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白眉所托之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只是略微想想就明白了巫族的异动是何缘故了,不过是因为感觉凤凰族靠不住了,就立刻警惕提防罢了。

想到这儿,萧阳哼笑了一声,对巫族的异动并不在意,因为他觉得巫族不过是秋后的蚂蚱,已经蹦哒不了几天了。

当然不在意是不在意,但萧阳还是顺口叮嘱酆都道:“你在地府那儿盯着他们,若是真有什么大异动,立刻告诉我,虽然秋后的蚂蚱是蹦达不了几天,可是兔子急了会咬人,狗急了会跳墙,难保巫族不会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

“嗯,我知道了。”酆都应了一声,说道:“我会注意他们的。”

萧阳点了点头,想了想又叹息一声的问道:“你去地府也已经有几百年了,也取得了那些大巫的初步的信任,可是你还是无法偷偷的接近地府轮回之所,让兄弟们转世投胎吗?”

“说来惭愧。”酆都听问,声音有些低沉道:“几百年来,我在地府建造枉死城,和相柳九凤倾心相交,但确是无法得知丝毫关于轮回之所的秘密,只要谈到轮回,相柳他们就忙岔开话题,不肯多说了,所以,所以”

“所以你现在连轮回之所在哪里也不知道喽?”萧阳肃声问道。

酆都闻言更是羞惭,但他确实没有打听到轮回之所在哪里,只知道在地府,可地府他都不过是在外围看了看,地府里面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所以面对萧阳的责问,酆只能沉默以对,无法为自己辩解什么。

“哼,看来你这几百年在地府是白待了。”萧阳不满道:“酆都,你要记住你去地府的任务,我是让你带着兄弟们的残魂裂魄去地府,是要你助兄弟们转世投胎的,而不是让你在地府建立什么幽冥鬼域,做你的什么酆都大帝,你要搞清楚你的首要任务,你明白吗?”

“是,酆都不敢。”

酆都听的出来萧阳对他已经很不满了,他生怕萧阳一个不高兴,就让自己消散了。

要知道酆都身为萧阳的化身,萧阳要想要酆都消散,不过是瞬间的事情,根本就是毫不费工夫。

所以为了证明自己还有存在的价值,酆都忙道:“本尊放心,再给酆都一些时间,酆都必将让他们顺利转世投胎。”

“哼,那最好。”萧阳皱眉道:“我可以提醒你一句,八大化身,各有用处,如果你没有丝毫用处,我又何必留你?你明白了吗?”

酆都心下巨震,当即不敢有丝毫怠慢,忙道:“是,酆都明白了,酆都马上就开始行动,必将完成任务。”

“嗯,最好如此。”

萧阳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切断了和酆都的联系,自语道:“巫族,呵呵,洪荒平静时,人族称霸日,就是巫族的末日了。”

……

在这殿室里打坐几个时辰后,突然一女子来到殿室门口,唤道:“大太子,大太子,玲珑公主已经备了宴席为大太子接风,还请大太子随我去赴席。”

萧阳瞬间睁开了微闭的双眼,听见这女子的声音,他瞬间辨认出来了此女是谁,正是那好久不见的白眉。

“嗯,这就来了。”

萧阳笑着应了,然后起身,挥一挥衣袖,殿室的门开了,看着依旧一袭白衣丝毫未变的白眉,他腾云上前笑道:“许久不见,最近可还好?”

白眉忙施了一礼,听问就一下子蹙起了蛾眉,缓缓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大太子,当年巫妖之战后,蛇族攻伐我族,我带着族人逃亡,之后投靠了凤凰族,本以为南明火山是一块祥和净土,没有争斗和厮杀,可是如今随着凤凰族的出世,这里也不再安宁了,我的族人也被派遣出去再次参与洪荒的争斗,死伤无数,白眉怎么能够违心说什么好呢?”

“呵,原来如此。”萧阳不以为意的笑道:“你和你族人既然在此受到凤凰族的万年庇护,自然到了要出力的时候就要出力,不然当初凤凰族为何要招揽你们,庇护你们呢?”

“我也知道这道理,所以白眉也没有丝毫抱怨,只是除了担忧族人之外,白眉却是有另一件事情难以接受,这件事情实在是困扰白眉许久了。”

白眉依旧蹙着蛾眉,但双眼期待的看着萧阳,显然她是想要萧阳帮她什么忙了。

萧阳本可以不理会,但想起当年初次来南明火山时,白眉对他的好意提醒,就觉得直接拒绝有点太过分了,所以萧阳试探的问道:“何事困扰你?你说说看。”

虽然萧阳如此问了,但是他还是决定听听是什么事情再说,要是力所能及的,他自是顺手帮忙,若是太过艰难,要付出太高的代价,那也只好对不起了,他就准备敷衍不理会了,毕竟白眉也不是他什么人,他不必管她的闲事。

白眉听问,双眼更是亮了一下,她激动的颤抖着声音说道:“不知大太子可记得当年白眉说过,白眉有个弟弟唤白鹤的?”

闻言,萧阳想了想,这才点头道:“确实听你说起过,你不是说你那弟弟白鹤在你族和蛇族的争斗中生死不知了吗?怎么,你找到他了?”

这时白眉激动的情绪又一下子低落了下来,她面露苦涩无奈道:“找是找到了,可惜天意弄人,白鹤却是和我这姐姐站在对立面了。”

“哦?怎么说?”萧阳转了转眼珠,笑问道。

白眉摇头苦笑道:“白鹤当年被蛇族追杀,却是被阐教的南极仙翁所救,如今在昆仑玉虚宫元始圣人身边做童子,人称白鹤童子是也,而我却是成了玲珑公主身边的人,世人皆知六圣和五族之争斗,我和白鹤如今这样,岂不是天意弄人?”

这话一出,萧阳顿时被惊了一下,然后又哭笑不得。

这白鹤童子,他在上次昆仑山聚会中也见过,只是事隔万年,他却是没有把昆仑山的白鹤童子和万年前白眉和他说的白鹤联系起来,现在白眉一说,萧阳只觉得这洪荒太小,他真是到哪儿都会遇到有牵扯的熟人。

然后暂且收起心里的惊讶,萧阳心里念头转了转,看了一眼眼含期待的白眉,他瞬间明白了白眉想要拜托他的事情是什么了,无非是把白鹤童子从阐教弄出来罢了。

但白鹤童子身为元始天尊的贴身童子,想要把他弄出来,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说不定他又要和元始天尊起了冲突,那为了一个白鹤童子,而和元始天尊起冲突,这显然不值啊。

所以仔细思量了一番,萧阳摇了摇头,拒绝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想白鹤还是在元始天尊做他的童子好,回到白鹤一族里,或许对他的前程并没有什么好处。”

瞬间,白眉的双眸黯淡了下来,虽然她还是不甘心,但也只能认命道:“唉,我族里的族人听说白鹤未死,一致决定迎他回族里继承族长之位,白眉也无法,只得先去求了玲珑公主,公主拒绝了,今日这才来试试问问大太子可有法子,看样子却是白眉唐突了,让大太子为难了,那此时不宜让公主他们久等,大太子请跟我来吧。”

萧阳轻轻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跟着白眉去了玲珑待客的宫殿。(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