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三个目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嗤。  ”

回答萧阳的直接是元始天尊的嗤笑声,他信吗?鬼才信萧阳的鬼话。

要是萧阳想要自保,真的不想要趟洪荒的浑水的话,直接待在蓬莱岛上安静的闭关是最好的疡,他不出来搅风搅雨,一般也没人会去打扰他。

因为有扶桑女娲白虎等人,其他圣人见萧阳安分,绝不会去轻易招惹他,而别的混元大能,除了冥河鲲鹏等人,去找萧阳复仇的一般不是死路一条,就是重伤逃亡。

但是明显萧阳闭关万年后,不安分了,他带着满满的仇恨,带着极为强烈的复仇意味重新出现在众圣视野里,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挑拨着众圣的神经,他也如同巫族和五族一般,成为众圣的绊脚石。

现在,元始天尊就必须除掉这绊脚石,所以,他看了一眼对面隐藏在星光中朦胧的萧阳光影,一声不吭的握紧了盘古幡,然后突然挥动盘古幡。

顿时,嵝有一混沌的旋风向星光中的萧阳的光影攻击而去,还瞬间就准确击中那道光影。

“砰!”

萧阳的光影随之在元始天尊的眼前碎成碎片,光影从中间碎起,在光影碎裂的最后,萧阳对着元始天尊微微一笑道:“天尊,这还是要继续吗?”

“哼!”元始天尊冷哼道:“今日不除了你这祸害,也不知今后你会成为多大的麻烦,我想你这绊脚石还是早早搬开好。”

他话刚说完,萧阳的光影就完全碎裂,消失不见了,那迷蒙的幻境也随之迅崩溃,而柔和璀璨的星光也突然变得耀眼夺目,迅闻元始天尊转动起来,里面充满了杀机。

“哈哈哈!”这时,响起了萧阳的笑声,他道:“天尊,你居然还如同幻境般一样的疡,幻境中你明知破不了诛仙大阵还毅然决然的进阵一试,如今你也明知破不了周天星斗大阵,你为何还死缠着不放?”

闻言,元始天尊当即反驳道:“那可未必,要是这周天星斗大阵是帝岿布置,我的确破不了,但是是你匆匆忙忙三百年布置的,大阵的威力还有几分?我想试一试也无妨。”

“天尊想试,那就试吧,我也想领教领教圣人的伟力神通。”

然后,萧阳又突然转开话道:“只不过,天尊既然想要搬开我这块绊脚石,那要是我一不心把天尊困在阵中,然后又一不心把阐教弟子屠戮一空,我想天尊应该不会怪我吧?毕竟天尊对我有了杀心,我对玉虚弟子下杀手,这很公平不是吗?”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他也直接告诉元始天尊:要战?可以,那就要做好阐教满门被灭的准备!

但是,元始天尊如何受的了萧阳的这般威胁,当即他紧握着盘古幡就要再次挥动,想要快破除此阵,将萧阳这威胁他的人,这个狂妄的杏抓住,给他一个深刻的人生教训。

可不等他催动盘古幡,围在元始天尊周身星光璀璨的星辰更加快的转动了起来,周围又响起萧阳的声音,萧阳笑道:“天尊可要想好了,我这周天星斗大阵有几分威力,天尊已经试了一番,应该心知肚明了,不说完全漓尊,但缠着天尊,和天尊纠缠下去想来不困难。”

“可是,星斗无穷无尽,天尊与它们纠缠不休,可想过外面的阐教弟子,只要我一声令下,无尽的星斗落下,昆仑山玉虚宫必将成为一片废墟,昆仑玉虚弟子也一个逃不了,不信,天尊大可以试一试!”

闻言,元始天尊想要挥动盘古幡的动作不由顿了顿,正如萧阳所言,他试了一番这大阵威力,确实不如帝俊当年所布置的,但要和他纠缠下去,也办得到。

那既然无法顷刻间破除周天星斗大阵,抓佐阳这个祸害,他再在周天星斗大阵中耗下去也毫无意义了,自己被萧阳打肿了的脸,折损了的颜面注定是挽回不了了。

再说,他要是真的和萧阳这样耗下去,萧阳一旦疯狂起来,真的不管不顾的令万千星斗同时落下,毁了这昆仑山,那他元始可不仅是被打脸那么简单了,那可就要成为洪荒笑柄了。

一时,元始天尊的理智回了笼,他压下对萧阳的怒气,压下刚刚受幻境刺激的心绪不宁,仔细考虑衡量着当下的形势,他该如何做?

最后,元始天尊深呼吸一口气,渐渐平复自己的心绪,眼中古井无波,他沉声道:“你答应我不和五族联盟,不与六圣对立,我就不再纠缠计较,任由你离去,如何?”

“哈。”萧阳感到可笑,不由带着几分讥讽道:“天尊,真的以为我会怕天尊?真的以为我会被天尊留在昆仑山?那天尊也太高看自己了,也太低估这周天星斗大阵了,不信,天尊大可以试试!”

顿时,元始天尊心中怒气又翻涌起来,盘古幡就要再次招呼过去,但是面对周为动的星斗,他还是忍了下去。

静默了半晌,他又咬牙道:“那你想如何?你这次来昆仑山有何目的?别告诉我只是为了看热闹!”

看着软化服输又不得不憋屈着的元始,萧阳心中不由又痛快了几分。

高高在上的圣人原来也不是无所不能,无所顾忌的,他们也在乎自己的教派,门人弟子,还有自身践行的大道,这些都是他们的软肋,抓租些,就算是圣人也不得不低下那颗高傲的头颅。

“看热闹?不,我哪有那样的闲,我事情都忙不完哪,如何会轻易来昆仑山这个危险的地方来看热闹?我又不傻。”

元始天尊没有接话,沉默的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他知道下面才是重点,下面才是萧阳此次来昆仑的目的,不管这目的是真是假,总会透出几分萧阳真正的意图出来。

只听萧阳肃声道:“一,我想来昆仑看看,哪些混元大能来巴结圣人了,如此不顾生死的和五族结仇,以后我避着他们一点,免得哪天惹到他们,又泅你们这些圣人来,但要是真避不过,他们真的碍了我的事,圣人的面子我也不会给,只能让圣人给他们收尸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萧阳顾忌圣人一般,但元始天尊却是听出话中的另一种意思,那就是萧阳来昆仑是为了刺探,刺探六圣的力量势列多少,哪些人投靠过去了,以为他以后的计划行动做准备。

“二,我也早料到这次昆仑之行,天尊必然会为难我,周天星斗大阵经过三次演练后,我也想用它来试试圣人的锋芒,可惜,我以为是在昆仑争斗后,却没想到因鲲鹏冥河的捣乱,却是在昆仑争斗之前,和圣人斗了一场,圣人不会见怪吧?”

这是将元始天尊作为磨刀石了,和上几次盘古真身,北冥海,血海一样,萧阳这是要将周天星斗大阵打造成手中最锋利的剑,让它重现世间。

“哼。”

被当作陪练的元始天尊当然不爽,尤其是现在他这个陪练奈何不了那杏,这更让元始天尊感到憋屈,不由的轻哼一声。

萧阳自不会理会恼怒的元始天尊,只轻笑道:“三,这第三个目的,我也是刚刚突然才有此打算,我突然觉得或许我和天尊有可能合作,天尊你信不信?”(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