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交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没有理会他,回应他的是一颗急速落下的星辰。

“轰!”

星辰没有直接攻击元始天尊,只是在附近爆炸,在那本就昏暗的昆仑仙境燃烧起了火焰,那火焰是战火,也是萧阳的熊熊怒火,它直接告诉元始天尊,要战就战,不必废话!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也是一种蔑视,对于元始天尊来说,更是奇耻大辱。

所以,元始天尊看着那在仙境中燃烧着的大火,表情更加冰冷,手紧握着盘古幡,情绪愈加平静。

但这种平静绝不是不生气的表现,而是怒极,是雷霆震怒之前的征兆,吓得他身后的燃灯广成子等人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一个个都垂头不敢看他。

当然,元始天尊也没有看他们一眼,他冰冷的盯了一眼那在昆仑山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看着那浓浓滚烟,没有丝毫情绪的拂袖将火焰扑灭。

然后,他看向星空,一言不发的腾云往上,在空中收起了玉如意,就直往周天星斗大阵中而去。

“呼!”

广成子等人见元始天尊进了大阵,这才都轻呼了口气,紧绷的身心都放松了一点,终于不必面对低气压的师尊了,可随即一个个又担心起来阵中的元始天尊,毕竟周天星斗大阵的威名不是吹的。

慈航道人就问燃灯道:“燃灯老师,您也是见识过巫妖之战的人了,不知道这威名赫赫的周天星斗大阵威力到底如何?师尊此番进阵去可会有什么危险为难之处?”

“哼。”不等燃灯回答,广成子首先不快的冷哼一声道:“慈航师弟,你这话好像是质疑师尊啊?就凭青阳这摆的阵法,难道还比的上当年帝俊摆的吗?就算周天星斗大阵再怎么威力无穷,但在青阳手上想来也发挥不出它几分威力,师尊进阵了,定是随手可破,怎会有什么危险为难?”

闻言,慈航心中一惊,他怎敢承受这么大的一顶帽子,要是让元始天尊知道自己质疑他,一顶不敬师长的帽子扣下来,那以后他在昆仑山的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

所以,他忙笑着解释道:“不敢不敢,广成师兄误会了,师弟我只是担心师尊罢了,绝没有质疑师尊的法力神通的意思。”

广成子早已看不顺眼慈航,文殊,普贤,惧留孙等抱团之人许久了,就如同他们看不顺眼广成子一般,所以,抓到这个漏洞,广成子如何会轻易放过?

于是,广成子就要再次训斥慈航一番,这时,一边的燃灯适时的放出了一点他混元大能的威压,威吓广成子。

顿时,广成子身上压力大增,额头上都冒了层薄薄的虚汗,咬牙硬挺着,他也明白是燃灯捣的鬼,瞪了燃灯一眼,他这才转开目光,艰难的移开脚步,离他们远了些。

而那些跟着广成子的玉虚弟子见状,也皱了皱眉头,一个个眼神不快的瞟了燃灯一眼,然后跟着广成子也远了些慈航等人。

一时,本就人数不多的阐教之人居然还分了两派,泾渭分明,明显闹了内讧,这让围在一起一个大团的截教之人看足了热闹,一个个窃窃私语,耻笑着阐教内斗的行为。

西王母见了,也摇头叹息道:“没想到天尊的阐教同样内部问题多矣。”

镇元子同样暼了一眼泾渭分明的阐教两派人,点头道:“三清三教,截教阐教都有问题,只有太上圣人的人教因只有玄都一人,又是奉行清净无为的规矩,这才没有大问题。”

“可是清净无为不适合治理洪荒,而六大圣人的教派却是要担起传教,教化生灵的责任,我怕到时生灵被这些教派教化,反而让洪荒更加乌烟瘴气了,比如截教。”

西王母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并且点出了截教弟子弄得洪荒乌烟瘴气的,显然对于截教弟子,她也早已心中不满。

闻言,镇元子略微沉吟半晌,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不发表自己的意见看法,只提醒道:“道友,不要多想了,洪荒的未来,你我担忧也是空担忧,我们没有话语权。”

霎时,西王母一怔,她苦笑道:“也是,也是,你我担忧也不过是空担忧,洪荒的未来轮不到你我操心,你我还是躲在各自的道场安心修行吧,只盼末劫来前,能够证的大道吧。”

说完,她就叹息了一声,抬头看向空中的周天星斗大阵,不再关注泾渭分明的玉虚弟子和满脸桀骜不驯的截教弟子,她担忧那许多做什么,还不如抓紧时间参悟周天星斗大阵,多多研究天地奥妙。

……

夜空如同棋盘,星辰如同散落的棋子,而萧阳就在棋盘中央,指挥着无数的星辰棋子。

那元始天尊进了阵中,入了棋盘,本也应该做为一棋子,只是是一颗敌人的棋子,当然遭到了无数的棋子的绞杀。

但是,元始天尊在棋盘中又不是一颗普通的棋子,前仆后继的星辰都无法将之绞杀,反而被元始天尊三下两下绞杀一空。

“轰!”

“轰!”

“轰!”

……

顿时,就有不断的星辰陨石落下,同时,这些星辰陨石的跌落又把昆仑仙境糟蹋了一番,到处是战火浓烟,将圣人道场弄得如同战场一般。

但是此时元始天尊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他现在身处周天星斗大阵中,除了用盘古幡应付不断轰击而来的星斗,他就是满脑海里都在想着等会抓到萧阳,应该如何处置他,如何折辱他以挽回自己的颜面。

而身处阵中央主持大阵的萧阳,他见大阵基本的攻击无法伤到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已经一步步往阵中心走过来了,而他不知道是否应该完全启动周天星斗大阵,不由摩挲着下巴,眼睛里若有所思。

但是此时同样身处于阵中央的金乌化身却是急了,他催促道:“本尊,你还在想什么,快点攻击啊,等元始天尊真的闯到阵中央,他发现了你的秘密,知道我只是一具化身,那时把你我都擒了,可如何是好?”

萧阳摇了摇头,脑海里渐渐有了些想法,他道:“不急,不急,我们或许不必和他硬碰硬,或许可以送他一场春秋大梦也说不定呢?”

金乌化身闻言不解,正要发问,但萧阳摆了摆手,不想解释,直接挥动了阵旗,指挥着无数星斗移动。

片刻,璀璨的星斗不再攻击元始天尊,只是阵中和阵表面都蒙上了一场迷雾,他居然将元始天尊拉入了幻境之中。

当即,阵外的西王母见萧阳居然用幻境来对付元始天尊,就摇头开口笑道:“青阳也太小瞧了天尊,只不过是一场幻境,难道天尊还堪不破一场幻境?这幻境还能够困住天尊不成?”

镇元子打量了这无数迷蒙的星辰,他看不透里面阵中的情况,虽然他也认为幻境是不可能难为到元始天尊,但是因当年他领教过周天星斗大阵,十分清楚此阵的威力,就是一个幻境在此阵中亦不可小觑。

所以,他不曾轻易附和西王母,只盯着那看之不透的天空,神情略显凝重道:“或许这幻境不是幻境呢!”

ps:今天就两更,没有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