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幻境破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着太上身边的鸿钧道祖,元始天尊收敛起了脸上的冷淡,恭敬道:“弟子见过师尊。  ”

鸿钧老祖暼了他一眼,见他满头白,脸上沟壑纵横,却是如同一老翁,再没有以前的威严甚重的中年人模样。

但鸿钧老祖也只是暼了一眼,就不置可否,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他对被玲珑宝塔馈的通天笑容满面道:“通天,此封神之劫,你既已胜了,为何还在此摆此恶阵,为难你元始师兄?”

对待元始淡淡的“嗯”一声,对待通天那满脸溢出来的笑容让人无法忽略,如此的区别对待,让元始天尊脸上一僵,心中凛然又心寒。

他看着满面笑容的鸿钧老祖,还有抚须笑着的太上,以及此时正告状气愤的通天,霎时,他垂下了头颅,低头沉默不语。

这斥神之战他是一个失败者,弟子门人被屠戮一空,只留下他一人,阐教也早已名存实亡,这样的他如何能够比的上意气风的通天?

再加上鸿钧老祖本就偏袒通天,不然怎会赐予他四圣不可破的诛仙四剑?

如今,恐怕更是媳通天了,对于元始这个败于师弟的师兄,自是不愿搭理。

“失败者没有话语权,失败者理应被人漠视,这是失败者的待遇。”

元始天尊心中如此想着,他看着那三人一番师慈徒孝,一番闲言闲语,他却是什么都听不进去,最后他只见鸿钧老祖给了他三人各一粒药丸,等他们三人服下后,才说道:“你们三人不允再次相互争斗,否则必然圣体不存,神魂消散!”

然后,他见三清眼中有些微畏惧的点头应承了,又道:“封神之战已结束,除了上榜的阐教之人,加上此次元始你屠戮的截教弟子,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已是够了,且等待封神吧。”

“可,可是姜子牙已死,不知谁人能代之封神?”元始天尊顾不得对于那药丸的恐惧,和对自己是失败者的茫然,忙问道。

“哼!”鸿钧老祖道:“姜子牙既已死,自是申公豹替上,他也是飞熊之像。”

元始天尊闻言一怔,张了张嘴想要否定这叛徒,但是又被太上拉了拉,他只得又闭嘴不言。

如此,就定下了,封神之战结束,阐教覆灭,截教大胜,申公豹替代姜子牙封神,元始天尊成了最后的输家。

然后,等封神那日,昆仑山的元始天尊看着自己昆仑玉虚宫弟子一个个榜上有名,被封为正神,任由昊天和瑶池驱使,再也不得自由之身,大道已无望。

而慈航文殊等人得以转世,没有在榜上,但转世后,他们也没有回归昆仑山,直接被接引准提渡去西方,化作了佛陀或菩萨,普渡众生,不再以阐教弟子自居。

“唉!”

元始天尊坐在阐教掌教之位上,看着空荡荡的玉虚宫,脸上又现出疲惫颓废,不时哀声叹气,他不知道为何最后他却是这样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少年,突然昆仑山一阵颤动,元始天尊呆呆的坐在那儿,朝天大吼道:“封神之战若是阐教胜了,那又该如何?”

但是天空回荡着他的声音,洪荒回荡着他的声音,却没有一人应他,好似整个洪荒世界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人,他的问得不到任何人的回答,因为没人会去理会一个失败者,即使他是圣人。

金鳌岛,依旧万仙群聚,听见元始天尊的呐喊声,正在给万仙讲道的通天顿了顿,随即轻蔑的哼了一声,便不在意。

八景宫,正在炼丹的太上听闻后,扇火炉的扇子停了停,然后又继续,不曾理会元始。

娲皇宫,女娲卧在云床上曳叹息道:“元始,输了就是输了,哪有若是?”

须弥山,接引准提对视一眼,就不再理会。

而已经化作佛陀菩萨的惧留孙,燃灯,慈航,文殊,普贤等人则面面相觑,随即一个个低下头,默默念着往生经,告知自己今生是今生,前世已是前世,因果已断,没有牵绊。

西昆仑。

五庄观

血海。

所有的地方对于元始天尊的呐喊都反应不一,可最后都认同那一句话:失败者没有话语权。

元始天尊是一个失败者,所以他的呐喊,被所有人无视,被所有人鄙夷轻视。

“砰!”

一声脆响,周天星斗大阵中的幻境破灭,那清晰演化的一幕幕随之化为碎片,最后成为那柔和星光,一片朦胧。

这时,萧阳朦胧的身影出现在星光之中,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破坏幻境,怒气勃,紧握着盘古幡,又沉默不语的元始,道:“元始圣人觉得刚刚的幻境如何?”

元始天尊顿了顿,他才哑声道:“幻境终究是幻境,不是真实,它也只能迷惑人一时罢了!”

口中虽如此说,但他刚刚的那瞬间的停顿,还有那嘶哑的声音,这两处异常显然暴露了此时看完幻境的元始天尊心中的起伏跌宕,不是如他口中说的只把这趁境当作假的。

那是当然,根据如今事情的形势,再经过河图洛书精密的演化,就能推导出以后将要生的事情,把这真真假假的事情当作幻境,最能迷惑人心。

如今,元始天尊这位圣人不也被这锄解的封神之战而带入沟中?

即使元始天尊依然不信这趁境会成为真实,但是到底有了这样一趁境在他心里扎了一根刺,有这根刺在,那三清还能一体吗?

三清无法一体,各有各的思路想法,那依靠周天星斗大阵的自己,再加上白虎女娲扶桑的些微助力,只要鸿钧不插手,洪荒他还需怕谁?

“不是真的,它只是一趁境,一场道理不通,说不明白,迷惑人心的幻境!”元始天尊曳道。

可萧阳却在旁边敲边鼓道:“你不信它,只以为这幻境是假的,可仔细想想,又有哪处是假的?”

顿时,闻言,元始天尊沉默不语,皱眉静静思索着这趁境的疏漏之处。(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