于血海大阵中,还有外面的冥河施法遮掩鲲鹏的存在,你觉得青阳有可能活下来,甚至破阵而出吗?”

闻言,麒麟老祖笑笑不语,只抬头看向虚空的阵中画面,他在期待着萧阳能够亲手破阵而出,而不是让他动手救他出来,也不仅他期待着,洪荒各处也都有人在注视着,期待着。

……

须弥山。

白虎洞,白虎神君看着血海大阵中突然出现的鲲鹏,不由愤怒的虎啸起来。

“吼!”

悠长愤怒的声音响遍须弥山,许久才停下,他冷笑着看了看画面中的鲲鹏,还有阵外施法的冥河,然后走出了洞府,对着须弥山山巅吼道:“接引准提,昆仑的麒麟是被元始绊住了,无法出手,那青阳身为接引你的大弟子,我也不拦你,他如今被鲲鹏冥河算计,你们可要出手相救?”

大雄宝殿里的接引准提闻言,面面相觑,这场昆仑争斗是五族和六圣之间的较量,他们自然也在默默关注着昆仑山的一举一动,自然也看到了此时被鲲鹏和冥河算计了的萧阳,他们也在犹豫踌躇,不知是该清理门户,还是救下萧阳。

“师兄,你说该如何做?”准提沉吟半晌,问道。

接引强自压下因修行《大梦真经》而不稳繁杂的心绪,说道:“等着吧,等青阳到了危机关头,就通知药师出手,用符诏镇压,把他带回须弥山。”

“是,师弟明白了。”

准提轻点头,认同此做法,这不但能够救萧阳一命,同时也达到了之前镇压萧阳的目的,这是恩威并施之策,想来定可以震慑萧阳一番。

他们有了打算,而白虎洞前的白虎神君久久听不见他们的回应,不由气恼道:“同不同意吱声一句,怎么成了哑巴?”

但依然没有回应,这让白虎神君无趣的又转回白虎洞中,虎爪一挥,抬头看着血海大阵中的萧阳,苦笑道:“小子,不要让我失望,我也期待着你能破阵而出,不要让我亲手相救,不然,我把白虎一族托付于你,也不放心啊,说不得哪时就被人算计了。”

……

南明火山。

凤祖看着鲲鹏出现于血海大阵中,冥河在外施法遮掩鲲鹏的痕迹,她不由冷笑道:“这位当年的万妖之师可真是不留任何情面退路了,他就不想想青阳要是死于他手,你会饶的了他?我记得招妖幡里他的名讳还在上面吧,洪荒虽无穷大,他想隐遁很容易,可手握招妖幡的你就随时可以弄死他吧,如此,他怎么还去招惹青阳?不怕你弄死他?”

女娲闻言,也皱了眉头,摇头叹息道:“或许鲲鹏是万年来修为停滞不前,前路已断,大道不通,而害他至此的就是帝俊太一,所以他迁怒于青阳也无可厚非,再加上上次青阳斩了他的身躯,让他修为倒退,他怀恨在心,又大道不通,一时想不开,想要和青阳同归于尽也说不准呢?”

“可能吗?”凤祖不赞同道:“鲲鹏如此阴险狡诈之人,他可能不顾性命而报仇?”

女娲不答,看着血海大阵中和萧阳对峙的鲲鹏,她手中黑光一闪,黑色的招妖幡就出现在她手中,她就要找到鲲鹏的名讳施法。

这时,凤祖阻止她道:“不用急,且再看看,我想看看青阳的手段,看他能否破阵而出,看看他配不配的上玲珑。”

“嗯?”女娲疑惑的看着凤祖,说道:“这话从何说起?”

“呵。”凤祖轻笑,无奈道:“万年前,青阳来南明火山,就和小女玲珑阴差阳错的有了纠葛,二人万年不见,情丝却始终不断,好似藕断丝连一般,我自是认命了,想着好好的考究青阳一番,如今正是好机会。”

“哦,原来如此。”女娲恍然,于是她也不急着动手收拾鲲鹏了,也只看着萧阳的手段,看他是否能够破阵而出。

……

东海,金鳌岛通天教主不屑于耍小手段的冥河鲲鹏,又期待的看着萧阳,喃语道:“身为金乌一脉,号称圣人弟子之首,可别让人小瞧了去。”

水晶宫中的青龙神君则是幸灾乐祸的笑道:“让你猖狂,现在被人算计可不是活该,哼,最后也不过是落得帝俊太一的下场。”

汤谷,一老者负手看着深陷血海大阵中的萧阳,摇头道:“让我看看你有没有长进,再出手也不迟,也算是当初答应帝俊太一羲和等人照拂于你了。”

如此,一时无人插手血海大阵中的萧阳和鲲鹏的争斗,而昆仑玉虚宫外的人又被冥河施法遮掩,不知鲲鹏已进入血海大阵中,所以血海大阵中,争斗一触即发。

萧阳面对着突然现身面前的鲲鹏,神情顿时凝重无比,他心里念头急转,也想清楚了事情的大概,然后他双眼犀利的盯着鲲鹏,冷声道:“鲲鹏?你和冥河联手算计我?”(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