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震慑全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轮红月直直的向冥河攻去,众人早已失声,无言地看着那红月,而直面葬月的冥河更是直感觉到死寂扑面而来。文

对,就是死寂!

死一般的沉寂!

好似面对死亡一般无力,冥河老祖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那轮不断靠近的红月,就是当年面对帝揩一,面对圣人,面对周天星斗大阵,他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死亡的感觉。

如今,他切实感觉到好像他就要死了,但是他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死,于是,他瞬间回过神来,想要避开这轮红月,但他现无处可避!

他只能咬牙硬着头皮迎接这轮死寂的红月,他现在颇为后悔,要是早知道这嫦羲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手段,他可不会去招惹她,要对付萧阳,也会挑嫦羲不在场的时候。

但再怎么后悔也已经晚了,葬月来了亡来了{只能接了下来。

“吟!”

元屠阿鼻二剑垂死挣扎一般的鸣叫起来,面对死亡,这轮邪异的红月,元屠阿鼻二剑也感到威胁,好像这轮红月不仅能够让人瞬间死亡,还能够让法宝死亡,使他们失去灵性成为废品。

所以二剑轻鸣有灵,有些畏缩,但在冥河老祖的催动下,还是不得不二剑齐,向红月刺去!

但红月是光!

红月是死亡!

光是切不断的,打不散的!

死亡是必须面对的,无法逃避的!

所以,注定刺来的元屠阿鼻二剑没有任何效用,它们刺向红月,但是却又穿透红月,然后哀鸣一声。

“吟!”

元屠阿鼻二酵犹如破铜烂铁一般直直下坠,赤红的剑身也暗淡了下来,全身杀气成为死气。

“砰!”

元屠阿鼻二剑跌落在地,所有人都傻了,只眼颈直地看着躺在那破铜烂铁般的两柄剑,谁也没想到刚刚所有人都惧怕的两柄威名赫赫的接然就这样被废了!

所有人也没想到那葬月居然如此厉害,如此邪异!

不害的不是葬月,而是施展葬月的人。

“咕噜。”

众人咽了咽口水,抬头畏惧地看着空中的白衣月宫宫主,她依旧是如此面无表情,只盯着那轮还在向冥河压迫而去的红月,无视众人的畏惧和震惊!

直面面对红月,冥河只看了失去灵性,从极品先天灵宝瞬间成为破铜烂铁的元屠阿鼻二剑一眼,他就没有丝毫的对抗之心,忙将那朵血云挡在前面,威胁道:“嫦羲,快让这葬月停止,不然我死,青阳也要跟着一起死!”

嫦羲闻言,皱了皱眉头,葬月之术一旦动,就是给人死亡,给生灵带来终结,如何可能说屯停?就是嫦羲使用葬月之术,也不可能随时终止此法,她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所以,嫦羲摇了曳,她无情道:“青阳死了也罢,我已遵照羲和姐姐的所托,多次照拂于他,要是他今日死了,我日后替他报仇就是,再去血海走一趟,让血海真正的成为一片死地。”

无情的言语让众人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场面陷入死寂,此时更是没人敢一言,就是碧霄这等刁蛮任性之人也不敢多话,而玄女听闻后,虽想开口让嫦羲救一救萧阳,但西王母又一指,让她无法说话,成了哑巴。

西王母看着玄女不满的眼神,苦笑道:“羲和死后,嫦羲不会听任何人的,多说无益。”

但玄女不信,她不甘心的看着那红月向那朵血云和冥河压迫而去,看着阵中的萧阳,鲲鹏,冥河等人就要身死葬月之下,嫦羲果真只是看着,而没有什么举动阻止葬月,她心里顿时冷了。

见状,弥勒药师二人对视一眼,想起刚刚接引准提传来的嘱咐,等萧阳危机之时,用符诏镇压他,带回须弥山。

如今,蹿阵中的萧阳,被葬月无差别的攻击的萧阳显然是蹿危机之中,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药师从袖中拿出那张接引赐下的符诏,向冥河一扔。

符诏中蕴含着接引圣人的法力,尽管冥河再怎么想要和萧阳陪葬,面对接引这位圣人的一击,也是脆弱不堪,被符诏中的法力甩到一边。

然后,那朵血云就被镇压在符诏之中,血云中的所有人都瞬间被镇压下来,静止不能动弹!

鲲鹏不能动!

萧阳不能动!

波旬乌摩等修罗也不能动!

争斗激烈的场面一时如同静止一般,所有人都猜到是外面生了什么变化,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变化让他们如此静止不能动弹,他们更不知道他们差点死在嫦羲的葬月之下。

众人见冥河都被符诏甩到一边去了,都知道弥勒药师二人是奉接引准提二圣法旨做事,也没人敢为难他们,只眼睁睁的看着二人收了符诏就要走。

但这时,嫦羲问道:“你们要带他去须弥山?”

刚要走的弥勒药师顿时僵住了,他们惊惧地看了一眼还被葬月压迫即将死亡的冥河,转过头僵着脸笑道:“嫦羲宫主,师尊有命,带大师兄回山。”

“他不喜欢须弥山。”嫦羲淡淡的道。

然后呢?然后自然是你们不能带他回须弥山,弥勒药师当然清楚嫦羲的意思,但他们为了完成接引准提吩咐的任务,硬着头皮说道:“可是,可是师尊有命,做为弟子的不敢不从,望宫主体谅。”

“唉!”嫦羲叹息一声,没有看他们,而是盯着被葬月追上的冥河道:“你们看冥河。”

“啊?”

弥勒药师二人一愣,然后不由自主的转头向冥河看去,只见葬月已经接触到冥河,无声无息的穿过冥河,冥河惊惧地瞪大了眼睛,然后死亡,重重地从空中坠下!

冥河死了!

或许他以后还会在血海复活,但至少这刻他死了!

这威慑了在躇有人,即使西王母镇元子等人都神情凝重,他们面面相觑,再看向嫦羲,一个个神态各异,复杂难言。

“你们也要我出手吗?”嫦羲不带一点威胁的口气,却又是实打实的威胁道。

闻言,弥勒药师不由瞳孔一缩,惊惧不已,他们可不想尝试葬月的威力,冥河死了能够在血海复活,但他们死了可就是真的死了。

但让他们直接将符诏交给嫦羲,二人又是不甘愿的,毕竟这是接引准提早已吩咐他们的任务,并且一再交待要把萧阳带回须弥山,要是他们空手而归的话,实在是愧对师尊师叔了。

所以,面对嫦羲的威胁,弥勒药师二人一时踌躇不言,不知如何办是好。(未完待续。)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