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擒,屠杀,见死不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多宝带领着一支截教弟子仓惶逃离,他在队伍最后为截教弟子断后,眼里闪过一抹担忧,心道:“万仙阵已破,师尊显然正如扶桑所言,被青阳道人用周天星斗大阵拖住了,此时截教都到了教毁人亡的边缘,怎么太上师伯和元始师伯还不出手呢?难道他们真的如此厌弃截教弟子,以至于眼睁睁看着截教弟子被杀而无动于衷吗?”

至于说什么太上元始并不知道东海发生的事情,多宝是第一个不信的,东海如此大的动静,那些圣人大能哪一个不是在一旁观望的,太上元始应该也不例外。

那为什么太上元始眼看着云霄碧霄赵公明等人身死也不出手,他们真的就这样看着截教灭亡了吗?那所谓的三清一体,三教一家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三清早已不和吗?

想到这儿,多宝心里就凉透了,他低声一叹:“却是没想到会是如此结局,两位师伯坐视不管,我等弟子又能如何,只能与我教共存亡了。”

但是不等他再多想,这时,他身后几枝火红色的枝桠追了上来,多宝见状,忙催促道:“诸位同门快走,我且阻一阻这枝桠。”

然后,他停了下来,面对着迎面而来的火红的枝桠,神色凝重,他一挥袖袍,顿时数十件或仿制或真品的法宝向枝桠打去,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暂时拦住枝桠,为同门们争取逃离的时间。

但是枝桠是扶桑的本体,扶桑已证混元大罗,他的本体如何是多宝这些仿制他人法宝的法宝能够摧毁的?多宝做的不过是无用功罢了,完全无法阻挡枝桠的丝毫时间。

只见枝桠毫不在乎的和那些法宝硬碰硬,然后瞬间像串葫芦一般将那些法宝洞穿,并且串在了一起。

看着已经报废的法宝,多宝无力的一叹,还想垂死挣扎一番,可扶桑不给他机会了,几根枝桠瞬间延伸将多宝捆绑了起来,让他再也动弹不得。

而多宝都是如此下场了,其他四散逃离的截教弟子也差不多都是如此,直接被扶桑延伸出去的枝桠捆绑了,然后一个个都被重新拉回了扶桑的面前。

“哼。”扶桑冷眼看着空中被枝桠捆绑的截教弟子,有的大喊,有的大骂,有的挣扎,有的垂首沉默不语,不由重重的哼了一声,冷笑道:“怎么,你们截教弟子不是不惧生死吗?如何又要逃呢?”

闻言,所有截教弟子俱都沉默了,其实大多数截教弟子不惧生死是真的,但是那也要看是谁了。

如果是和他们修为相差不多的人动手,他们当然不惧生死,狠厉非常,但扶桑可不是相差不多,而是相差太多了,他们根本就是毫无还手之力。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要是还说什么不惧生死那就是笑话了,那根本是送死好吗?而且自己死了,人家汗毛都没伤到,这才是最让人憋屈难受的地方。

当然,截教弟子中也有几个脾性特别刚硬的,他们虽然知道不是扶桑的对手,对扶桑说什么不惧生死更是个笑话,但他们也受不得扶桑对他们言语中的侮辱和轻蔑,当即就有几个截教弟子怒瞪着扶桑,然后“砰”的一声自爆了。

这自爆声让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被抓的截教弟子悲戚难受之余,也都不再沉默,而是一个个都怒瞪着扶桑,好像随时他们也会不堪忍受侮辱,选择自爆一般。

扶桑没有理会怒瞪他的截教弟子,他收回那几根刚刚束缚自爆的截教弟子的枝桠,哈哈大笑道:“好!有骨气!比青阳那小子有骨气!”

他的语气表面上透出一股赞赏,但明显不认同,甚至话里有话,对截教弟子更显轻蔑一样。

多宝闻言,发觉了话中的轻蔑,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是以截教为骄傲自豪的,最受不了有人看不起截教,就是元始天尊这位师伯看不起截教,多宝心里都很是不满,更何况是扶桑?

所以多宝即使此时成了阶下囚,但他依旧开口为截教顶撞扶桑道:“扶桑前辈,此话是何意?难道扶桑前辈对我截教有何高见吗?”

“哈哈哈,高见倒是没有,不过我却是明白了为何你们截教弟子众多,到如今却也只有多宝你一人突破混元了,而其他弟子要么被卡在混元之外,要么专研术法偏门,完全不修自身了。”扶桑笑呵呵道。

不等多宝说话,无当圣母抢先问道:“哦?为何?”

无当圣母其实也如云霄一般,一直在金鳌岛清修,但到了大罗圆满之后,她再如何修行也无丝毫的进步,如今听闻扶桑知道原因,不由开口问了出来。

扶桑暼了一眼发问的无当圣母,再看了看若有所思的多宝和金灵龟灵,他嗤笑道:“通天教主截教教义为截天道以成就己道,这点已经注定比之其他大道艰难无比,劫数重重了,而你们截教弟子注重杀伐手段,却不求己身,遇到生死之劫,通常都是一死了之,如此度不过生死之劫,如何能够踏入混元?”

“哈哈哈,你们再修行下去,也不过如此了,简直是浪费资源,徒增洪荒的因果,还不如让我送你们轮回,抛弃前尘,重新来过呢。”

说着,那捆绑截教弟子的枝桠突然一紧,被捆绑的截教弟子惨呼一声,就没了声息。

然后,那枝桠收了回来,截教弟子的尸首顿时从空中跌落,和原来的死去的截教弟子做伴去了。

这惨呼声惊醒了正在思考扶桑所说的话的多宝无当等人,他们立即看向那死去的截教弟子,眼里不由蒙上了一层死亡的阴影,绝望从心中升起。

“呵呵,我扶桑从远古至今,从没主动招惹谁,但通天和截教实在太过了,今日且也让我扶桑出出这口气。”扶桑笑道。

然后,又是几根枝桠一紧,几个截教弟子又是无了声息,如此几次,数十截教弟子死去,这让众截教弟子被绝望笼罩着,只觉得他们现在如同被束缚的猪羊,等待着宰杀。

而多宝更是深刻的认识到太上元始二人的无情,他看着一个个死去的截教弟子,心中对太上元始的愤恨一点点积累着,不知何时会爆发。

……

昆仑山,玉虚宫。

元始天尊和众多阐教弟子正在观看东海之事,见截教弟子被扶桑所擒,正被扶桑屠戮。

南极仙翁看着不忍,想着三教终是一家,就算元始天尊再怎么看不上截教弟子,也不会容忍扶桑任意屠戮截教弟子吧。

于是他瞄了一眼元始天尊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道:“师尊,您不出手制止扶桑前辈吗?毕竟截教弟子是通天师叔的门人弟子,您这样看着不好吧?”

元始天尊闻言,威严的扫了他一眼,顿时南极仙翁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了,同时心中猜测不断,不知元始天尊对截教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居然如此见死不救呢?

众弟子此时察觉到元始天尊对截教弟子的态度,一个个也都不敢言语了,心里更是一团乱麻,他们阐教是和截教关系不睦,却还是认为是三清一体,三教一家的,却没想到原来他们的师尊有着不同的想法。

元始天尊扫了一眼各个心里复杂的弟子们,开口威严道:“你们太上师伯尚未出手,我怎能越过他呢?”(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