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族异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玲珑自是不知凤祖的打算,所以她带着诸多不解和疑惑返回了她的宫殿内殿,皱眉坐在座椅上一时也无法平心静气,更无法正常处理凤凰族族内的事情。

她不仅是在想着凤祖如此拖延的目的,更是想起当年她救下羲和时,凤祖就断言她和金乌一脉将因果纠缠不清,如今万年过去,她却没有和金乌一脉有什么嵌,难道凤祖当年说错了吗?

玲珑摇了曳,她还是相信凤祖的预言的,那这次和妖族结盟就将是她和金乌一脉嵌上的前兆吗?她又将和金乌一脉怎样嵌不清?

想着想着,玲珑没有丝毫头绪,不由的感到心给躁,就唤道:“白眉,我们出去走走吧。”

“是,公主。”

白眉应了,就跟着玲珑就要出了内殿,这时,有一宫娥匆匆前来内殿,对正要出门走走的玲珑禀报道:“公主,大太子和二太子来了,正在大殿等着公主呢。”

“嗯?他们来了?好快啊。”

玲珑想了想,打消了出去走走的想法,出了内殿,来到大殿见孔宣和金鹏。

他们三兄妹各自打了招呼,孔宣依旧和玲珑客气以待,金鹏不屑说话,只瞟了玲珑一眼,玲珑都不在意,她仍然携盈地唤了声“大哥”“二哥”,就各自落座。

然后,玲珑开门见山道:“这次玲珑请两位哥哥来的目的,想必两位哥哥都知道吧。”

提起萧阳,金鹏顿时沉默了,不敢多说。

而孔宣却是垂眼笑道:“青阳来了,应该是来和我族结盟的,就是不知母亲打算怎么做?”

玲珑笑道:“小妹我刚刚去问过母亲了,听母亲的意思,是我族和妖族结盟是一定的了,但不知为何母亲想要拖延几日,说是让我领着青阳见识见识凤凰族的强大,以增加我族在结盟后的话语权,但玲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大哥如何认为呢?”

孔宣闻言一怔,随即他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玲珑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母亲是只让小妹你陪同青阳,还是让我和金鹏一同陪同?”

之所以孔宣如此问,是因为他之前早已猜到了凤祖想要联姻的心思,如今凤祖有如此安排,孔宣不得不猜测这是凤祖为了联姻而做的准备。

“大哥如何如此问?”玲珑听了此话更是不解,她盯着孔宣道:“是我还是大哥二哥陪同青阳,这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吗?”

孔宣笑着摇了曳,品了一口仙茗,故作玄虚道:“过几****就知道了。”然后他就不再说话了。

见状,玲珑即使万分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但她也知道孔宣不想说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逼问出来,所以她只得按耐自己渴求的心思,淡淡一笑道:“如此,小妹更加好奇了。”

“呵,不说这个了。”孔宣岔开话题道:“结盟也不过这几日的功夫,我们且商量商量结盟以后的事情吧,这才是事关凤凰族以后的大事情。”

说起这个,玲珑轻声一叹,将刚刚的好奇猜测都放下了,她想起了和妖族结盟后,她们以前的另一个盟友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麻烦,想到这里,玲珑就感到头痛无比。

她揉着眉头,苦笑道:“和妖族结盟势在必行,可是如此,也算是背叛了和巫族的联盟,而且巫族如今同样在洪荒南部,一旦我们背弃了联盟,却不知巫族会有什么反应了。”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孔宣皱眉道:“巫族蛮横,和妖族不共戴天,如果他们得知我们和妖族结盟,恐怕他们会搅起什么风雨来了,所以在这之前,我们就要做好镇压巫族动乱的准备。”

“正是如此。”玲珑点头认同道:“所以两位哥哥,除了要招待青阳以外,外面的防守和对巫族的举动,两位哥哥都要多加留心了。”

“嘿。”金鹏冷笑道:“早看那刑天不顺眼了,拿把破斧头就以为我怕他啊,要打我定是第一个收拾他。”

孔宣听了此话,哭笑不得,同样他心里也略微感慨洪荒形势的瞬息万变,当年他亲自去邀请巫族出世,和巫族结为了盟友,可如今他却可能要和巫族敌对了,从盟友到敌人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真是世事无常啊。

地府。

后土其实也一直在暗处观察着洪荒的形势,在凤祖现身东海时,她就觉得不妙了,心里就觉得这凤凰族这个盟友靠不住了,所以她一直遣人暗中盯着防备着凤凰族。

今日下面的人向上禀报,看见萧阳去了南明火山,后土就知道巫族和凤凰族的盟友关系濒临破裂了,所以她忙召来刑天相柳九凤等大巫,商量着巫族以后该如何办。

“你们都说说,面临如今的形势,我们该如何做?”后土扫了一眼刑天相柳九凤等大巫,肃声威严问道。

但所有大巫都垂不语,面对如今的形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死扛着罢了。

甚至刑天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氛,他沉吟半晌,开口道:“祖巫大人,您觉得凤凰族一定会背弃我们的盟约吗?毕竟当年可是孔宣亲自来邀请巫族出世,并且结盟的。”

后土盯着刑天道:“那你以为青阳这次去南明火山不是拉拢凤祖,和凤凰族结盟所为何事?”

“这,这”顿时刑天语塞,无话可说。

“哼,既然凤凰族要和妖族结盟,那自然是背弃和巫族的盟约,不然你能够接受一个和妖族结盟的盟友吗?”后土又问道。

这下子刑天彻底不说话了,他本想着看当初是孔宣亲自出马拉拢巫族的,凤凰族应该不会如此说背弃盟约就背弃盟约吧。

可是现实是现在的巫族比不得妖族,或者说比不得萧阳拉拢的那些人,那巫族自然而然的被凤凰族抛弃,这点后土想的很清楚,所以后土也感觉到很无力,但她不想在地府等死,所以她瞬间心里有了决定。

“去联系龙族。”后土眼神坚定道。

“联系龙族?”刑天讶异,不可置信道:“难道祖巫大人决定和龙族联合?”

后土重重的点了点头,“凤凰族这个盟友靠不住了,自然要寻找新的盟友,那和青阳有新仇旧恨的龙族就最为合适,所以一旦凤凰族背弃盟约,我们就和龙族联合,这样才能在洪荒站稳脚跟,谋划着让六圣无法掌控洪荒,进而肖想地府轮回。”

“我明白了。”刑天点头应下了,然后道:“我这就去联系龙族。”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嗯。”后土想了想,又道:“让族人对凤凰族提高警惕,现在凤凰族随时都可能背弃盟约,我们决不能再将后背交给他们了。”

“是,我会交待下去的。”相柳上前应了话。

然后,后土又交待了几件事情,就让众大巫散了,她看着黑漆漆阴森的地府,心里满是不甘与仇恨,暗道:“我绝不会让巫族永远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我绝不会让六圣把巫族逼入绝境,我相信父神一直在看着我们,他是绝不会抛弃他的儿女的。”

于是,后土的一系列吩咐下去后,在枉死城的酆都就现地府的巫族正严阵以待,好像随时准备战斗一般,酆都感到不对劲,忙联系上萧阳本尊,将地府的情况说给本尊听,然后问道:“如何?本尊可知这巫族怎会突然有此异动?”(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