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攻打蓬莱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斗转星移!”

萧阳的命令一出,顿时那天空就暗了下来,无数星斗移动起来,东海的生灵瞬间陷入了恐慌,就连东海龙宫里的龙王和金鳌岛,蓬莱岛中的人,一见到这情状,不由都是惊的再也坐不住了。?

水晶宫。

龙王本来正凝眉等着龟丞相汇报事情,看看他忐忑不安的缘故,却没想到他还没等到龟丞相,却等来了天昏地暗的周天星斗大阵,顿时他坐不住了,就要起身出了龙宫,到东海海面上去看看,到底生什么事了。

可是这时,龟丞相居然就凑巧的来了,他那绿豆大的眼睛满是忧虑,叫转出龙宫的龙王,禀报道:“龙王陛下,还请留步,老臣有话要说。”

刚要离宫而去的龙王一怔,停下了动作,又重新坐在龙王的宝座上,略微镇定了点,问道:“你可是看见了?青阳把周天星斗大阵摆到东捍了,你说他这是要干什么?”

龟丞相苦笑,垂下了眼皮,心里思量了许久,这才有勇气把刚刚水族打听到的消息告诉龙王。

“龙王陛下,这是青阳和金鳌岛上的通天教主对上了,青阳以周天星斗大阵对阵通天教主的诛仙大阵。”

闻言,龙王又是一惊,他不可思议道:“怎么他们两对上了?我记得他们可是无仇无怨,怎会这样突兀的就开战了?”

听到这话,龟丞相更是无言,他自是把青阳和截教的结仇经过查了个水落石出,更是清楚敖勇这位东海大太子在其中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而且现在敖勇死了,是被萧阳杀死的,那东海龙族说什么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说不定也要和截教同力对敌。

所以,在龙王暗自庆幸,嘀咕道:“幸好幸好,青阳不是针对我龙族而来,不然依青阳如今的势力,和我们龙族硬碰,恐怕我们龙族也要伤筋动骨了,那以后如何能够全力以赴的应付那些圣人弟子和爪牙呢?”

龟丞相立即泼冷水道:“龙王,恐怕这次我们龙族必须掺和了,而且一定要站在截教一边。”

这也是让龟丞相感到无奈的地方,本来妖族和截教与龙族都是敌对的,萧阳的妖族自不必说,那是仇恨铁铁的。

而截教呢,身为六圣的第一势力,他们龙族也是四族和巫族中最为强大的一股势力,那最后必然是最强的截教攻伐最强的龙族,所以说来,截教和龙族对上,以后也是妥妥的。

如今,他们却要站在敌人一方攻伐另一敌人,这种戏剧的事情让龟丞相很是哭笑不得,对于死去的敖勇更加觉得不满,甚至认为死了也好,免得以后祸患整个龙族。

可龙王却不知道龟丞相怎么想的,也不知道龟丞相为什么这么说,于是他讶异的问道:“你这是如何说?截教和妖族开战,和我龙族有何干系?”

“龙王陛下,老臣不敢撒谎,这战不能不打了。”龟丞相拱拱手,直盯着疑惑的龙王说道:“因为敖勇大太子已经死在青阳道人手上了。”

“啊?”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龙王整个人都懵了,他怔怔地看着虚空,此时即使以前他也对敖勇有点不满,如今听到他死了,那以前斜候的可爱,和长大了后的能干就一一钢在眼前了,一时他只觉得敖勇是多么多么优秀的继承人,把过去的缺点全部忘的一干二净。

“噗!”

一口心血吐出,呆怔的龙王顿时清醒了过来,他喃喃自语道:“兵,攻打蓬莱岛。”

“龙王,您三思啊!”龟丞相道:“这样的决定还是请示族长为好。”

“兵!攻打蓬莱岛!”

龙王顿时起了身,疯狂的大吼一声,丧子之痛让他失去了以前的理智。

龟丞相一时犹豫踌躇,没有离开,不敢轻易领命,他知道龙族自此和萧阳再无法和解这是一定的,他也知道这次龙族必须要面对萧阳,但他的打算是截教是对付萧阳的主力,龙族是辅助而已,就是异呐喊的角色,而不是龙族为主力去攻打萧阳的道愁莱岛,那样恐怕以后龙族和蓬莱岛就是不死不休啊。

“兵!攻打蓬莱岛没听见吗?龟丞相?”龙王大怒的吼道。

见状,龟丞相知道无法回转,只好低头应了:“是,老臣明白。”

然后,龟丞相转身离开了水晶宫,去聚集兵将,攻打蓬莱岛。

在路上,他碰到了第二位龙太子,名唤敖广的,他好像得到了什么消息似的,一扫过去的吃喝玩乐的作风,神采奕奕的往水晶宫赶来。

“龟丞相,您老这是要去哪儿啊?”敖广见到龟丞相,先打招呼道。

龟丞相正在忧虑龙王的不冷静的错误决定,见迎面而来的敖广,本想笑着敷衍几句这位龙二太子,但想想龙大太子敖勇一去,这敖广说不定就要上位了,于是龟丞相也不敢过于怠慢敷衍,忙乐呵呵的笑道:“是敖广太子啊,老臣有一点为难的事情不该如何做是好啊。”

“可是大哥的事情?”敖广神秘兮兮的说:“听闻大哥被青阳道人斩杀于将臣的僵尸族地的岛屿上,可是真的,老臣相?”

“敖广太子的消息好灵通啊。”

龟丞相眯眼看着这位平日不起眼,只知吃喝玩乐的龙太子,只觉得敖勇一去,这人埋藏的野心要暴露了。

“哈哈哈。”敖广笑道:“当初有大哥在,我自是要装疯卖傻,如今大哥去了,若是我还做傻子一般的人,岂不是等着被下面的弟弟们宰割?别忘了,老臣相,东海龙王只有一个人能做,其他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被配于沟渠之中,我敖广如何甘心呢?”

所以龟丞相抚须笑问道:“敖广太子,如今龙王要为敖勇太子,兵攻打蓬莱岛,你觉得如何?”

闻言,敖广一惊,忙道:“使不得,使不得,这样岂不是完全让妖族和我龙族对立,如何使得?再说,这样的大事,父王如何能够轻易的自己拿主意,定要禀告族长,得到族长的肯才行。”

“嗯,老臣我也是这样想的。”龟丞相满意的点点头,又叹道:“可惜龙王不听,你待如何?”

“那,那”

敖广支吾着不知该如何回答,觑着龟丞相的眼色,这才心翼翼的道:“难道就这样直接违抗父王的命令,不予遵从?”(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