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众人瞩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见扶桑自动投入了万仙阵中,金鳌岛的通天教主冷哼一声,他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真正的用诛仙大阵和周天星斗大阵比斗一番了,看看是漫天星辰厉害,还是他诛仙四剑锋利。

于是,通天教主起身出了碧游宫,抬头看着星空中的星斗,然后一步跨出,就来到了事发之地。

“\'吟!”

诛仙四剑感应到主人的到来,不由轻鸣欢呼,自动飞了过来,围绕在通天教主周围转动。

而受伤无法参战的云霄碧霄等人见到通天教主突然亲身来此,不由慌忙的要跪下行礼。

“恭迎师尊大驾,弟子失礼了。”

通天教主挥手止住了他们的跪拜之礼,微点了点头,道:“起来吧。”

然后,他负手,仰头看着空中的星辰转动,说道:“青阳,今日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我诛仙剑阵锋利,还是这洪荒星辰更加强势,哼。”

说完,通天教主看了一眼万仙阵图,见阵中扶桑被缠住了,一时半刻是出不来了,就放下了心。

然后他一踏步,瞬间消失在原地,他已经带着诛仙四剑和阵图进入了周天星斗大阵中,势必以阵对阵,以阵破阵。

当然,此时这两个无上阵法的碰撞,势必引来无数人的关注,东海这么大的动静也很难不被那些大能圣人们察觉。

而要说将这场大战看的清清楚楚的,并且对这场争斗的由来缘故最为明白的,就要属此时在东海的祖龙了。

当然,此时祖龙是幸灾乐祸的,他乐于看到截教和妖族这两个对龙族都不怎么友好的势力发生激烈碰撞,但他不会容许龙族掺和进去,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所以在察觉到东海龙王因为敖勇之故有要对蓬莱岛下手的心思时,他立即命令囚牛将东海龙王带了过来,此时祖龙正在审问着东海龙王。

“平日里,你不是很冷静吗?怎么不过是死了一位龙太子,你就不顾整个龙族的生死存亡,要掺和进去这个明显两边都是仇敌的纷争中?”祖龙怒瞪着龙王,质问道。

龙王争辩道:“族长,敖勇是我东海大太子,是龙族族人,青阳道人杀了他,难道我龙族就不该趁此时和截教一起对付他,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吗?如果龙族如此软弱,连族人被杀,也一声不吭,岂不是要成为洪荒的一个笑话?”

“笑话?哈哈哈,谁敢笑话?”祖龙道:“只要龙族一直强盛,谁敢笑话龙族?你看万年前,青阳做了多少被人耻笑的事情,但你看看如今有谁敢笑话他吗?”

这话一出,东海龙王顿时沉默了,的确,现在洪荒没人敢笑话萧阳了。

以前不管是萧阳投靠西方,还是纯狐的背叛,萧阳都承受了许多非议,但如今,强大起来的萧阳没有一人敢于再次笑话他,洪荒生灵只能在他的威吓下战战兢兢的生存着,这就是力量的威慑。

“所以,你别用敖勇一个人的生死代表龙族的荣辱,我实话告诉你,他不配!”

祖龙盯着龙王,一字一句,清楚明白的说道:“敖勇死了就死了,你要找青阳报仇,我也不拦你,但你不能将龙族拖下水,此时,龙族应该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而不是掺和进去,让自己有所损失,你明白吗?”

闻言,龙王扭曲了脸庞,心里的那口气却是怎么也咽不下,但在祖龙的威逼下,众位龙族长老和八位龙子的目光下,他不得不咬着牙,将这深仇大恨暂时压了下来。

“是,我明白了,族长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了,我这就回去召回蓬莱岛的兵将。”

“嗯。”祖龙笑道:“这就对嘛,何必拦着那些火鸦呢,让那些火鸦掺和进去,岂不是更好?要是这次火鸦也跟着死了几百只,截教和妖族这场争斗恐怕更要激化了,哼,那时,我看他们要如何收场。”

“是,我明白了,我这就退下了。”

龙王行了一礼,憋屈的退了出去,然后发下召令,召回围困蓬莱岛的兵将。

……

蓬莱岛。

龟丞相看着手中的龙王的召令,绿豆大的眼睛笑眯了起来,他把召令给了一边的敖广看,笑道:“族长出手了,看来族长对于龙王此次一意孤行的做法也很不满,或许等和六圣的较量过后,龙王就要退位了,敖广太子,你可不要辜负老臣的期望了。”

敖广闻言,眼睛一亮,扫了一眼召令,忙点头笑道:“看来父王这次是真的惹族长不满了,也是,因为大哥一人,而和妖族开战,父王太冲动了。”

“那既然族长有令,我们撤兵吧?”龟丞相道。

“嗯,撤吧。”敖广点头应道。

然后,火鸦们就见莫名其妙围困他们的水族大军又莫名其妙的撤了,他们面面相觑,但最后还是决定暂且不管龙族如何,现在赶快去援助萧阳要紧。

于是,三千火鸦全部出动,如同三千个小太阳再次出现在东海之上,让东海沸腾起来,滚烫起来,波涛汹涌起来,再次造成无数东海生灵死亡。

可惜这些普通生灵的生存死亡早已不被人放在眼里了,如今众多大能都将目光放在截教和妖族的争斗中,都在看着远古凶阵和上古无上阵法的碰撞,看看它们孰强孰弱。

……

须弥山。

白虎自是担忧的看着星空,而山巅中大雄宝殿里的接引准提也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表现,他们此时也很是无奈,气愤,又无力。

因为诛仙四剑这威力无穷的法宝,是出自西方的,不管是西方魔祖炼制,还是西方灵脉的牺牲,按说应该都是属于西方的,但鸿钧老祖却把它们赐予了通天教主,这件事让准提接引一直久久不能释怀,却又不敢和鸿钧老祖辩驳,只得暗暗憋着一口气罢了。

如今,见周天星斗大阵和诛仙大阵碰撞上了,准提接引看着威力无穷的四剑,更是挑起了他们对鸿钧老祖的不满,以及对通天教主窃据他人宝物的气愤,二人对视一眼,又俱都无可奈何,只得轻轻一叹。

“三清势大,鸿钧老祖惹不得,诛仙四剑实为我西方之物,但显然此时拿不回来了。”接引苦笑道。

准提冷笑接道:“现在我们无力反抗,只看以后了,我倒要看看以通天的脾性,仗着诛仙四剑,会惹下多少祸事,还有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仗着他通天,又会惹下多少祸事,且看着吧。”

说完,二人又目光看向东海,紧紧注意着此时两大阵法的碰撞,因为他们或许某天也会遭遇这两大阵法,此时能够了解一些就多了解一些。

不仅是须弥山,还有南明火山,昆仑山,北海,西昆仑,五庄观等等地方,他们都一齐将目光看向东海,看着这场截教和妖族的激烈碰撞。(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