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曲解的封神之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幻境中。?

元始天尊在一旁旁观着,只见那幻境中颓废的自己面对通天的诛仙大阵,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义无反顾的进了诛仙大阵。

他明知道自己绝不是诛仙大阵的对手,也绝对破不了诛仙大阵,但他还是一踏步进入了阵中,苍老颓废的模样带着异样的坚定。

因为他不能让被屠戮一空的门下弟子白死,即使他破不了诛仙大阵,即使他进阵中,只能自蠕辱,为了给屠戮一空的门人弟子讨一个说法,幻境中的元始天尊毅然决然的独自踏进了诛仙大阵中。

“哈哈哈!”通天教主见状,大笑道:“元始,紫宵宫中师尊传旨要为天庭封神,你我大师兄三清决定,任凭弟子们的本事,可如今看来,元始你是输了,你的阐教弟子终究不如我截教弟子,你的道不如我的道,元始,你可心服口服?”

进入阵中的元始天尊闻言,还没有仔细打量这阵法,作出计较,心立刻就被通天之话扰乱了心神,想起了阐教门人弟子一个个惨死之状。

“吟!”

“吟!”

“吟!”

“吟!”

这时,诛戮陷绝四剑齐鸣,抓租一瞬间,在通天的指挥下,在多宝无当金灵龟灵四大弟子的作法下,四剑齐出,剑尖直指元始天尊。

诛戮陷绝四剑虽都不是先天之物,但它们却是当年道魔之争时,罗喉以牺牲西方的主支灵脉所炼制,可谓是绝世凶器,要是罗喉施展,鸿钧杨眉都要退避三舍。

如今,由通天使用,直接剑指元始天尊,顿时,元始天尊就汗毛倒竖,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甚至,他感觉死亡就在前面,他就要死了。

“唉C一个绝世凶阵!”

面对煞气腾腾,攻击而来的四剑,元始天尊暗自叹息一声,他虽无法破阵,但自保又绰绰有余了。

只见他抛出杏黄旗,周身黄光就把锋利的剑芒隔绝在外,然后他举起手中的盘古幡和玉如意,也不甘示弱的向诛仙四剑打去。

但即使盘古幡这种至宝,面对不断凌厉攻来的诛仙四剑,也是一难敌众,只能勉强的招架着诛戮二剑。

而玉如意比之盘古幡差了不少,威力也算是奇大,但在陷绝二剑的围攻下,渐渐落了下风。

最后,“咔嚓”一声,玉如意身上出现了一道裂痕,这让元始天尊一怔,一时忘记了催动盘古幡,也忘记了催动玉如意和那杏黄旗,他没了防范。

他之所以如此反应,是因为这玉如意却不仅是一件法宝,更是三清一体的象征,太上的扁拐,他的玉如意,通天的青萍剑,这是将十二品青莲分割开来的三件宝物,红花白藕青莲叶,三清三教本是一家。

但如今玉如意毁在此处,已有了裂痕,这是不是说明三清情谊已断,再无转寰的余地?

失了防范的元始天尊这样怔怔地想着,但他如此怔愣,通天和多宝等人却是毫不客气。

“吟!”

青萍剑,诛仙四剑,五剑齐,直向元始天尊攻来。

“嘶!”

一剑割破了杏黄旗的一角,让杏黄旗暗淡无光,落在元始天尊脚边。

“咔嚓!”

两剑继续与已有裂痕的玉如意相碰,顿时“咔嚓”一声,裂痕爬满玉如意本身。

“砰”的一声,化作漫天绿光,玉如意消失无踪,三清之间的情谊也化作了泡沫。

元始天尊怔怔地看着漫天绿光,伸手想要捕捉一点一滴,但它总是穿透过手掌,不是人力能够挽留,圣人也不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散去。

元始天尊不由闭眼叹道:“回不去了,已经回不去了!”

再睁眼,看着已经迫于身边的诛仙剑和青萍剑,他面目严肃,颓废的模样瞬间消失不见,又重现那威严面目,显然随着玉如意的破裂,也已经放下了三清的情谊,他再也没有任何顾忌。

所以,刹那,他双眼锐利的盯着近在咫尺的青萍剑和诛仙剑,元始天尊既已放下了三清情谊,自也不会再留手,再也不会有何退让,只知自保,他也要攻击了。

只见他挥动着手中的盘古幡将青萍剑挡住,然后又侧身躲过那诛仙剑。

“嘶!”

盘古幡挡住了青萍剑,诛仙剑却并没有完全躲过,只见它利剑闪过,斩中了元始天尊的衣袍,顿时,衣袍飞入空中,飘然落下。

元始天尊看着那被斩的衣袍,心中更是一松,刚刚纠结的三清情谊这次真的断的干干净净了,割袍断义,兄弟陌路,这也无妨!

“哈哈哈哈!”

元始天尊疯狂大笑,他手中法力一动,破损的杏黄旗重新来到他头上,他被笼罩在周身黄光中,再次打量着阵中所有人。

此时,他没有破阵的打算,他也破不了诛仙大阵,但是他的目标不是诛仙大阵,而是阵中截教万仙。

既然阐教弟子死伤的已无一人,那截教如何还能剩下万仙?元始天尊如何容得截教万仙的存在?他也要截教也跟着陪葬!

于是,有了决定,元始天尊也不再耽搁,他看也不看通天多宝等主持阵法之人,只挥动着盘古幡,以混沌为攻击,直直地攻向那阵中截教万仙。

“啊!”

“啊!”

“啊!”

顿时,一声声惨呼响起,被盘古幡的混沌之风擦到即伤,击到则死,魂飞魄散,一时,只瞬间,元始天尊突然向截教弟子下手,就让截教损失惨重,至少这一下就去了五分之一的截教弟子。

而这时,通天教主反应过来,不由开启防御大阵,庇护棕教弟子,同时又大怒道:“元始,你好不要脸皮,居然敢以大欺小,如此你圣人长辈的颜面何存?”

“阐教被屠戮一空,那时,我已经无了颜面!”元始天尊同样怒极道:“通天,你既无情,也休怪我无义。”

说着,元始天尊再次疯狂挥动了盘古幡,盘古幡身为至宝,还是攻击至宝,攻击力甚至还在诛仙四剑之上,即使四剑齐上,还在阵中,在元始天尊尽全力毫无顾忌的催动下,盘古幡也丝毫不落下风,完全抵挡住了诛仙四剑,和诛仙四剑攻击的有来有往。

但是截教弟子众多,哪比的元始天尊一人光棍,毫无顾忌,所以,只片刻,尽管通天尽力庇护门人弟子,也有太多太多的截教弟子死在元始的盘古岙下。

一个个截教弟子瞬间在通天眼前灰飞烟灭,当即,通天就红了眼,大喝道:“元始!”

然后,他就要提着青萍藉上去和元始搏斗,但这时,一座三十三层的黄金塔罩住了通天和截教弟子,让他们一时动弹不得。

元始天尊见状,也停下了对截教弟子的疯狂的屠戮,他也认出来了,那塔是太上的玲珑宝塔,显然这是太上赶来了。

“哼!”

但是,此次元始天尊却不见以前对于太上的热情,他停下了杀戮收割,轻哼了一声,抬头冷眼看着空中,等待着太上的到来。

显然,元始天尊对于他去八景宫请太上出山,太上拒绝了,让元始天尊耿耿于怀,此时更是对要来的太上一脸冷淡,不甚热络。

但是,出乎元始天尊预料的是,这次不仅太上来了,连鸿钧也随着太上来到此处,两个白老头联袂而至。(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