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萧阳睡着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到白虎的催促,刚想要去自己的洞府看看的萧阳不由顿了顿,又掉头折了回来,在白虎洞面前降下了云头,然后走进了洞府。?  文

一进去,就见这白虎洞里依旧是老样子,和万年前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空荡荡的洞府,依旧只有一张石桌,几个石凳,还有一张携床,石床上此时正躺着毛洁白的白虎,他还是那样惫懒。

萧阳含笑的看着白虎,心里感觉异常的亲近,甚至比之帝揩一还要亲近许多。

其实,对于来到洪荒万余年的萧阳来说,在他心里占了很重的分量的人屈指可数。

羲和这位为他付出良多的母亲在他心里的地位自然是第一位的,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所以他在蓬莱岛得到那木盒奇宝时,才会将它献给羲和,他想要留姿和,但现实是,羲和自愿跟随帝炕起堕入魔渊,他也没办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毫无办法。

而在他心里第二位的既不是玄女,也不是帝揩一,更不是6压嫦羲等人,而是眼前的白虎。

若说萧阳当年后悔跟随准提上了须弥山,那在须弥山他唯一庆幸的就是遇到了白虎了。

当年,他和白虎在这白虎洞里朝夕相处了几千年,情谊不可谓不深厚。

在这里,他从对洪荒的懵懂无知到逐渐成熟,初步认识到洪荒的残酷,领略到洪荒生存法则;在这里,在白虎的教导下,他从一个金仙菜鸟修炼成了大罗金仙,修成了道体,然后,从这里开始,真正的踏入了洪荒,到洪荒中闯荡。

之后,巫妖二战中,妖族不敌巫族,白虎没有冷眼旁观,而是悍然出手帮助妖族,萧阳知道,这都是为了自己。

所以萧阳对白虎的情谊,说浅显一点是带他上路并且一直护着他的老师,但说的深刻一些,萧阳觉得白虎是一个比帝俊更加值得亲近尊重的长辈,至少在萧阳的心里,帝俊比不上白虎。

“看什么呢,青阳杏?万余年没来,现在来了也不打声招呼,问候问候?”白虎见他面上带笑不出声的看着自己,不由不满道。

他的不满,萧阳就当作没有听到,他一听见白虎这猫咪一般软糯的声音,就不由的想笑。

他也低下了头,低声笑了几声,但又怕白虎恼羞成怒,动手收拾他,只得又辛苦忍着,然后自己寻了个石凳,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此时,他好像回到了家里,在外面时刻警惕,时刻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全放松了下来,他如同没骨头一般趴在石桌上,闷声道:“在这里住了几千年了,和您熟的不能再熟了,还假客气的打什么招呼啊。”

那和白虎如出一辙的惫懒模样,还有那说话轻松的口气,完全不同于往日展现在众人面前的那个狠辣,不动声色,又心机深沉,谨慎心的紫薇大帝,妖族大太子。

他回到这里就像是回到家里的孩子,再也不用担心外面的阴谋诡计,也不用费灸机,筹谋划策,时时刻刻提着心,这里是他在洪荒的港湾,是他可以完全放下警惕的所在。

“哼!”趴在石床上的白虎翻了翻白眼,斜眼看了萧阳一眼,嘟囔道:“就算再熟,这也是我的地盘,你来这儿,也不能这样,好像你是这里的主人,我成了客人一般。”

萧阳完全不去理会白虎的嘟囔,他只当听不见,好好享受这刻的宁静,享受这刻的放松,之后,出去又要面对外面的腥风血雨,阴谋算计,他又要做回那个心谨慎的紫薇大帝,步步筹谋的妖族大太子。

也不知是不是萧阳真的很累,还是心理的作用,他在放下所有的防备之后,居然就这样趴在石桌上,嘴角带着浅笑的睡着了。

白虎趴在石床上,看着睡着了的萧阳,本想和萧阳说说他正谋划五族,想要五族倾力相助他的事情,此时也不由闭了嘴,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叹息一声道:“睡吧,睡吧,这一觉过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够这样自然睡着了。”

所以,白虎不曾惊动睡着了的萧阳,他看着趴在那儿的萧阳,想着萧阳这万余年所经历的一切。

从萧阳踏出白虎洞,进入洪荒的那一刻,那时白虎就知道萧阳必将经历许多的磨难,因为萧阳是帝克和的儿子,是妖族大太子,他必然会被卷入当时的巫妖之战中,甚至有可能陨落其中。

果不其然,萧阳一入洪荒,就在东海找到了后羿,引诱后羿到了昆仑,擒下了他,然后引了巫妖二战。

二战中,妖族不敌巫族,若不是六圣和他,最后还有鸿钧老道的出手,恐怕萧阳早在那时陨落了。

然后,他身上不知何时沾染上的情丝,东海的风波,被送去紫宵宫听道,一件件事情说来,其中都隐藏着无限的杀机,一不心,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幸好,萧阳都一一撑了过来,之后面对帝揩一羲和都去了的局面,想要让他们复生又一次次失败的绝望,萧阳颠狂过,但好在他还是清醒的,没有被现实打倒。

到如今,万年闭关后,萧阳经过精密筹划,一出关就收拢了妖族,掌控了天庭,成了紫薇大帝,也能够勉强坐在棋盘座位上和六圣对弈了,以至于如今洪荒生灵可不知天庭上的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却是对紫薇大帝如雷贯耳,敬畏有加。

想着这一切,白虎见证着萧阳的成长,一步步的咬牙走了过来,他的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艰辛,那样的让人不忍。

可是,他都走了过来,不管别人如何诽谤他,如何评价他,至少在白虎心里,萧阳是最无畏的,最勇于向前的,甚至是最优秀的。

或许他做事情真的会犯这样那样的错,或许他这个人真的如别人评价一般有许多缺陷,但白虎不会认为那是他的错,他的缺陷也不是他的错,一切都不是萧阳的错,这就是一个作为长辈的对看重的晚辈的态度了。

若说6压是在娲皇宫长大,女娲对6压比对萧阳更有情分,更加亲近,那萧阳可以说是在白虎洞长大,是白虎一手教导的,那白虎有如此态度也可以说的过去了。

这种态度固执,也可能是错的,但对于萧阳来说,这是最为珍贵的,也是萧阳对白虎亲近的原因。

白虎想了很多,但只静静地看着睡着的萧阳,不出丝毫响动,生怕打扰了萧阳的清梦。

可是,这时,外面来了不之客,一个憨厚的声音传了进来。

“族长,虎阳求见。”(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