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你愿意为她进阵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玄女也只是迟疑了一瞬,就坚定地点了点头,应下了,因为她相信她对萧阳的感情是真情,那是永远不可能变的。

而见玄女点头之后,西王母虽早已料到玄女为了萧阳会答应下来,但此时看着义无反顾的玄女,她还是忍不啄中充满怒气。

“好CC!”

所以,这时,西王母被气的哈哈大笑,连道三个好字,然后伸出手来,一阵盘就出现在她手中,她冷酷道:“那你就进阵吧。”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小的一阵盘在西王母手中也如一个世界,那里充满了背叛欺骗,正是炼情阵的世界。

玄女看着西王母手中的阵盘,瞳孔微缩,但又看了看还在受着折磨的萧阳,眼神又一下子坚定了起来。

她不舍地看着萧阳,不知这次进入炼情阵中,又要多少年才能闯情关成功,破阵而出,那她又要多少年看不到萧阳,略想想玄女心中就涌起无数的苦涩,在她和萧阳的这场感情之中,她一直在等待。

“哼!”西王母不喜玄女看着萧阳的深情模样,开口催促,“进阵吧,玄女,你进阵了,我就可以让青阳离开,他也不用如此痛苦了。”

听见催促,玄女还想再耽搁拖延一分一秒,让她多看萧阳几眼,但她又不想再拖延一分一秒,因为她看着痛苦嘶吼的萧阳,心里就同样剧痛万分。

最后,玄女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萧阳,然后义无反顾的转过身来,面朝着西王母,跪着的她向西王母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垂首道:“玄女对不起娘娘对玄女的心,玄女有罪。”

西王母受了玄女这一重礼,撇开了头,深深叹息一声,声音也柔和了许多,但还是面无表情的道:“莫说太多,进阵吧。”

“那玄女去了?”

玄女抬起头来,紧盯着西王母,本以为她的举动多少会让西王母的态度软化,可见她依旧没有丝毫改变主意的意思,那玄女是非进阵不可了,于是玄女也不再多说其他,直接化作一道白光,飞进了械,阵盘。

等那道白光一进入阵盘中,面无表情的西王母脸上不由钢无奈之色,她看着手中的阵盘,见阵盘中象征玄女的那个白点已经进入阵盘的入口了,不由的她咬咬牙,狠了狠心,对着阵盘打出几道口诀,阵盘立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启动了炼情阵。

“玄女,别怪我无情,我也是为你好。”西王母看着那个白点,自语道:“情关不破,即使修为再如何高深,那也终究有一日会倒在情字之上。”

“等你在炼情阵中经历了千万年,尝够了生死别离,自会明白情不过是虚妄,不值得你付出这许多,到时,你再想起今日的所作所为,就会感到万分可笑了。”

自语完,西王母移开了目光,冷眼看着下面依旧在被痛苦的回忆折磨的萧阳,轻哼一声,她一挥衣袖,将围绕在萧阳的昆仑镜碎片散去,然后碎片再次组合在一起,变成完整的昆仑镜,自发的回到西王母衣袖之中。

碎片散去,那一段段记忆也不再出现,已经被折磨的快要癫狂的萧阳也不再用再面对自责愧疚,质问,心灵拷问,他粗喘着大气,然后重重地倒在地上。

“轰!”

数十丈巨大的身体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然后身体又一丈丈的缩小,最后成了恢复原状。

但萧阳依旧没有站起来,继续躺在地上,眼睛都没有睁开,或者说他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一旦睁开眼睛,白天就要看到太阳,晚上就要看到月亮,太阳和月亮就犹如帝揩一羲和在他面前,刚刚一声声的斥责质问,还有鄙夷,都在萧阳脑海中闪过,他受不了这种心灵拷问,所以他在逃避。

“睡一觉,睡一觉我就会回到现代了,那个车水马龙的时代。”

萧阳心中这样对自己进行暗示,他真的想这是一超梦,他从来没有来过洪荒。

但逃避是没有用的,现实也容不得萧阳逃避,对萧阳万分不喜的西王母更是不会允许萧阳逃避,她俯视着筋疲力尽的萧阳,冷笑道:“你不是想要见玄女吗?起来啊,我答应让你见玄女。”

正在闭眼臆想着自己还在现代时的萧阳,突然听到西王母这话,不由身子一僵,这才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他是来见玄女的。

“唉!到底我是来到了洪荒,玄女还在等着我。”

逃避的萧阳终是认清现实,他做足了心里准备,让自己从自责愧疚中摆脱出来,这才蓦地睁开了眼。

刺眼的阳光让萧阳微眯了眼,看着那太阳,萧阳心里暗道:“是我欠你们的,我终究会还的,也幸好你们还在,不然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怔怔地看了太阳好一会儿,萧阳这才起了身,抬头看着立在空中的西王母,扯了扯嘴角,笑道:“娘娘刚刚说让我见玄女,现在可以了吗?”

萧阳刚刚一直被记忆碎片所折磨,所以癫狂的他感知不到周围的情况,更加不知玄女为了他已经进入阵中了,这才如此说。

而西王母见萧阳看到自己第一件事不是立马冲来和自己拼命,也不是出声讨伐放狠话,而是迫切的想要见到玄女,由此可见,玄女在他心中是占有一定的位置的。

想到此,即使对萧阳再是不喜,西王母也不由缓和了脸色,玄女的付出还是有些回报的,但她依旧面无表情,眉眼间的冷酷却是散了许多。

她低头用眼神向萧阳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阵盘,道:“玄女进入阵盘中了,她在此阵中历练,此阵只能进不能出,除非历练结束,勘破此阵。”

“你!”

萧阳刚刚勉强的扯了扯嘴角露出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对西王母怒目而视,眉眼中的戾气好似又要喷发而出。

“那你刚刚说的让我见玄女,莫非是耍我?”萧阳紧握着拳头,遗牙根,愤恨道。

“不。”西王母曳否认,左手指着右手的阵盘,道:“只要你也进入阵中,自然会在阵中见到玄女,你愿意为她进阵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