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阴谋暴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然不止如此?”

鲲鹏看着浑身被太阳真火笼罩的萧阳,本来志得意满的笑脸,此时突然变了脸色,脸庞扭曲愤恨的盯着萧阳,咬牙切齿,或许这萧阳周身的太阳真火又让鲲鹏仇恨爆表,让他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回忆。

所以,鲲鹏也不再玩猫戏老鼠的游戏,他大声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死也要拉你陪葬!”

说完,不仅抛出了妖师宫镇压而下,还亲身下场要和萧阳肉搏一战,显然他想要迫不及待的看着萧阳死去的样子了。

鲲鹏是天地间顶级神兽,肉身自是不俗,可萧阳这具化身虽只是一具化身,但是却是融合了帝俊太一的精华而炼,还修炼的八/九玄功,他的肉身也并不差于鲲鹏丝毫。

所以,面对鲲鹏亲自下场,萧阳不但不惧怕,还挺身迎着鲲鹏而去。

顿时,萧阳和鲲鹏打在一起,纠缠的难分胜负,而时不时偷袭的妖师宫则和宝莲灯或者昊天镜碰撞在一起,一时,法宝,肉身的切磋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清谁占了上风,谁落了下风。

……

玉虚宫外。

本来眼见血云上的修罗鬼影都渐渐消散了,所有人都等着萧阳破阵而出,但许久过去,萧阳不但没有破阵而出,随着冥河老祖的施法,血云汹涌的翻滚的更加剧烈,显然血云中正在发生更加

激烈的争斗。

一时,众人不错眼的盯着血云,而期待萧阳破阵而出的玄女更是皱紧眉头,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轻声喃喃道:“刚刚明明修罗鬼影都消散了,怎么血云翻涌的如此剧烈?难道青阳有了麻烦不成?”

“不行,我要去救他,我不能在待在这儿,我要进阵救他。”

玄女心里盘旋着这样的念头,表情更显焦急,但她被西王母定住,动弹不得,一时无法行动,所以她只得可怜兮兮的看着西王母,苦求道:“娘娘,让我进阵吧,是生是死,我都认了,只要和他在一起,玄女一切都甘之如饴。”

西王母暼了她一眼,叹息一声,直道痴儿痴儿,就是不解除定身之法,敷衍道:“再看看吧,若是青阳道人真的有什么危险,嫦羲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别看她任由青阳道人进入血海大阵,理也不理,其实就算看在羲和的面上,她即使再不喜青阳道人,依旧会出手保他无事。”

话是如此说,但玄女看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毫无举动的嫦羲,好似嫦羲真的不理会萧阳的生死,玄女不肯定她是否会出手了。

所以,她继续苦求道:“娘娘,嫦羲宫主是嫦羲宫主,玄女是玄女,若是在青阳危机时刻,玄女还安然坐在此看着他深陷险境,这岂不是让人心寒?

“玄女好不容易盼了万年,终于得到了结果,即使为了这结果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玄女亦不曾后悔过,娘娘,您就成全我吧?”

但任由玄女如何动之以理,晓之以情,西王母都不曾答应她,只道:“你投我门下已有万年之久,我待你和**犹如亲女,我如何会看着玄女你进阵去送死?所以你还是莫要多说,只静观其变吧。”

“娘娘。”

玄女又唤了一声,但西王母转过头不理会她,这让玄女一时皱紧了眉头,看着空中翻涌血红的血云,动弹不得的她默默祈祷着:“青阳,快点出来吧,我在这儿等着你。”

她这样祈盼了许久,那血云却是更加翻涌的剧烈了,凶险暴戾至极,但萧阳依旧没有破阵而出,可冥河也没有收起血云来,显然萧阳还在阵中,并未陨落。

“嗯?”

突然,不知谁轻咦一声,道:“刚刚你们可看到血云中那青阳道人的身影,还有法宝宝莲灯?”

“看到了,怎么了?青阳道人进入阵中,血云中有他很正常啊。”有一人不解道。

那人又道:“可是我看见那和宝莲灯相碰撞的法宝是一座宫殿,好似鲲鹏的妖师宫一般。”

这话一出,顿时让在座众人一惊,各个不信道:“你看错了吧,鲲鹏早被吓破了胆,来也不敢来昆仑,怎么会在血云中显现出妖师宫来?”

那人略想了想,摇了摇头犹豫道:“或许吧,我也只是到北冥海远远看过妖师宫几次,或许我看错了。”

但即使他不确定,阵外的冥河老祖也不由一惊,忘了施法遮掩鲲鹏的行迹,顿时在一瞬间让鲲鹏在血云表面上暴露了出来。

虽然只是一瞬间,可在座之人都一错不错的盯着血云,鲲鹏的身影一显现,顿时满座哗然。

“鲲鹏!”

“真的是鲲鹏?”

“是鲲鹏!”

……

惊讶之声此起彼伏,而大能们见鲲鹏在血云中显现身形,各个心里念头急转,也把冥河和鲲鹏的谋划猜了个七八,一个个面面相觑,又都沉默不语,毕竟萧阳与他们无恩无怨,他们只是都不愿得罪冥河罢了。

而西王母更是叹息一声,她看了看玄女,见玄女哀求的看着她,道:“娘娘,让我去吧。”

当然,西王母不可能让玄女进阵送死,她叹息一声,为了玄女,不甘不愿的出手,一掌向血云打去。

但却被冥河拦住了,冥河见鲲鹏已被暴露,也没再施法遮掩,盘坐在红莲之上,冷笑地看着出手西王母,道:“西王母道友,你宽宏大度,不愿为当年的因果计较,怎么反而还出手助他?破坏老祖我的好事?”

不等西王母说什么,突然一条白练就向血云打去,这是嫦羲出手了,正如刚刚西王母所言,她不可能看着萧阳死去,她答应过羲和照拂萧阳陆压,即使她不喜他们兄弟,答应了羲和的她还是会做到的。

“砰!”

白练还未击中血云,又被冥河挡了回来,十二品红莲的防御坚固无比,不管是西王母的一掌,还是嫦羲的白练都奈何不得它。

冥河见嫦羲出手,他没有对嫦羲说什么,只是守护在血云身边,冷笑着对所有在场之人说道:“青阳今日必死,谁敢出手,就是和我冥河为敌!”

这话霸气十足,果然震住了众人,西王母也收手了,她心里自有衡量,要不是因为玄女,以她和金乌一脉的恩怨,她才不会出手助萧阳呢。

如今,一有嫦羲出手,二有冥河老祖放狠话,她觉得有嫦羲出手她就不必再插手了,也不必因此得罪死冥河,那并不值得。

但冥河此话让西王母收了手,可嫦羲却是听而不闻,她飘飞在空中,与冥河老祖对峙,面无表情的不多说废话,白练就攻击而去。

冥河冷哼一声,自是迎面而战,一时,和嫦羲战在了一起。(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