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只怪他是弱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鲲鹏已经来到萧阳面前,他狰狞着对着萧阳张嘴大笑,然后就要自爆。

被定住的玄女见状,此时她被西王母拉着向后飞退,眼看着萧阳和鲲鹏就要同归于尽,她眼里顿时涌出不敢置信,还有深深的恐惧,恐惧萧阳就这样离他而去。

同时,面无表情的嫦羲也不由变了脸色,她不忙着后退,而是纤手一指,指挥着那白练立时绑住萧阳,想要将萧阳和鲲鹏拉开距离。

但是,一切都徒劳无力,白练是绑上了萧阳,可鲲鹏此时也紧紧抱着萧阳,萧阳摆不脱鲲鹏,只能任由鲲鹏自爆,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

所以,鲲鹏志得意满地大笑着,然后就要自爆,与萧阳同归于尽,萧阳也早已闭上眼,准备舍弃这具化身,任由它陨落了。

却没想到,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鲲鹏就要自爆之时,突然,鲲鹏“呃”了一声,双眼睁大,不敢置信,他在自爆的前一瞬间居然不能够动弹了。

明明他的自爆举动是那么突然,是那么让人无法防备,就是圣人也无法在这瞬间就制住他啊。

但多说无益,事实就是在这一瞬间,鲲鹏突然无法动弹了,不管他如何不敢相信,他就是僵着身子紧紧抱着萧阳,无法催动自身法力,走到最后一步,自爆自身。

也就在这一停顿的霎那间,那空中的玉如意也瞬间化作一道碧绿之光向停顿的鲲鹏含怒的迎面砸来,正中鲲鹏的太阳穴。

元始天尊怎能不怒,只差点他的道场就要被鲲鹏自爆而毁掉了,这不仅是道场的问题,更是关乎自己的颜面,若是玉虚宫被毁,还是他在昆仑之时,当着他的面被毁,那他这个阐教掌教如何有颜面面对洪荒大能?

所以,大怒的元始天尊这一玉如意砸下去,当场,鲲鹏就呆滞了瞬间,然后萧阳就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鲲鹏犹如一股青烟一般,消失无踪,最后只留下鲲鹏死前那愤怒怨恨不甘的吼叫声:“女娲!”

没错,在死前,鲲鹏终于想明白了为何自己自爆时,会有那霎那间的停顿,会让玉如意抓住那一瞬间含怒出手,那是因为手持招妖幡的女娲动手了,她见鲲鹏要和萧阳同归于尽,就使用了招妖幡,对着招妖幡上的鲲鹏的名讳施了法。

尽管鲲鹏早已逐步摆脱了招妖幡的控制,招妖幡除了让他神魂不全,修为无法圆满以外,对他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

但是就这点微乎其微的影响,就在这关键时刻,让他停顿了一瞬间,同时让他的盘算也彻底落空,到底最后,他没有拉萧阳一起死去。

……

南明火山。

女娲娘娘看着手中的招妖幡,尤其是盯着招妖幡上的鲲鹏的名字,见它逐渐的变淡,最后消失无踪。

然后,她有些感慨地叹息一声道:“他死了,魂飞魄散!”

一时,女娲想起了鲲鹏的过去种种。

初始,鲲鹏被帝俊太一逼迫加入妖族的凶狠不甘;之后,鲲鹏融入妖族了,成了众妖敬重的万妖之师,他带领着妖族南征北伐,对妖族所做的贡献并不少于她和伏羲。

当然,巫妖之战前,鲲鹏又背叛了妖族,逼上天庭,想要得到招妖幡,完全脱离妖族,但最终失败,成为丧家之犬,在洪荒躲躲藏藏。

如今,鲲鹏终是有了他的下场结局,他也终是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想罢,女娲不得不再次叹息一声道:“其实,鲲鹏并没做错什么,可惜他还是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怎么,你对此感到可惜?”凤祖闻言,感到讶异,道:“他贪生怕死,背叛种族,在临战前退缩叛逃;他贪婪自私,在战时还盗取河图洛书;他狡诈阴险,和冥河合谋谋害青阳。如此一个人,你怎么还为他感到可惜?”

听完凤祖对鲲鹏的评价,女娲苦笑着摇摇头,反问道:“世上谁不贪生怕死,谁甘心亿万年的修行付诸于流水?世上谁不贪婪自私,谁不想自己手中先天灵宝,至宝无数?世上谁不狡诈多谋,谁不是都在尽一切的手段谋划自己的利益?你我不如此吗?呵呵,所以凤祖说笑了,您所说的,所怪责鲲鹏的,全不是鲲鹏该死的理由,那太牵强了。”

对于女娲的反驳,凤祖也不生气,她甚至认为女娲说的极对,刚刚她说的关于鲲鹏的一切都不是鲲鹏该死的理由,她也明白鲲鹏为何死了,但她还是明知故问道:“哦?那你说说为何鲲鹏最终落得这样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为何?”女娲苦笑道:“不过是自身力量不足,不能够对抗他人罢了。”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弱者被强者打的魂飞魄散,即使弱者有一万条该死的理由,但自始至终,理理由都只有一条,那就是他相对于强者来说,只怪他是一个弱者。”

“凤祖,您说我说的对不对?”女娲抚摸着手中的招妖幡,淡笑着问道。

听问,凤祖也被勾起了回忆,想起了远古时的三族争霸,还有远古末期的道魔之争。

三族争霸时,是他们三族杀戮别人,没有对错,没有道理,只有赤~裸~裸的强者弱者之分。

而道魔之争时,他们三族经过无数年的争斗,已经开始呈现衰败之势了,那时他们成为了弱者,被强者魔族屠戮,然后他们五族族长又被鸿钧和杨眉差遣,真是也只有强者弱者之分。

现在呢,依旧如此,当年的巫妖之争,如今的五族和六圣之间的较量,还有那个人与个人的交锋,依旧都只靠力量来裁断一个是非道理。

强者是对,弱者就是错,这是洪荒万古不变的道理,如今魂飞魄散的鲲鹏是最好的例子,他相对于女娲,元始,他就是弱者,死了也就死了。

然后,凤祖想了这许多,最后她摇了摇头,笑道:“女娲,洪荒中的定数,命数,因果都不过是骗人罢了,那不过是强者给弱者设定下的既定的轨道,其实,事实上,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定数,命数,因果,都不过就是如此,它们都可以人为的改变,毕竟天道都无法完全摆弄掌控别人的命运,这些你做为圣人,作为执行者之一,应该是早已看的通透吧,不用我多说吧?”

女娲轻点头,道:“六大圣人就是为了掌控洪荒而生,就是为了给洪荒众生设定轨道的人,我如何不清楚这些?只是见冥河鲲鹏突然这样死去,心里有感而发罢了。”

“呵。”凤祖轻笑道:“那可不一定,冥河死了还能在血海复活,血海不干,冥河不死,这可不是一句空话,而鲲鹏”

顿了顿,她摇了摇头,笑道:“鲲鹏能够忍辱负重的在帝俊太一属下亿万年,他不会这样冲动的来和青阳同归于尽,他恐怕也有自己的谋算吧,反正,我猜测,鲲鹏肯定没死,魂飞魄散更是不可能了,至少我如此认为。”

闻言,女娲一怔,冥河在血海复活,女娲还能够预料到,但鲲鹏明明已经烟消云散了,就连招妖幡上的名讳都已经随之消散了,如何还有可能活着?

但见凤祖那么笃定的样子,再想想鲲鹏以往狡猾隐忍的性子,与今日明显不对劲的冲动疯狂来比较,鲲鹏还真有可能安排了退路,还存活在哪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唉!不管鲲鹏是否还活着,如今他是金蝉脱壳也好,还是为了摆脱招妖幡的控制也罢,我都不在意了。”女娲无所谓道:“就算以后鲲鹏来寻仇,也是第一个找元始,第二个找青阳,最后才轮得到我,而且,我也不怕他来寻仇。”

说完,她自顾的笑了,不再言语,而是抬头往虚空画面看去,见鲲鹏死后的事情发展。

而正如凤祖和女娲所说的,如今在血海中央,此时有一血团正在孕育着什么,整个血海都在供应着这血团,不难猜想到,这是冥河正在重生。

或许经过几千上万年,冥河又要完整无缺的出世了,不知那时又要掀起什么样的风波来。

除此之外,在那海外之地,也有一个大鸟蛋,在鲲鹏死后,鸟蛋晃了晃,也有了动静,然而片刻后,它又不动了,只静等蛋壳破裂,破壳出世的那一刻。

ps:今天要上晚班,就这一章了,抱歉,明天三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