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化身进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愿意为玄女冒险进炼情阵吗?

萧阳迟疑了,他皱着眉头看着西王母手中的阵盘,张了张口想要应下来,但是又有所顾虑,面露为难的表情,显然,萧阳没有玄女那么义无反顾。

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萧阳对玄女只有心动了几百年,而不是如同玄女那般对萧阳惦念了千万年,他对玄女的感情自是没有玄女对他的深,他也自是不能够做到如同玄女一般不顾一切。

“哼,看来你是不愿意了,玄女却是看错人了,你却是辜负了她的一腔情意。”西王母冷笑的讥讽道。

看着沉默的萧阳,西王母再次不屑道:“回去吧,玄女破阵之日,就是你们重逢之时,到时,我也再也不干涉你们的事情了。”

这话让萧阳额头青筋跳了跳,心里更是不安了,毕竟刚刚西王母那强硬的反对态度可不是假的,怎么这时又会说出不干涉他们的事情的话来?难道这阵法真的有什么别的用处?

萧阳自是不知道这炼情阵的作用,但是他明白西王母定是做了什么,不然,她怎么可能松口,而且他猜测西王母如今的态度还肯定和这玄女所进的阵法有关。

萧阳的猜测没有错,西王母的态度变化,的确是和炼情阵有关,但他知道了又能如何,难道知道了他就真的能够抛下一切随着玄女进入阵中?

为了私情,将一切抛之不顾,萧阳还是做不到的,再说他的勃勃野心刚刚苏醒,制定的计划还没有开始,他怎么可能就此让它夭折呢?

所以,萧阳其实心里早有答案了,只是不敢正视罢了,这样的薄情寡义的自己很对不起玄女,他自己好像又要欠债了,欠一个千万年来都深情的女人的债。

“给我。”萧阳突然伸出手,紧盯着西王母,讨要道。

“什么?”西王母疑惑不解,但见他的手是向着她手中的阵盘,她这才明白过来,萧阳这是讨要阵盘。

“嗤。”西王母嗤声笑道:“给你也无妨,但是你要记住此阵只能进,不能出,只能等待着进阵之人破阵而出,外面的人绝不能辅助暴力破坏,否则不但帮不到阵中之人,还会在毁灭阵盘之时,将阵中之人一起毁灭,你可明白了?”

说完,西王母手中的阵盘就飞离她的手中,漂浮在萧阳的面前。

萧阳看着面前刻着无数玄奥符文的阵盘,阵盘上有一白点,那就是代表玄女吧,萧阳猜想,然后,他珍而重之的将阵盘收了起来,放进了胸口衣襟里,好似这阵盘是什么珍贵宝物一样。

“惺惺作态。”西王母看着萧阳的举动,只觉得恶心刺眼,她挥了挥衣袖,赶客道:“你走吧,西昆仑不欢迎你。”

萧阳来此本就是为了玄女,如今玄女进了阵中出不来,阵盘又被他收了起来,他自是不会再多留在西昆仑,所以见西王母赶客,他也不再多留,一声不吭的转身就乘云离开了西昆仑。

等他离开后,守山大神觑着西王母的神色,见她已经平静了许多,这才敢上前小心地问道:“娘娘,玄女宫主要是在炼情阵中堪不破情关,那又该如何?”

“不会。”西王母语气肯定道:“玄女要么极于情,要么将感情完全放下,她不会一直被困在炼情阵中,这点我能够肯定,毕竟她是我栽培万年的传人。”

“可是,可是我要说的是万一呢?万一玄女宫主在阵中有什么意外发生呢?那可不就要浪费娘娘的一番苦心了?”守山大神假设般地坚持问道。

“你不用担心,既然这炼情阵是由我所布制的,阵盘也是我炼制的,即使它不在我身边,也依旧受我的控制摆布,要是阵中有什么突发情况,我自是会知道,然后有所应对。”

然后,西王母抬头看了一眼萧阳离开的方向,叹息道:“但愿玄女能够斩断情根,不然,她要是再一意孤行的话,我也无法了,只得放弃她了,另寻传人了。”

说完,白光一闪,西王母就消失在空中,回到了山门里面。

……

紫薇宫。

萧阳本尊和金乌化身相对而坐,二人中间漂浮着那块阵盘,久久无言。

“本尊真的要我进入阵中?本尊要知道这阵里不知有什么,一旦我进入其中,生死有可能完全就掌控在布阵之人的手中,我若是陨落,本尊也会受到反噬,本尊一旦受到反噬,受了重创,那如今的计划也几乎无法再展开了,本尊可要想清楚了?”金乌化身出声打破沉默,确认般的问道。

萧阳闻言,闭着眼睛再次考虑了一番,但他还是觉得玄女为他付出太多,自己顾忌太多,抛不下现在的一切,无法亲身进阵也就罢了,那要是遣一尊化身进阵都因怕陨落,受了反噬而不去做的话,那他也太薄情了些,太对不住玄女的深情了。

萧阳自以为自己虽然自私,但也还是有着一颗知冷暖的心,而不是一颗不知冷暖的石头,捂也捂不热。

所以,萧阳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你进阵吧,见到了玄女,好好照拂着她,是我对不住她,等她出阵以后我会弥补的。”

“呵呵。”金乌化身笑了笑,也不再多言,化作一道金光,进了阵盘中,去寻玄女了。

与此同时,西昆仑,正在殿室里打坐的西王母突然睁开了双眼,轻咦一声,她好像感应到炼情阵中有人进去了,难道青阳真的进阵了?

想想,西王母就瞬间摇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毕竟要是萧阳真的愿意进阵,那在西昆仑就进阵了,何必等到此时?那进阵的又是谁呢?

西王母感到疑惑,不由闭眼又仔细感应炼情阵中的情况,片刻后她蓦地睁开了眼,讶异道:“还真的进阵了,难道他真的愿意为了玄女抛下一切?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愿意成全他们了。”

西王母如此讶异,是因为她在阵中确实察觉到萧阳的存在,金乌的气息她是绝对不会弄错的,但是她不知道这进阵的金乌只是一化身罢了,他蒙蔽欺骗了西王母,这才导致西王母有此错觉。(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