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意外得到的消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日后,在一偏僻的角落处,一男两女正漫步谈笑着,突然一个扛着大斧的熊头人身模样的妖魔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拦住了这一男二女。

“呔,留下宝物,不然哼哼,就让你们尝尝我大斧的厉害。”说着那熊头人身的人舞动着大斧,以示震慑威胁。

明显这熊头人身是一个劫道的,而且还是一个蠢笨没有眼色的劫道的。

为什么如此说这熊头人身呢?因为这一男二女正是萧阳和玲珑白眉,他们这三日来不仅游玩了凤凰族的大多族地,还去了孔宣的孔雀王朝,而这时是在金鹏王朝游玩,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碰到了这么一个劫道的傻缺,居然看都不看他们的修为是不是他能够惹的起的,就这样鲁莽的拿着大斧头杀了出来。

当然熊头人身这故作震慑威胁的舞动大斧,不仅没让萧阳玲珑白眉感到不快,反而他们觉得傻傻的熊头人身很是有喜感,玲珑和白眉更是相视一眼,捂嘴哈哈大笑:“哈哈哈!”

萧阳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熊头人身的妖怪,而让他最为感兴趣的就是那熊头人身的熊头了,因为这颗熊头有着黑白相间的皮毛,两个黑黑的眼圈,萧阳只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国宝“熊猫”了。

当然熊猫如今不叫熊猫,他被人称为貔貅,当初也是妖族万族中的一族,巫妖终战后,妖族解散,貔貅一族不知所踪,又因貔貅一族人数极少,并不被萧阳计蒙等妖族上层重视,所以到现在萧阳聚拢的妖族都没有貔貅一族,却没想到在金鹏王朝碰到了这熊猫。

这貔貅见玲珑白眉不但不惧怕他,还对着他大笑,那男子还用那种有趣的眼神看着他,貔貅顿时怒了,再次挥动了大斧,沉声吼道:“交出宝物,不然我可要动手了。”

或许舞动巨斧这样的动作,貔貅觉得这是很具有威胁力的动作,可是搭配上他那萌萌的熊猫脑袋,即使他是生气发怒的样子,都显得一股可笑来,好像一个孩子拿把木剑在大人面前舞着大刀一般。

“哈哈哈。”玲珑白眉再次被这熊猫逗乐了,发出悦耳的笑声来。

“呵呵。”

萧阳也不由轻笑了两声,不等貔貅发怒,他挥手就让貔貅手上的大斧不受控制的脱了手,那轻松惬意的样子让这傻缺的貔貅顿时回过了神,他这才仔细打量了萧阳玲珑白眉一行人,却是发现自己金仙的修为一点都看不透这三人,不由的貔貅感到不妙,心里也涌起了一阵恐惧,脚步往后退了退。

看出了貔貅的害怕恐惧,萧阳却好像故意的一般,貔貅往后退,他就向前走,貔貅退几步,萧阳就向前走几步,这让貔貅顿时慌了,挥舞着爪子,忙嚷道:“你别过来,我父亲母亲就在附近,再过来,我父亲母亲不会饶了你的。”

一听这话,萧阳就感到无语,他本来觉得能够干打劫的金仙熊猫应该是一只成年熊猫了,可现在听这熊猫说话的口气,再看他幼稚的寻求父母庇护的举动,却是明显是一只幼生熊猫了,还是一个心智未大开的小孩子罢了。

想到这里,萧阳觉得再逗这熊猫,就像坏叔叔逗弄小孩子那般恶劣了,所以他停住了逼近貔貅的脚步,笑吟吟的问道:“你是貔貅?你父母和族人呢?”

貔貅此时正懊恼刚刚太过冲动了,打劫萧阳等人呢,对于萧阳更是警惕,他眼露防范道:“这干你何事?我只告诉你,别想欺凌我,我父母亲就在附近。”

“哈哈哈。”

玲珑白眉笑的更厉害了,显然她们也发现了这貔貅心智未开,如今暂时放下了责任和烦人事情,和貔貅这小孩子打交道,他们也有瞬间的放松和开心了。

萧阳也觉得好笑有趣,但是更加感到无语,他再怎么也没有欺凌这熊猫的意思啊,他只是觉得国宝熊猫很是亲切,再加上小孩子般的稚嫩言语让他想起了当年汤谷时的其他九金乌,这才这么有耐心的和这貔貅说话。

不然,要是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大妖敢来打劫他们,萧阳分分钟教他怎么做妖,不,连妖都不会让他做,直接等着魂飞魄散吧。

“我不会欺凌你。”萧阳好笑道:“只是想要和你做朋友而已,你不用如此防备我。”

但貔貅显然不信,脸上的防备甚至更加重了,他道:“我不信,我听我父母亲说,西方的一个赤脚坦胸的道人也是露出你一样看似和善的笑容,然后把人心甘情愿的骗去西方,奴役起来,终身难以脱困,哼,你别想骗我去西方,我不会去的。”

“赤脚坦胸?西方?”闻言,萧阳呢喃一句,眼里若有所思,“难道是准提悄悄的来过金鹏王朝了?还渡走了一批人?”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萧阳顿时警铃大响,他是一直把三清当作首要敌人,却是忽略了准提接引了,现在看来不仅三清五族动了,准提接引在暗中也早已有所动作了,恐怕西方教的势力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或许在暗处西方教隐藏着什么力量呢?那这股力量到底有多强呢?比之阐截二教如何?

一个个问题在萧阳心里冒了出来,他的眉头也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毕竟他可是打算等南明火山之行后,他立刻强势插手洪荒的,而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接手白虎一族的西方,要是西方教并不如表面上的那么弱,那西方教是不是会成为他占领西方的阻碍呢?

想到这里,萧阳再没有逗弄熊猫的心思了,他神情严肃,转头对玲珑道:“已经三日了,结盟看来不能再耽搁了,麻烦玲珑公主转告凤祖,不管如何,这几****一定要明确知道凤祖的决定。”

闻言,玲珑一下子惊讶了,不知为何萧阳突然如此催促,他刚刚还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如何现在这般神情严峻?

“青阳道友,可是发生什么事了?”玲珑蹙眉开口问道。

萧阳眼神凝重,似自语又似回答玲珑道:“我们都忽略了那两人了,也不知道一直安静的在西方的两人到底做了什么,他们暗处到底隐藏着多大的势力。”

听到这话,玲珑也是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萧阳,她明白萧阳口中的西方两人是谁,但她不明白萧阳为何说西方教暗处有着庞大的势力,为何突然有这样的猜测或者认知,让萧阳瞬间变了脸色,催促凤凰族快点做决定。

玲珑凝眉不解,萧阳揣测着西方的势力,白眉见状也不敢言语,只是偷眼打量着萧阳和玲珑。

貔貅看他们一个个都不再关注自己,他悄悄的,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这里。

即使萧阳玲珑白眉他们发现了貔貅的异动,此时也不追究了,一个个有着各自的心思,所以任由貔貅离去了。

当然之后,各有心思的几人也没能如之前那般玩的高兴痛快,走在金鹏王朝,妖魔混杂的街道上,他们也没有了刚刚的好奇和悠闲散心的心思,只是再次沉默的逛了一会儿,就回转了金鹏王朝的宫殿。(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