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鲲鹏自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

接引紧皱了眉头,他不断的掐着法印,控制着昆仑山上的符诏与玉如意和白练相互争斗,并且想要寻着一个空隙,遁回须弥山。

但是,面对玉如意和白练的夹击,即使是接引,他也无法找到一丝空隙,只得控制着符诏和玉如意、白练不断的纠缠着,再做打算。

可他是如此想,身在昆仑的麒麟崖下的元始却是一心想要把萧阳留在昆仑,镇压起来,他不可能让接引带走萧阳,更不可能放萧阳回到天庭,成为以后的大祸患。

所以,元始发现符诏只一味和玉如意纠缠或者躲闪,他不由冷哼一声,眼中精光闪烁,手掌一翻,再次加**力催动了玉如意。

顿时,玉如意碧光大盛,更猛更急的攻向符诏,再加上有嫦羲的白练在一边掠阵,还有接引正处于修炼《大梦真经》的玄妙状态,不能全力出手,那他自然不是元始天尊的对手。

一时,符诏金光暗淡下来,颇有马上这符诏就要破裂之状,见状,玉如意更是加大了攻击力,不断的向符诏打去。

眼看着符诏表面已经出现了裂痕,就要破灭之时,突然又有一七彩色泽的小树现身,一刷就将玉如意刷到一边,然后它就要护着有了裂痕的符诏离开昆仑山,往须弥山而去。

“七宝妙树,准提!”嫦羲一见到那突兀出现并且插手的七彩小树,不由神情更显凝重,她喃语道:“你们师兄弟居然都出手了,青阳,你们还真看的起他!”

当然看的起,如今的洪荒形势,谁能够忽视萧阳呢?圣人也不行。

萧阳的修为在大能中不算什么,\'在圣人眼里,也不过是赞一句天赋跟脚极好,但他的依仗是周天星斗大阵,而且他如今还控制了天庭,若是哪个人控制了他,或者他倾向哪边,都对如今的洪荒形势有巨大的影响。

要是萧阳真的被带往须弥山,那接引准提起码要少辛苦亿万年的时间去发展教派,只那萧阳聚拢的妖族就能让西方教威压其他三教,更别说还附带一个天庭了。

所以,接引准提对萧阳是格外重视的,这次也是有很大的决心定要将萧阳带走,甚至不惜二人亲自出手。

但是,不管有多大的决心,都必须有力量来做,不然就是自不量力了,而接引准提想要在昆仑带走萧阳,就有一些自不量力的感觉,元始天尊毕竟不是好惹的。

见那七宝妙树要护着快要破裂的符诏遁走,玉如意传来元始天尊的冷哼声,然后,它毫不犹豫的化作一道碧光追去。

而那白练在原地犹豫了一阵,不知该不该跟进,毕竟那是三位圣人交手,嫦羲能够咬牙撑了这许久,已是到了极限了。

可要是不跟进的话,若是最后萧阳不管是被带去须弥山,还是被抓来昆仑山,最后都逃不过一个镇压的名头。

于是,嫦羲想了想,低声道:“羲和姐姐,妹妹尽最大的努力保住他,若是妹妹有心无力,姐姐也不要怪罪妹妹。”

然后,她一咬牙,纤手一指,那道原地踌躇的白练刷地一下追上玉如意,见玉如意正和七宝妙树争斗,而那快要破裂的符诏只是在一边漂浮着,它全身暗淡不已,再加上那身上几道裂痕,好似再被什么东西攻击一次就会完全破裂一样。

白练在空中停顿了片刻,见玉如意和七宝妙树斗的难解难分,碧绿之光和七彩炫光分分合合,眼花缭乱,它没有插手,而是暗中盯上了那暗淡的符诏,等着一击必中的时机。

那时,符诏完全破裂,镇压解除,萧阳这才能够被放出来。

有了此打算,白练又等了片刻,七宝妙树被玉如意死死缠着,抽不出丝毫空来庇护那破损的符诏,这是一个好机会!

顿时,“刷!”

白练向着破损的符诏攻了过去,速度超乎想象的快,只一瞬间,就要击中符诏,就要将早已破损的符诏破除掉。

这时,七宝妙树中传来准提的声音,他大怒道:“嫦羲,你敢!”

但不管他如何大怒,如何语气不善的警告,那白练没有丝毫的停息,直接击中了那破损的符诏的裂痕,直接将符诏劈成两半。

“轰!”

一声巨响,分成两半的符诏中间发出无量金光,刺人眼睛,那血云也随之被打散,空中又下起了血雨。

金光,血雨和昆仑的渺渺仙境,如此三种事物让场景变得诡异异常。

但是所有人都不曾注意这些,他们都只盯着那突然从符诏中出来的人,萧阳,鲲鹏还有波旬乌摩二人,而其他的修罗喽啰早已死在嫦羲的那一白练之下。

“嗯哼!”

萧阳从血海大阵中跌落下来,闷哼一声,踉跄了一下,然后擦了擦嘴角上的血,他看了一眼同样跌落下来的鲲鹏,再扫了一眼周围,顿时被那缠斗的玉如意和七宝妙树吸引了目光,连掉落在地上的宝莲灯也顾不得去拾起来。

只见碧光和七彩如同两条蛇一般,来往不断,然后,碧光正面碰上七彩,玉如意和七宝妙树碰撞,顿时,两宝中间老似平静无波,但是萧阳却是被那威力震的再次后退几步,这才站稳了身形。

然后,他再抬头看去,玉如意和七宝妙树早已分开,只听七宝妙树传来准提的声音道:“唉,青阳既已能够从师兄的符诏中出来,那就是定数了,我也不强求再带他回须弥山,元始道友,贫道走了!”

说完,七宝妙树也不耽搁丝毫,直接裹着弥勒药师二人,就化作一道七彩光芒离开了昆仑山。

而空中的玉如意见他如此干脆,也不曾为难,只在空中停顿了片刻,然后它朝向萧阳问道:“青阳,我免了你被接引准提带回须弥山,被镇压的惩治,你该如何回报于我?”

闻言,萧阳微微笑了笑,正要说话时,那白练突然飘飞到萧阳面前,嫦羲站在空中,面对着玉如意道:“那元始圣人想要怎样的回报?”

嫦羲问得直白,同时她也大概明白元始天尊想要什么,不过是想把萧阳留在昆仑,让他无法依仗着周天星斗大阵,给他们六圣添乱罢了。

果如嫦羲所料,玉如意传来元始天尊的笑声道:“贫道只不过是想邀请青阳在昆仑听道几千年罢了,等五族和六圣有了最后结果,自会放青阳离去,嫦羲宫主不必担忧。”

这是变相的软禁和镇压了,萧阳心中凛然,但同时他也不在意,他这只是一具化身罢了,留不留在昆仑都无所谓。

所以,他正要回答元始天尊时,他们刚刚完全忽略了的鲲鹏突然暴起发难,直冲着萧阳而来,猖狂大笑道:“青阳,和我一起死吧!”

说着,他来到萧阳面前,表情狞笑畅快,就要自爆,和萧阳来一个同归于尽。

“退!”

众人本来都在密切关注着着嫦羲和元始天尊的谈话,谁想被人忽视的鲲鹏居然此时杀了出来,而且一来就要和萧阳拼命自爆。

众人反应过来,忙呼喝着带着门人下属退的远远的,毕竟一位混元大能的自爆,不说毁天灭地,但整座昆仑山定是要晃动几下,他们这些就近之人,说不定还可能遭池鱼之殃,死去或者被震伤不少。

而直面对鲲鹏自爆的萧阳,恐怕也只有陨落的一途了,就连嫦羲也救之不得,萧阳也暗自庆幸一声道:“幸好只是一具化身,不然这次死定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