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离开昆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师尊。”

面对深沉的元始天尊,燃灯不敢说话,只深深一躬,而广成子依仗着多年来元始天尊的信重,开口应了,但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未散的星辰,他张了张嘴想问又不敢多问什么,只领着玉鼎等人退下,前往招待其他人。

广成子客气的哈哈笑道:“多谢各位道友能来到昆仑玉虚宫,广成子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说着,向各位混元大能施了一个歉意的道礼,又向截教弟子施了一个同辈道礼,以为自己刚刚的怠慢而道歉,也圆了刚刚的混乱场面。

但是,如今周天星斗大阵还悬在头上,犹如一把随时可能垂下来的利剑,而闯阵的元始天尊却是已经出了大阵,可大阵好似丝毫未损。

这样的情况下,场面不是说圆就圆的过去的,众人也提不起起兴致应付广成子,所以都只是笑着虚应着广成子,现在他们既好奇元始天尊是否破了周天星斗大阵,又担忧元始天尊没有破了周天星斗大阵,但见元始天尊那样严肃的神情,一个个如同广成子一般想问又不敢问。

元始天尊自是看出众人的神色想法,他想等一会儿五族和巫族来了,还要在座之人出力,现在暂时安抚下他们为好。

当然,他也不会掉价的多说什么,毕竟圣人也有圣人的威严,他只挥了挥衣袖,将破损的昆仑仙境复原后,又漫不经心道:“待会儿,紫薇大帝自会散去周天星斗大阵,诸位不必担心。”

说完这一句,元始天尊对着西王母镇元子等他看重的几人略点了点头,再对着阐教弟子嘱咐几句,就化作一道光芒离开昆仑山,回到麒麟崖了。

而听到元始天尊此话后的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元始天尊身为圣人,他说周天星斗大阵待会会散去,那肯定会散去,这样的威信圣人还是有的,众人也都相信。

可是,众人这时不再担忧头上的周天星斗大阵向自己攻击,却又万分好奇周天星斗大阵里刚刚究竟生了什么,等元始天尊一走,一个个又小声的议论开来。

“这是天尊破了周天星斗大阵吗?还是什么意思?”一散修揪着胡子,琢磨会儿道。

但另一人抬头看了看天上依旧静谧的星空,万千星辰还未散去,他摇了曳否认道:“这大阵还在啊?没有被破吧?”

“是啊,周天星斗大阵还安然在那儿啊?”

“那究竟阵中到底生了什么,天尊才会说等会儿大阵自会散去?”

一时,众人议论纷纷,猜测不断,但等萧阳从重重星光中走出,众人的声音又戛然而止,一个个抬头想看又不敢看,畏缩的不时瞄着星空中的萧阳。

萧阳本尊披着星光,穿着紫薇帝袍,大踏步的从隐匿的星空中走出,他在半空中停顿了半晌,看见众人慌忙躲闪又带着些微畏惧的眼神,不由轻笑一声,暗道:“果然,拉一个圣人做陪练,比攻伐北冥海,血海的效果好了很多,至少今日就在昆仑山立了威,告诉了众人,妖族不好惹,自己这位紫薇大帝也不是吃素的。”

想罢,他转开了头,移开了目光,不自觉的向西王母身后的玄女看去,看见玄女那轻松了不少的面容,还有对上那双暗含期待担忧的眼睛,萧阳一时心里复杂,不知该如何对待玄女。

当自己重伤之时,玄女不知为何在那里一动不动,萧阳自是不知玄女被西王母定籽以动弹,只以为玄女又已经后悔了当初的疡,所以他此时,面对玄女的期待,微微移开了目光,不曾理会,只心里叹息道:“人妖殊途,她要是放弃也罢,我也不会怪罪她,只能说有缘无份罢了。”

然后,他就慢慢降下云头,来到了那辇驾上,恭敬的去请嫦羲,要带着嫦羲一起回天庭了。

他却不知在他转过头的那一刻,玄女的期待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她想要解释,但却无可奈何的无法动弹,只得不断用眼神一时哀求西王母,希望西王母能够解开她身上的定身之法,一时又哀求的看着萧阳,希望萧阳多看她一眼,能够看到看懂她眼中的无奈和祈求。

但是,自始至终,萧阳都不再往玄女看去,他恭敬的和辇驾内的嫦羲交谈了几句,然后又转身和昊天,瑶池,玄都等人客套了一番,就再次扫视一眼全场,记租些与会之人,以分析估测六圣此时的势力。

最后,他已经基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此次昆仑之行也告了一段落,他没有再留下观摩五族和六圣的这偿仑争斗,因为只要有鸿钧老祖在,这结果已经注定,看不看无所谓。

所以,他和随侍之人簇拥着辇驾上的嫦羲离开了昆仑,回了天庭,最终消失在众人眼里,消失在那茫茫的星辰之中。

随即,跟着萧阳这位紫薇大帝一同消失的是这星空中的万千星辰,它们也随之一颗颗又隐匿了起来。

瞬间,昆仑仙境的夜空消失了,又恢复了原来的仙雾渺渺,鸟语花香。

众人也随之都大松了口气,这瞅萧阳引起的战前风暴终于过去了,真是精彩纷呈,一个个大能圣人登场,让人目不暇接,可同样让人心惊胆颤的,生怕自己一不心就被卷了进去,那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然后,众人又一个个眉飞色舞的议论着将冥河鲲鹏难,到元始对阵周天星斗大阵的整件事情的经过又说了一遍,各自积极议论的表着各自的意见,唾沫横飞,热闹至极。

但是,如此热闹的场面绝不属于失落的玄女的,此时她的眼眸黯淡,依旧怔怔地仰头看着天空,看着萧阳身影消失的方向,突然双眸里晶亮晶亮,落下了两颗泪珠,她犹如喃语的微动嘴唇道:“娘娘,玄女等了万年的结果啊,娘娘为何不成全玄女呢?”

西王母复杂的暼了她一眼,安慰地拍了拍她肩膀,劝道:“青阳道人不是好人选,你何必苦苦执着于他?你万年的等待我都看在眼里,但玄女,今日你也看到了,想要找青阳道人的麻烦的大有人在,还都是惹不起的人物,你要是跟着他,恐怕就要时时刻刻防备着那些阴谋算计,也或许哪天就无声息的死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你昆仑争斗后,也不要回天庭了,只跟着我回西昆仑吧,金母那儿我会和她说的。”

情根深种的玄女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东西了,即使西王母一切都是为她好,她也明白,但是这种好不如成全她,由着她飞蛾扑火一般的扑向萧阳那燃烧的太阳,即使身死亦无悔。

“娘娘好残忍,玄女已经得到他的回应了,但是娘娘却要硬生生如此的拆散我们,尽管娘娘是为我好,但是玄女却不能领情。”

说着,玄女眨了眨眼睛,将眼泪忍了下去,锋利的眉眼面容不再温柔可怜,而是再次变得毅然决然起来,她眼睛紧盯着那天空,神情坚定,暗道:“等我,我也等你,就算又是一个一万年,玄女也会等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