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葬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嫦羲冰冷着脸,收回那条刚刚攻击冥河的白练,她看着那愈加翻涌剧烈的血云,还有血云表面显现出来的萧阳和鲲鹏争斗的身影,见萧阳只不过是强撑着和鲲鹏交手罢了,时不时他就有点力不从心,踉跄往后退。

看此情状,嫦羲就明白血云中的萧阳如今情况不妙,时间再耽搁下去,或许还真的有可能陨落于其中。

所以,嫦羲移开目光,盯着冥河,不再废话,纤手一指,飘飞的白练又向冥河攻击而去。

白练如同一道速度极快的白色极光,它寒冷,全身冒着寒气,好似要冻死冻碎敌人的灵魂,它杀气腾腾却又无声无息,但所有人都明白,哪一个人被它击中,都将瞬间变成粉末,湮灭无踪,魂飞魄散。

就是有着十二品红莲护身的冥河见这白练攻击而来,感觉到其中的偌大威力,也不敢狂妄的只依靠红莲的防御而任由白练击中。

他冷哼一声,化作一道红光,避开攻来的白练,同时还不忘护着那朵血云,以防嫦羲打散,救萧阳出来。

但白练所化的极光穷追不舍,冥河所化的红光到哪,它就追到哪,如同认定了敌人似的,不击中敌人决不罢休。

冥河躲了半晌,见无法摆脱白练的攻击,不由的再次冷哼一声,突然停下了身形,然后他双手飞快的结出法印。

“吟!”

两柄血剑突然现身身前,它们剑身赤红,煞气凛然,犹如两柄杀剑一般,震人心魄。

顿时,下面有些见识之人惊呼:“元屠,阿鼻!”

“对,正是传闻中的血海双剑!”有人也认出来这两柄剑,附和道。

“冥河当年刚从血海踏足洪荒时,就是凭借这元屠阿鼻二剑和座下的红莲闯出偌大的名声,杀遍洪荒,留下杀神的赫赫威名。”

这是一位散修混元大能,他说着这些,看着那煞气凛然的二剑,眼神怯怯,语气还带着些微惧怕,显然相当忌惮这元屠阿鼻二剑。

众人闻言,不由一片哗然,他们没怀疑过这位散修大能的话,毕竟能让一位混元大能露出畏惧之色,显然这东西对他威胁太大,甚至能够直接取他性命。

一时,场面热闹了起来,一个个压低声音谈论着元屠阿鼻二剑,或者打听冥河老祖以前的事迹,然后一个个看着与冥河老祖对峙的嫦羲,面露怜悯,都认为嫦羲惹上冥河老祖,和冥河老祖争斗,今日必是死定了。

这也是嫦羲久居月宫,不曾在洪荒闯荡走动,也不曾留下什么威名,只是众人知她是月宫之主罢了,却都不知她的修为和手段,比不得冥河老祖让人畏惧,所以才让众人认为嫦羲对上冥河,必输无疑。

但实际上呢,嫦羲修为已经混元圆满了,已是到顶了,而冥河老祖也是混元圆满了,但要说冥河老祖稳赢嫦羲,那可说不定。

冥河老祖有元屠阿鼻二剑,有十二品莲台伴身,但身为月宫之主的嫦羲难道就没什么依仗吗?帝俊太一还有东皇钟和河图洛书相伴生呢,没道理嫦羲羲和没有。

所以,嫦羲定也是有所依仗的,所以即使她看着杀气凛然的元屠阿鼻二剑迎上了攻击而去的白练,不过片刻,就将白练削成无数碎片,飘落在半空中,她眼睛里的神情也一点波动都没有。

她只是对着那白练碎片一指,无数碎片又重新聚拢过来,恢复如初,然后飘飞到她的玉手上。

嫦羲抚摸着白练,然后收了起来,没有去理会下面众人的议论,她淡声对冥河道:“把他放了。”

声音清晰而又坚定,既不是威胁,也不是哀求,嫦羲就这样淡淡的对冥河说着,好似理所应当一般。

但冥河老祖如此煞费苦心的将萧阳诓骗进去,就是为了将萧阳置于死地,如何会因嫦羲一句话就放了萧阳,这简直是笑话。

当然,冥河也把嫦羲这话当作一个笑话,所以他不屑的嗤笑道:“哦?宫主凭什么让冥河放人?”

嫦羲不回答,只重复一句道:“把他放了。”

依旧冷淡的言语,好似命令一般,这激起了冥河心中的怒气,他虽听鲲鹏说过嫦羲难缠,但到底没和嫦羲交过手,所以面对嫦羲一个女子,还是一个如此高傲狂妄,敢于在他面前下命令的女子,不由怒气勃发,冷笑的激道:“嫦羲宫主好大的口气,要救青阳,就来试试。”

嫦羲抬头双眼淡漠的看着冥河,见他果真没有放人的意思,而血海里的萧阳也已经支撑许久,如今已经有些招架不住的样子,再也拖不得了。

于是,她不由抿了抿嘴唇,然后闭上双目,双手飞快掐诀,显然要施法出招了。

见状,冥河老祖瞬间提起了万分警惕,他虽有点轻视身为女子的嫦羲,但面对一位同级数的大能,再怎么轻视也不会过多的低估对手。

所以,嫦羲一闭眼掐诀,冥河身前的元屠阿鼻二剑就“吟”的一声,剑鸣不休,准备随时攻击,而座下的红莲也随着红光大作,护持他周身,如临大敌。

不过片刻,随着嫦羲的掐诀,众人突然感觉天地一片凄冷,一片寂静,甚至说是这是一块死地。

但昆仑山乃是元始圣人道场,怎会成为一块死地?那是不可能的,但众人的感觉不会骗自己,如今他们就是觉得自己如同处于死地一般,连呼吸都艰难。

“看!”

一人忍不住惊呼,瞬间站了起来,他一指指着施法的嫦羲,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嘴唇不断颤抖着道:“那……那是太阴……太阴星,火红的太阴星。”

不用他说,众人也一个个呆滞的看着嫦羲,看着她头顶上的火红的太阴星,不敢相信的看着嫦羲,她居然把太阴星都招来了,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直接毁天灭地吗?

众人如此想,但见识广博的西王母等大能虽然也被嫦羲的手段震了一下,但到底看清楚了那火红的太阴星并不是真正的太阴星,只是虚影罢了,受嫦羲的牵引而来到此处。

但它虽不是真正的太阴星,但它的威力在场之人没有谁敢小觑,就是对峙的冥河见到嫦羲召唤而来的太阴星,也是紧紧盯着停止掐诀,双手托着火红的太阴星的嫦羲,身前的元屠阿鼻二剑更是轻鸣不停,不敢有丝毫懈怠。

“我再说一遍,把人放了。”

依旧平淡的语气,嫦羲托着头顶上的红月,见冥河不答,不由表情更加冰冷,然后义无反顾的将红月向冥河扔去,无情道:“葬月!”(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