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昊天的仇与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瑶池。

昊天躺在玉榻上眼神直直地呆,手中转动着酒杯,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而金母却是坐在一边,不时地抬头向外看去,见满天星斗又动了起来,妖族又不知在干什么了,她不由就一肚子憋气,真是借萧阳震慑住了可恼可恨的圣人弟子,却没想到也是引狼入室,如今萧阳又成了心腹大患。

虽然萧阳成为紫薇大帝后,从来没有刁难过她和昊天什么,但全扔手了天庭之后,也就把昊天和瑶池当作吉祥物一般供奉了,既不得罪也不拉拢亲近,就这样放着不管。

可是,昊天和瑶池既然愿意从紫宵宫出来当天帝天后,那自然是心中自有抱负,怎甘心如此蹉跎,被架空的无所事事,只能静心修行?

不然,要是想要静心修道,他们直接留在紫宵宫不就好了,何必来这当劳什子有名无实的天帝天后?

所以,一腔抱负无法施展的昊天还能够悠闲忍耐下去,但是金母却略显戈,左等右等的等不到元始天尊出手收拾萧阳,如今又见妖族又有大动作了,她不由更是气恼,很是啰嗦抱怨了一番。

她道:“昊天,你看你看,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借青阳之势打压那些恼人的圣人弟子,可是如今,圣人弟子是不敢再来天庭撒野了,我们也被完全架空了,那你说的元始天尊他们会清除青阳怎么这么久也不见动静?这个时候,麒麟一族已经隐退,想来元始天尊也空出手来了,怎不见他来天庭找青阳的麻烦?”

正在想事情的昊天闻言,不由翻了个白眼,然后在玉榻上侧过身子,不想理会这个戈的女人,继续呆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可是,瑶池却是不依不饶起来,她见昊天居然是如此散漫无所谓的态度,不由的气不打一出来,起身来到昊天身边,猛椅他一下,压抑着怒气质问道:“你说话啊,难道你还真甘心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天帝?你可别忘了,我们之所以愿意从紫宵宫出来,当这天帝天后,可是想和当年的帝揩一一般,威压洪荒天地的,而不是像这样窝囊!”

昊天再次被打断思路,也很是气恼,就伸手拨开椅他的瑶池的手,从玉榻上半起身,很是不耐。

“我之前就说过的要忍耐,忍耐,这个隐忍的时间可能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有可能几千年,也有可能几万年,可现在不过四百年时间不到,你就如此戈了,那怎么行?”

可是,也不知是瑶池最近招揽了不少人手,甚至上次昆仑争斗后,有一位叫赤脚大仙的混元大能都投入了天庭门下,还是因为圣人弟子最近不敢来天庭找麻烦,让她产生了错觉,觉得自己和昊天已经可以和萧阳一较高下了,自信心膨胀的厉害。

所以,对于昊天的这一番说辞,瑶池很不以为然,她撇撇嘴道:“你只知道忍耐忍耐,当初圣人弟子来天庭讨仙药蟠桃之时,你告诉我要忍耐,如今你还是告诉我要忍耐,我只怕再隐忍下去,我们初时的抱负和雄心壮志早已经被磨灭的一干二净了。”

瑶池如此一说,却是触痛了昊天的痛脚,他也是瞬间沉默不语了。

当年,他还记得被鸿钧道祖赐封为天帝时,他是何等的兴奋难耐,雄心壮志溢满心间,只想着出了紫宵宫,如同帝揩一一般威临洪荒,唯我独尊!

但是呢,等他出了紫宵宫,成为天帝以后,他才现天庭居然如此穷困,连一件像样的宝贝都没有,只剩下空荡荡的无数天宫宫殿,其他妖族天庭亿万年的搜刮都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才现天庭居然如此荒凉,在这无数天宫宫殿之中,居然已经无人居住了,更是无人管理,那他谈何带领着天庭威压洪荒天地?

所以,他不得不向六圣求助,以期望六圣能够鼎力相助,给予他足够的人手,管理天庭,甚至再创天庭的辉煌。

但是,在他隐晦的提出此请求后,立即就碰到了六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六圣连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只让他自己想办法招揽人手,运转天庭。

当时,他感到气愤,感到无奈,更是无力,他的雄心壮志也瞬间被泼了一瓢冷水,让他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自己这天帝还真不是好当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于是,之后,他忍下了在六圣那里受的憋屈,自己亲自招揽人手,他还没有放弃自己的威压洪荒的雄心壮志。

可是,那时巫妖之战不久,洪荒修士十成死了六七成,剩下的除了妖族残部,只有一些大卸啰了,他就是勉强招揽了这些人手来运转天庭的。

如此,艰难的撑了天庭几千年,终于将天庭经营的有些声色了,至少天庭宝库中有了些好东西,即使这些好东西都是圣人大能们看不上的,但昊天还是感到满足。

然后,天宫中也有了一些人手,他也有了下属,即使这些下属人手不多,修为不高,但昊天雄心勃勃,他那时还是认为,当年帝揩一能够一手建立辉煌的妖族天庭,那他也可以,他也可以带领着这些下属重新创立一个辉煌的,只属于他昊天的天庭。

但是,自圣人拒绝提供人手后的第二瓢冷水向昊天泼了过来,再次浇灭了昊天心中熊熊燃烧的斗志火焰。

原来,巫妖之战后,通天教主广开山门,招收了无数弟子,这些弟子良莠不齐,更可以说是大多都是妖族叛徒,嗜杀成性。

在天庭初建时,什么都没有,这些截教弟子自是没有将目光放在天庭之上,但是等昊天将天庭经营的有了声色之后,截教弟子居然突然有人来到天庭求借宝物,开始还是很客气的。

起初,昊天也还笑脸相迎,觉得要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好,给了截教弟子些东西,打他们走了就是。

却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一个就有了第二个,最后都不再是客气的态度了,而是无限的索取,甚至是威胁勒索。

如此,昊天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当即在又有一个截教弟子前来威胁勒索之时,出手教训了他,给截教弟子一个警告,他昊天也不是好拿捏的。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教训了这截教弟子之后,好似截教弟子认定了昊天是软柿子一般,不但没有被震慑住,反而成群结派的来天庭不断的找麻烦。

最后,昊天烦不胜烦,也不愿和这些截教弟子纠缠,直接到东海向通天教主告了一状。

这一状一告,好吧,通天教主表面上严词训斥了截教弟子,却实际上什么惩罚都没有,那坦荡荡的偏袒让昊天彻底黑了脸,甩袖回了天庭。

之后,截教弟子更是变本加厉,昊天不堪其扰,对其恨之入骨,巴不得截教死绝了,所以在昆仑聚会之时,才会那么干脆的让萧阳做了紫薇大帝,就是为了彻底震慑那些截教的泼皮弟子。

但是,效果有了,自从萧阳做了紫薇大帝,的确没人敢在天庭撒野,如今,萧阳又成了他的眼中钉,不拔之,他的雄心壮志的确如同瑶池所说的一般,会被泯灭的一点都不剩。

所以,昊天想了这许多,就叹息道:“那你说怎么办?”

瑶池郁闷的白了他一眼,道:“我怎么知道,要是我知道,我还会问你?”

“呵呵。”闻言昊天不由低声笑了,仰头喝了杯中之酒,笑道:“那不还是要等,那就耐下心来等吧,等到三清动手为止。”

说完,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其实,我觉得现在还不错,至少没有那些截教弟子如同苍蝇一般让人恶心,悠闲自在,不必被琐事烦扰。”

如此没出息的话,当然又招来瑶池的白眼,只听瑶池冷哼一声,不想与昊天多说了,自顾自又坐到一边,撑着额头,不知在谋划什么。

与此同时,紫薇宫中的萧阳见麒麟一族已经隐退,等了几十年,见元始天尊还是没什么动静,那看来他果真如同阵中所暗示的一般,不会来找他麻烦了。

这让萧阳放下心了,他望着玄女宫的方向,想着自从昆仑争斗后就不曾回来的玄女,喃语道:“我要去做我的事情了,在此之前,我会去西昆仑找你,问个清楚明白,以了牵挂。”(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