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应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凤祖话音一落,萧阳心里就一震,即使他再怎么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此时也外露出不可思议和心中的震惊。

他看了看说完话后,就闭口不言的凤祖,再看了看一边淡笑着的女娲,强压下心中的震惊,他干笑道:“哈哈,凤祖族长说笑了”

但不等他说完,凤祖就截话打断他,抬头盯着他道:“不,我没有说笑,青阳,盟友不是都可靠的,不怕你看笑话,当初我和巫族结盟,如今背弃盟约,再和你妖族结盟,这就是先例。”

“所以,所以结盟后,我不能保证你是否会如同我现在抛弃巫族一样抛弃我族,只有联姻一途,才能够使我二族更加紧密,你觉得如何,青阳?”

面对凤祖的步步紧逼,甚至凤祖不惜用她自己的反面例子来说话,萧阳终是不得不接受现实,凤祖所说的联姻确实不是说笑的,而且看凤祖坚定的态度,要结盟必须先联姻了,顿时萧阳苦笑连连。

要说现在,萧阳自是对身在阵中不得出的玄女更有心动的感觉,当然对玲珑他也有好感,可真的没有要结为道侣的意思。

但如今凤祖看着他,提出这个建议,他该如何呢?而且边上的女娲显然也早已知道凤祖的打算,她既然不出言反对,那自然是也同意此事的。

那他为了凤祖这个盟友,为了妖族的兴盛,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他该答应吗?

“青阳,你如此犹豫可是因为玄女?”这时女娲笑问道。

萧阳闻言看着女娲苦笑道:“娘娘果然神通广大,连我和玄女之事,娘娘都知道的如此清楚。”

女娲摇头道:“不是我神通广大,只是你出关后,我时时关注你罢了,这才发现了你和玄女之事,只是,只是我也如西王母道友一般,还是劝你放下玄女吧,这是为她好,也是为你好,毕竟人妖殊途。”

“可是,可是”

萧阳说着说着,自己又低下头来,还能可是什么呢,他自己低声自问:“玄女终究成为了阻碍吗?”

“人妖殊途,终究是殊途陌路吗?”

萧阳不甘心,但他知道人妖二族的仇恨犹如巫妖一般,只有用血才能洗刷,他和玄女真的要踏着二族的心理底线走在一起,受尽无数人的唾骂吗?

“青阳,你决定了吗?”女娲又出口问道:“是和玲珑联姻,还是和玄女一起承受无数人族的讨伐?”

面对询问,萧阳闭上了眼,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为了儿女情长放弃凤凰族,实在不是一个拥有大志向的人做的事情。

但是直接把玄女扔下不管,萧阳本就对玄女不住,如今更是相当于抛弃玄女,他有点不忍,很难有所决定。

“青阳。”凤祖这时也催促道:“你可要想清楚了,要知道联姻对妖族最好,而且联姻后,你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甚至说不定你会突破现在的境界呢。”

她说完,女娲见萧阳还在犹豫,和凤祖对视一眼,女娲又接道:“青阳,你要知道自从你出关后,掺和进来,你走的就是一条不归路,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所以在这条不归路上,你必须抓住任何一分力量来强大自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遗漏,不然,你的结局迟早和你父亲叔父一般,所以,青阳,你千万千万要慎重了。”

凤祖一言,女娲一语,她们在萧阳耳边鼓噪着,再加上萧阳的迟疑,还有对玲珑的不反感,萧阳终是心里有了决定。

有了决定后,顿时萧阳脑子就清明了起来,他从纠结中解脱了出来,默念道:“玄女,抱歉了。”

然后,他当了亿万年后依然被人唾骂的渣男,此时他眼神坚定,重重的点头道:“这联姻,我应下了。”

“好!哈哈哈。”萧阳话音刚落,凤祖就抚掌大笑,然后她转头对女娲道:“如此,当年和道友说的事情,让道友再受累做一场天婚,道友可愿意?”

女娲欣然点头道:“此次联姻,是妖族和凤凰族的盛事,我自是愿意。”

“那好,一切齐备,只需广邀洪荒同道,举办天婚了。”凤祖笑了笑,看向沉默的萧阳道:“你且回转天庭,准备天婚的一切事物,然后发出请帖,三年后,举办天婚,那时天婚完成之时,就是你我二族结盟之时,你看如何?”

萧阳既然已经应承下这场联姻,即使觉得对玄女愧疚万分,但也不容他后悔了,他面上毫无喜色和期待的点头道:“如此也好,那我告辞了。”

然后说完,萧阳转身就走,他觉得凤祖和女娲欣喜让他刺眼,同时也刺痛他的心,她们的欣喜都在提醒着他,他是多么的对不起玄女。

凤祖和女娲也没有拦他,任由他离去,看着萧阳离去的背影,凤祖眯眼笑道:“有雄心,但他身上的情劫却是应在玄女身上,不堪破此劫,难以突破混元大罗,他的雄心也就难以实现了。”

女娲为萧阳辩解道:“有情总比无情好,情劫是难关,但现在还好,还不需他勘破情劫,而要是等到他混元圆满,突破混元大罗之时,那时也不知过了多少千秋岁月,到时青阳和玄女之情也早已断的一干二净了吧,凤祖何必担心呢?”

“呵呵。”凤祖笑道:“就怕他断不了,忘不掉,那时该如何?”

“如何?”女娲摇头道:“还能如何?我们帮他一把,断了情根就是。”

说完,女娲和凤祖默契的相视而笑,又在某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

……

一座亭子里,玲珑正坐在那儿,怔愣地看着池里的鱼,这时,白眉轻咦一声,凑过来,看着远方,笑问道:“公主,那个是青阳大太子吗?”

玲珑闻言抬头看过去,见是正从火山深处出来的青阳,他此时眉头紧锁,满脸的沉闷,不知在想什么。

白眉看了又道:“不知青阳大太子有何为难事,也这样如同公主一般皱眉头?”

玲珑听了,想了想,摇了摇头,想说什么,终究只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

而在不远处皱眉的萧阳却是在玲珑和白眉看过来时,感应到两道目光,他不由的也看了过去,见凉亭中的是玲珑和白眉,这让萧阳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刚刚他本就因联姻之事而皱眉不已,如今碰到和他联姻之人,就算他明白玲珑也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他还是感到了不快,想要避之不见。

可是这时,却听凉亭中的玲珑唤道:“青阳道友,可否到凉亭中一叙?”

本来转身要走的萧阳脚步顿了顿,然后又掉头往玲珑这里而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